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我們講到「改編」這個詞的時候,其實可能指稱很多種截然不同的狀況,將某一件或某幾件真實事件加入虛構或各取部分相互組合、變成故事,稱為改編,將某個故事從一個形式變成另一個形式(例如從漫畫變成電影)也叫改編。

有人覺得轉換形式的這種改編,就是換個表現形式把同一個故事重講一次,比較方便簡單──故事都已經準備好了嘛,剩下的就是表現形式的技術層面工作而已。但事實上真正優秀的改編,大多不是這麼回事。

不可諱言,這種改編的考量之一與原作的粉絲有關──把同一個故事換個形式講,自然希望仍能吸引同一批粉絲;但從另一方面說,改編作品也不希望只吸引同一批粉絲,還希望接觸到根本不知道原作在做啥的新粉絲。所以,雖然故事彷彿是現成的,但改編工作不容易,一方面得讓原作的粉絲看得開心(不然原作粉的怒火會變成很可怕的負面力量),一方面得讓新遇上的閱聽者覺得有趣。

再說,就算故事是現成的,改編也不是換個形式就行──每種表現形式有自己的優勢和劣勢,例如小說可以透過文字深入精確地描述角色想法或者超乎想像的場景,電影則能透過影像和聲音直接帶給觀眾整體印象,小說提供的故事敘述速度理論上控制在讀者自己手裡,電影提供的故事敘述速度理論上觀眾只能被動接受。所以有些用文字敘述相當有趣的故事,不見得適合用影像聲音呈現。改編者想要用不同形式說故事,有時得將故事拆掉重組,而有想法的改編者,在拆解/重組的過程裡,可能會凸顯原故事裡自己重視的主題,或者加入自己想說的新主題,甚至將故事拆得更細,彷彿把組好的積木重新拆回零件再組合,最後的成品看起來,幾乎已經是另一個故事。

例如「魔戒三部曲」,電影有三集,小說有三本,但如果仔細看看內容,會發現雖然整體而言情節沒變,但電影每一集敘事的內容和小說並不一樣(第二、三集比較明顯)──因為電影的編導把小說讀得很熟,發現照著小說的結構拍不利於電影敘事方式,所以幾乎不落痕跡地做了調整(其實他們還有自己加戲)。

或者看看《天橋上的魔術師》。

或許你還記得前陣子公視的影集改編版本,或許你在看的時候會回想起某些讀書時的感觸,或許你覺得公視的編導團隊根本用吳明益的原作講了另外的一系列故事,或許你沒讀過原著、但看了影集──無論如何,這都符合前述的種種狀況。《天橋上的魔術師》漫畫版電子書最近上架,分別是《天橋上的魔術師圖像版:小莊 》、《天橋上的魔術師圖像版:阮光民 卷》,原作當中的故事被分成兩批,由兩位風格不同的漫畫家改編,我們可以看見不同的思考路徑及呈現手法,如何將文字的故事轉為圖像,漫畫家們放大了什麼,關注了什麼,而這些與我們自己當時的文字閱讀心得,有多少重合。

真正優秀的改編,不是單把同一個故事換個形式再說一次,而是審度不同形式特色以及調和改編者想法的結果,如同改編自小說版《天橋上的魔術師》的種種作品。它們會讓我們發現,《天橋上的魔術師》並不只是某個年代台北人的鄉愁──這「鄉愁」其實屬於每個人都會經歷的成長,以及遺忘。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別人分享可愛照片,他們分享犯罪現場,個人喜好嘛
  2. 順帶一提,他根本沒有妹妹。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