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朴相美;譯/陳品芳

無知者並非不學無術,而是不了解自我。即便他們能稱作懂得學習之人,卻執著於書本和知識,或深信、依賴權威者將會理解自己,那麼他們便只能是愚昧之人。理解是了解自我心理運作的完整過程,即透徹的認識自我。故真正的教育,其實就是了解自我。 ——節錄自克里希那穆提(Jiddu Krishnamurti),《克里希那穆提談教育》

雖然在生活中,我們必須隨時省察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但卻經常沒有餘裕做到。很多人常說,過了四十歲就要為自己的長相負責,但該負責的怎麼會只有長相呢?對於知識、言語和行為、禮節、個性及自己,我們都必須負起責任。

我們身邊常有兩種類型的人,一種是對自己過於自信,另一種則是雖然身為專家,卻對自己的判斷和知識沒有信心。前者是半瓶水響叮噹,後者則矢口否認自己學識淵博,通常前者說話會比較大聲。在職場上,通常很快能知道對方屬於哪一種類型的人。有些人即使知識和創意不足,仍對自己的想法與主張極有自信;有些人則具備必要的知識與經驗,卻因為對個人主張缺乏信心而退縮,或被前者牽著鼻子走。

只要私下討論過,就能立刻分辨這兩種類型,通常對整體狀況不清楚者,說話會比較大聲、有自信。即使做出錯誤的決定,也會因為能力不足而無法認知這是個人的失誤,這種現象稱為「鄧寧—克魯格效應」(Dunning-Kruger Effect)。這些人自然也不會感到羞愧,因為他們沒有足夠能力意識到自己的無能。

一九九九年時任康乃爾大學社會心理系教授的鄧寧(David Dunning)與克魯格(Justin Kruger),以康乃爾大學部的學生為對象,進行測試幽默、邏輯推理與文法能力的研究。他們要求參加者在觀看測試結果之前,寫下自己預估的個人得分,結果非常有趣。成績越差的人,預測自己的排名就越高;成績越高的人,則預測的排名越低。

人越無知,則越有自信。達爾文與伯蘭特.羅素(Bertrand Russell)曾說過:「無知比知識更能讓人有自信。」「這個時代最大的問題,是有自信的人都很無知,賢明的人總是懷疑、猶豫不決。」

如果想警惕自己,不要無知地誤會自己很有能力,那就應該少說話多學習。不過我已經看過太多總是埋頭學習、研究,並認為「我還不夠好,別人比我更有能力」,對自己評價過低的案例。因為無知而勇敢的人,當然會對身邊的人造成困擾,但認為自己沒有能力而退縮的人,同樣也無法提供大眾應得的知識,這不也是造成他人困擾嗎?

有能力但卻過度謹慎的人,會因為無法做出重要的選擇而蒙受損失。做出選擇後,成功與失敗的比率是五比五,但若不選擇,成功的機率就是零。

※ 本文摘自《給總是因為那句話而受傷的你》,原篇名為〈無知的人才會傷害別人〉,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