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在節目開始之前的閒聊時,馬欣和我不約而同地提起《活著》書中的主角福貴,和他的老牛,也叫福貴。
我們都明白,「老牛福貴」的一生命運,象徵著敗家後境遇悲慘的「農民福貴」,也象徵著眾多平凡渺小的老百姓。
馬欣對這本書有深刻的感情,談起來卻冷靜自制,一如余華淡淡的敘述,卻沁入人心,揪痛了良久。

精彩的領讀摘要如下:

一、福貴敗光了地產,又被拉伕捲入國共內戰九死一生逃回家鄉,歷經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災難性事件,最後落得妻子兒女慘死,孑然一身。

二、余華自承,他在寫福貴的時候一開始以客觀的第三人稱視角,卻始終寫不好,直到安排由福貴本身以第一人稱來講述自己的故事,才把調性抓對,才更顯出一個平民在時代潮流中遭到無情沖洗的荒謬性。

三、大時代的洪流捲走了無數人命,活下來的人仍有要面對的日常,更顯得日常的荒謬性,而這荒謬性也帶出有時候菩薩心卻導致地獄路。

四、日常的荒謬性包括福貴獨子苦根的死。他和當時的中學生一樣以效忠國家、主義、領袖為唯一使命和目標,擔心自己不是衝第一名去奉獻自己的人,終致白白送命。

五、然而對福貴而言,他還是要過日子,他在遭逢多重重擊後,竟有一種認命的灑脫,折射出某種光輝,而使得他的生命如此具體,真實無比。這一點,正是馬欣以「人味」來讚揚余華本書特色之一。

六、一個在連續慘劇(不只是悲劇)下倖存的人,仍有飽滿的人情,仍能夠給予,是多麼閃耀。

例如他一窮二白後遭遣散的長工長根,他仍想勉力收留,例如他終於有了一筆儲蓄可以買一頭牛時,因為不忍待宰的老牛流了一地的淚,而買下牠,並給他取了自己的名字「福貴」。

關於「活著」,究竟是一件怎樣的事,該怎麼看待?關於《活著》這本小說,帶給讀者心裡徘徊不去的,又是什麼?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收聽本集的「經典也青春」,影、樂評人,《當代寂寞考》、《反派的力量》和《階級病院》作者馬欣,談余華的《活著》。

收聽本集節目:


▶︎▶︎▶︎免費訂閱經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領讀,經典隨身聽!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