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育立(駐德記者)

走進《明鏡周刊》漢堡總部的大廳,馬上可看到米黃色大理石牆上寫著幾個斗大的字:「有什麼,說什麼。」(Sagen, was ist.)這是創辦人奧格斯坦(Rudolf Augstein)對每一位《明鏡》記者的叮嚀:只要是事實真相,就不要怕寫下來。

《明鏡》在德國以嚴謹的分析和尖銳的批判聞名,每到週末出刊,政治人物就爭睹為快,深怕自己名字出現在上面。在這個假新聞氾濫和公眾人物說謊成性的時代,像《明鏡》這樣勇於揭弊和追求真相的媒體的確難能可貴,在歐洲新聞圈享有極高的聲譽。

不過,這家德國最具公信力的媒體卻在二◯一八年底出了大紕漏,一名年輕記者成功騙過編輯的層層把關,造假多年後才被另一名同事踢爆,本書紀錄的就是這個揭露的過程。

作者莫雷諾是定期為《明鏡》供稿的自由記者,他自掏腰包在國外查證,揭露同事雷洛提烏斯造假,這件德國新聞界近年最大的醜聞才為世人所知。雷洛提烏斯可是拿下數十座新聞獎、被主管捧在掌心的王牌記者,莫雷諾揭穿他得冒極大的風險,他抽絲剝繭找出真相和說服主管這些本書核心的章節,尤其適合作為記者學習採訪的活教材。

首先要說明的是雷洛提烏斯造假的是台灣少見的調查報導。一般來說,從事調查報導的記者得先進行長時間的研究和實地採訪,行文講究場景描寫、背景分析和節奏感,對報導者相當有挑戰性。有趣的是,在一昧求快的網路新聞時代,慢工出細活的調查報導德國的讀者反而愛看,對自詡為優質媒體的《明鏡》更是證明其自身存在意義的標竿。

從莫雷諾的角度來看,他和雷洛提烏斯兩人對記者這一行的認知有根本的差異。莫雷諾採訪過程經常遇到挫折,深知調查報導的辛苦,正因如此新聞工作之於他是一種接近真相的嘗試。

雷洛提烏斯的態度正好相反,手邊素材不夠就抄襲和憑空捏造,走捷徑繞過最辛苦的田野調查。他擅長將複雜的真相簡化成流暢又容易理解的故事,又能滿足讀者的正義感和優越感,就像一位懂得如何討好選民的民粹主義政客。

最後幾章對鼓勵記者造假的德國媒體生態也有諸多反省,讓我讀來坐立難安,想到台灣的媒體亂象。《明鏡》編輯和查核人員的工作條件在媒體圈人人稱羨,把關的機制竟完全失靈,可見雷洛提烏斯能瞞天過海絕非偶然。「騙子要在同樣會吹噓的環境下才能施展才能」,他顯然看透新聞業的運作方式,知道寫成訴諸情感和動機鮮明的故事讀者才愛看,不顧記者的基本職業倫理,靠網路資料剪貼和想像力杜撰,缺乏人生經驗、人不在現場也沒關係。

這起轟動的造假事件終究是全球新聞業危機的縮影:讀者早已習慣上網看免費新聞,紙媒發行量節節下滑,網媒光靠廣告無法生存,必須有足夠的訂戶才養得起記者,如何做出有價值的內容讓讀者願意買單?這是當今媒體經營者共同的挑戰,對此本書並沒有提供答案。

無論如何,醜聞曝光後,莫雷諾頓時成了全國的英雄,他對真相窮追不捨的堅持和反駁主管的勇氣在新聞圈傳為佳話。半年後,《明鏡》也出了一期以「是什麼就說出來」為題的封面故事,用多達二十多頁的篇幅徹底檢討錯誤並宣布改進方案。事後看來,《明鏡》的權威地位絲毫不受醜聞影響,足見公信力仍是媒體最寶貴的資產。

※ 本文摘自《造假新聞》推薦序,原篇名為〈讓記者坐立難安的一本書〉,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