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追蹤團火花;譯/胡椒筒

一年前的我們還是夢想成為記者的大學生,為了累積對就業有幫助的獲獎經歷,準備參加新聞通訊振興會創辦的「調查.深度報導」新聞獎。我們選定的主題是「非法拍攝」。對於生活在韓國的二十代女性而言,這是再切身不過的問題了。

為了尋找散佈非法拍攝影像的站點,我們開始搜尋,而且很輕鬆就找到各種網站。雖然事先預想到,但仍覺得氣餒。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在我們生活的地方正發生著非法拍攝犯罪,甚至很多女性對「自己就是受害者」毫無所悉。用 Google 搜尋了約十分鐘後,一個名為「AV-SNOOP」的 Google 部落格吸引我們注意,這與之前看到的網站有所不同。

有別於其他散佈非法拍攝影像的網站,這個部落格幾乎都是文字。名為「Watchman」的經營者上傳的非法拍攝影像,會在下方詳細紀錄後記。其中,關於 Telegram「N號房」(當時加害者把 N 號房稱為「號碼房」)的後記,尤為引起我們注意。

雖然沒有照片,只是單純的文字,但那篇文章在整個部落格的點擊率最高。我們點進名為「推特○○女散佈事件(N號房)」的文章,是一個暱稱「GodGod(文炯旭)」的人對青少年進行性虐待的內容,文章最後寫道:在即時通訊軟體 Telegram 上可以看到更多「奴隸影片」。

我們看到 AV-SNOOP 部落格上方掛有名為「高談房」的 Telegram 聊天室連結,為了進一步確認發生了什麼事,我們註冊了 Telegram,進入高談房。驚訝的是,該聊天室完全沒有成年認證的機制。且註冊 Telegram 時可以將號碼設定為不公開,並能隨意更改姓名,因此不存在個資外洩的問題。

我們在沒有任何風險的情況下進入高談房,最先看到的是「公告」:聊天室分為一到八號房,每個房間都有限定觀看的影片,以及該影片的簡評和影片中女性的個資。直覺告訴我們,這八個房間裡一定發生著什麼事,因為僅高談房就已有將近一千名(截止二○一九年七月十五日上午十點)的匿名會員了。這些人互相分享非法拍攝影像,把女性視為商品而非人類的加以點評,一個小時內的聊天訊息就有一千多則。我們觀察了兩個小時的動態,大致掌握了這個房間的運作模式。

高談房長就是 AV-SNOOP 部落格經營者 Watchman,此聊天室成員統稱他為「大哥」。

「沒有人加入 Telegram 是想看正常片的,想看 AV 的不如自己去日本網站找呢~」

「就是~想看兒青物(兒童及青少年影片)的才會來這裡。」

我們進入這個聊天室後,會員數仍在持續增加。

「我能把前女友的 KakaoTalk 帳號 po 在這裡嗎?」甚至有人把前女友的 KakaoTalk 帳號公然上傳到聊天室,其他人卻慫恿他:「帳號就算了,分享一下(性愛)影片吧。」

這些會員最關注的是「N 號房」。Watchman 會定期在高談房發佈 N 號房的女性真實姓名、學校、班級和簡評等,刺激大家的好奇心。「N 號房會員」主要是在高談房裡點評 N 號房的女性,並教唆大家合謀「一起去○○的學校」進行強暴。要加入高談房並不難,因此要是有人檢舉這裡在散佈非法拍攝影像,聊天室很可能會被解散,通往 N 號房的第一條管道會被堵死。因此 Watchman 會進行最基本的嚴格控管,若有人直接上傳性剝削和非法拍攝影像,他會立即刪除,然後強制上傳者退出聊天室。

在高談房很難立刻獲得加入 N 號房的連結。首先,必須加入從高談房衍生出來的聊天室,進入衍生聊天室的連結會時不時出現在高談房。我們進入高談房僅一天,就發現了二十多個「衍生房」。

衍生房不但有國內外的色情影片和韓國國內的非法拍攝影像,還有非法拍攝兒童照片及無法分類的殘忍影片。初次加入衍生房的會員會上傳分享其他人想要的影像,以此自然地與大夥同流合汙。

僅一個衍生房裡,就流通高達一千八百九十八張非法拍攝照,九百三十八支影片和三百三十三個大型壓縮檔。而這不過是我們看到的冰山一角,還有很多私下互傳的非法拍攝影像,根本無法預測一天裡到底有多少非法拍攝影像在流通與散佈。

我們潛入的衍生房主要散佈不分年齡和國籍的兒童性剝削影片、在女廁和女性房間裡的非法拍攝,甚至有利用 GHB(俗稱神仙水)迷暈女性進行強暴的影像。不僅如此,會員還熱烈發表著性騷擾女性的言論,有的衍生房還會強制不發言的會員退出聊天室。

據衍生房房長私下透露「只有上傳非法拍攝影片才能拿到 N 號房連結」、「上傳稀有的 A 片才能進 N 號房」,但我們根本沒有那種影片。苦惱之際,高談房出現了相對簡單的認證條件。

「我有 N 號房的連結,想進 N 號房的人把頭像換成日本動畫女主角,然後聯絡我。」

我們立刻上網搜尋「日本動畫」,下載女主角的照片、更換了 Telegram 頭像。那個人很快便給了連結。就這樣,我們在註冊 Telegram 僅五個小時後就拿到連結,進入 N 號房中的一號房。

進入 N 號房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受害者的裸照。這些受害者就是高談房和衍生房會員一直談及的「奴隸」,多是國中、國小生。受害者利用道具自慰、用刀子在身上刻字,或在戶外場所只披著一件外套行走。(這只不過是 GodGod 命令受害者做的部分行為,為了不造成二度傷害,將不提及特定受害案例)。受害者依照 N 號房會員的指示自拍這些影片,然後傳給他們。

親眼目睹影片的我們目瞪口呆,這真的是在現實中發生的事嗎?真的是在韓國,是跟我們生活在同個時空的人做的嗎?簡直不敢置信、也不願相信。這時,N 號房貼出公告:

N號房之1號房公告截圖

此處上傳的影片及照片都是威脅脫序帳號[1]女孩獲得的資料,她們都是不照指示照辦、逃跑的孩子(的影片),大家可以隨心所欲地(散佈)處理。

受害者被關在名為 N 號房的監獄裡。GodGod 利用受害者害怕父母和學校知道的心理威脅她們,一想到那些受害者,我們的心跳都會加快。Telegram 聊天室裡正發生著可怕的性犯罪,每分每秒都有新的加害者、受害者和性剝削影像出現。我們不能為了寫一篇報導而冷眼旁觀,必須先報警。

註釋
[1]帳號使用者不分性別,主要年齡為十到二十代前半,會在社群網站上傳自己的身體、私密部位照片,甚至性關係影片。N 號房事件中,「GodGod」駭入這些帳號,威脅帳號使用者提供個資,並對數十名未成年人進行了長達一年多的性剝削。

※ 本文摘自《您已登入N號房》,原篇名為〈二〇一九年七月,我們看到手中的地獄〉,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