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金炫奭;譯/Loui

每次開週會都像身處地獄一樣,從早開到下午,連中途離席上個廁所都有困難,非常難熬與沉重,最主要的問題,還是因為執行長。每次都重複問著同樣的問題,不知道到底是沒在聽,還是沒聽到組長們的報告,幾乎每週都是用同樣的思維詢問業務現況。

舉例來說,開發組組長報告了好幾週的更新 ERP 系統,他卻每次都像現在一樣詢問著:「這是什麼系統?」而開發組組長一定要表現得像第一次說明,親切又詳細,不然將會迎來惡毒的言語,將自尊心無情的撕裂。

除此之外,執行長翻臉跟翻書一樣快。這是管理組組長和我說的(還真的是第一次聽到,管理組組長說輻射線的壞話),他說執行長上週說過的話,和這週說的話,一定都會有出入,所以不管聽到什麼,無條件先回答:「是!沒錯!」就對了。如同當兵時,一定要服從長官命令。如果執行長問:「我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儘管有千百個不願意,也只能回答:「我可能聽錯了。」

另外,還有一件和開會同樣痛苦的工作,就是和主管們用餐。週一同時要應付無法避開的兩件苦差事——地獄般的會議和應酬般的聚餐,真的不是普通的悲慘。尤其用餐時,從來沒有一次可以好好吃飯。吃飯時,要一邊回答問題,一邊被訓斥和責罵。今天用餐的「配菜」,是我們小組兩名成員的離職宣言,連離職的原因都沒問,就直接將她們丟上砧板千刀萬剮。
 
「她理解能力這麼差,沒辦法叫她做事。」

「她是個女生,很難讓她跑業務。」
 
「數字方面這麼沒概念,能好好做事嗎?」
 
「沒什麼事做,所以就可以九點前下班,不是嗎?」
 
到目前為止都還可以忍受,問題是,接下來執行長開口說的這句話,實在讓人忍無可忍。
 
「你們小組組員的資歷好像都很淺?是不是沒有會做事的人啊?」
 
說著員工就像家人一樣的執行長,每次挖苦我的時候,總是不忘「公平的」同時向我的組員揮舞「愛的小手」。
 
「如果能好好善待我的組員,他們都是可以發揮比別人多好幾倍實力的人才。」
 
執行長聽完我的話,勃然大怒。
 
「你的意思是,我的眼睛不過就只是窟窿,連他們那些傢伙有沒有本領都看不出來嗎?」
 
我沒有回應執行長的話,只是說聲抱歉,不想繼續這個話題。貶損職員前,為什麼都不想想管理方式有沒有問題?把有才華的人當成笨蛋的公司,就算只看制度和財務政策,都可以令人對他的經營哲學感到失望。不想要投資教育或開發,就想得到活躍的人才,如果不是砸下重金招募,根本沒有其他的辦法。不管哪一項,注定都是要花錢的。

賈伯斯有句名言:「有願景的人,願景會牽引著你」,但虛假的願景,是無法說服任何人的。

目前的主管們,都沒有人為了那個願景「主動」付出些什麼,即使有,也都只是為了能在這間公司「細水長流」,所表演的秀而已。
 
副總把我叫進了他的辦公室。
 
「金組長,你沒辦法做好表情管理嗎?如果心情都表現在臉上還脫口而出,要怎麼做事?你是小學生嗎?在執行長面前你不可以那樣,知不知道?在職場上要表現得聰明一點,可以嗎?」
 
沒錯,在長輩面前除了不能隨便表露內心,話也不能隨便說出口,我真心感到懊悔。這樣下去,我不能為組員們爭取到任何東西。結果,我嶄新的覺悟,因為副總的一句話瞬間消失。
 
「做組長的人,應該要和公司同一陣線啊!你太袒護組員了,這樣下去可以嗎?還有,不能一聽組員喊辛苦就無條件幫忙,你知道為什麼嗎?如果員工幸福,公司就完蛋了。」
 
天啊!竟然說:「如果員工幸福,公司就完蛋了」⋯⋯如果沒有這些員工,公司也不會有今天。抱持著「員工走掉重新聘僱就好」的想法,究竟可以形成多健康的公司文化呢?就是不斷反覆新聘員工,而這些人在短時間內就離職的問題,公司的素質才會逐漸下降。

目前的主管們,幾乎都有達到公司要求的水準,但是一般職員的能力,卻是遠遠不及,因為聰明的員工都感到疲乏而紛紛離職,但對於好不容易留下的員工,公司又捨不得提供教育經費給他們,如此一來,會有多少人能達到公司的要求呢?因此我認為,這間公司應該要盡快找出人才,並提拔他們才對。

※ 本文摘自《離職吧!再撐也不會變好》,原篇名為〈如果員工幸福,公司就完蛋了〉,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