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云

近幾年,實案紀錄片的風潮悄然來襲,尤其Netflix拍了一連串的實案影集,引發不少討論,不過我雖然也加了幾部進片單裡,卻遲遲沒有打開來看,部分原因是缺少了那麼一點契機,部分原因則是對於這類型紀錄片的立場略有疑慮,畢竟同樣的一件事,站在不同的角度敘述,使用不同的剪輯方式,就有可能讓人得出完全兩樣的結論。

恰在這樣的糾結情緒裡,文善推出了新作《不白之冤WHITE LIES》,這部作品以文字化的紀錄片形式,呈現電視台調查十六年前發生在加拿大的一樁謀殺案的過程,可以看到記者走訪現場、進行訪談,也可以看到為了吸引觀眾注意,而刻意製造的戲劇效果,例如一開始就對比陽光爽朗的死者與冷漠孤僻的嫌犯,再揭露死者並不如表面看起來的那麼完美,以及嫌犯其實是個單純木訥的平凡女孩,只是因為文化差異才會遭人誤解。讀起來就像真的在觀賞紀錄影集一樣。

而在每一集紀錄片後面,還會附上死者親弟弟拍攝製作的YouTube影片(當然了,同樣也是文字化呈現)。當年案發時格蘭年僅六歲,對於案件細節的瞭解其實有限,但他清楚知道哥哥絕非影集裡所暗示塑造的渣男,因此,為了有理有據地反駁這些不實描寫,他決定親自驗證電視台提出的疑點,將自己的所見所聞在網路上完整公開。

格蘭這個角色真是設定得很好,相當有說服力,他足夠貼近案件,擁有地利之便可以隨意出入相關現場,甚至是調查哥哥的房間,也因為身分的緣故容易接觸到關係人,包括拒絕電視台訪問的父母,但又因為事情發生時還是懵懂的年紀,不是當下直接受到衝擊,而得以較不受情感和偏見影響,能夠盡可能理智地看待所有線索,由他來擔任偵探再合適不過了。

書中的每一個章節,便是由一集紀錄片加上一段回應影片組成(除了最後一章),每個章節各有主題,分別挖掘並分析殺人動機、案發時間、凶案現場、凶器、行凶手法等線索,章節與章節間也都留有供讀者自行思考的空間。隨著案件的全貌逐漸揭露,讀者將會發現,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是如何蒙蔽人們的判斷能力,律師對於辯護策略的選擇又是如何影響法庭的審判結果,而真相與公平正義就這樣迷失在人性之中。

當我讀到格蘭感嘆那麼多的疑點擺在眼前,他的爸媽和鎮上居民卻不願正視,只希望一切快快落幕,「回到」從前的平靜生活時,實在很難不聯想到現今疫情下的紛紛擾擾,人們總是只想趕緊找到一個罪魁禍首,把所有過錯統統怪到那上面去,以為事情可以就此完結,可以不再去想、不再去提,依舊繼續原來的生活,殊不知很多時候,面對急遽的世事變化,我們真的就是「回不去了」。

不白之冤WHITE LIES》除了結構與敘事手法有別於一般的推理小說外,作者對於「真相」的處理方式也另闢蹊徑,採用了開放式結局,為整部作品更添增真實感,雖然沒有確切寫明真凶是誰,但書中的暗示(其實根本可以說是明示了)已經足夠明顯,相信每個人都能得出屬於自己的答案。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沒人知道的真相:

  1. 「希望未來的香港有如神探登場的推理小說,真相可以大白,死人得以平反。」——《偵探冰室.靈》作者群訪談
  2. 低俗的藝術,就是反應時代真相的藝術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