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來自馬來西亞,現居風城。興趣廣泛的生物學家,研究工作之餘,嗜好讀讀書、看看戲、寫寫作、騎騎車、踏踏青、逗逗貓。

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冠狀病毒2型(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SARS-CoV-2)肆虐全球,台灣雖然在Delta變種橫行下暫時仍逃過一劫,可是容我提醒大家,傳染力極高、感染阿宅年輕化、免疫逃脫力強的Delta變種毒株或其他毒株,未來突破防線的可能性真的不低!

要避免高傳染力SARS-CoV-2變種毒株在台灣釀成重大災禍導致醫療崩潰,除了讓更多人接種疫苗,在沒有特效藥的情況下,要怎麼自保呢?問題的答案之一可能很簡單,但也可能很困難,不管說出來你覺得太簡單或太困難,心中都可能會有個疑惑:這不就是我們天天在做的事嗎?

說出來可能很多人會嗤之以鼻:除了疫苗,要減少感染SARS-CoV-2變種毒株後轉為重症的機會,最佳的做法就是:天天睡好睡滿!是的,就是這麼簡單又困難!答案簡單到令很多人難以相信,但又困難到在競爭激烈的社會很難辨到,甚至在校園也很難。年輕人如大學生感染上SARS-CoV-2冠狀病毒,也很難說自己能逃過重症的威脅,畢竟太多大學生作息不規律也沒睡好睡滿,一點小感冒症狀比教授們還嚴重的比比皆是。睡眠和免疫力的關係早就是普通醫學常識,我每次感冒幾乎都是因為睡眠不足。

我們不僅不重視睡眠,甚至還可能排斥睡眠。不相信的話,你逢人就稱讚人家很會睡,看看他們怎麼回禮吧。在競爭強度很大的社會,即使自己睡眠真的足夠,搞不好還會擔上心被大家認為是懶蟲。加上滑手機已成了自動化動作,半夜滑手機影響睡眠已成了公共衛生的大問題。沒錯,我們就這樣莫名其妙、有意無意地剝削自己的睡眠,戕害免疫力。在SARS-CoV-2變種毒株的強勢來襲下,還敢不積極接種疫苗?

充足、良好的睡眠在現代生活中,居然成了有病治病、無病強身的良藥,可能比絕大多數保健品更有效!糟糕和不足的睡眠,會對身心造成巨大的損耗,在醫學和神經科學上早就不是秘密,但還是有太多人忽視睡眠不足和不良帶來的問題。睡眠不足和不良不僅讓人像個行屍走肉,還會讓人變胖、變蠢,還可能憂鬱、脾氣火爆,並導致心血管疾病、糖尿病、高血壓、癌症等等。這不僅僅是個人身心健康的問題,而且還嚴重到影響社會運作的層面——睡眠不足的疲勞是許多大型交通和工業意外的原因,甚至還會導致高犯罪率!

想要睡好覺嗎?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睡個好覺!我因為可能有睡眠呼吸中止的問題,想做檢測,過去許多大醫院的睡眠中心都預約爆滿,但去年中因為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俗稱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讓許多人對醫院敬而遠之,我因此很快排到睡眠中心的過夜檢測。晚上指定時間抵達後,醫檢師花了近一個小時從頭到腳安裝許多睡眠檢查儀器的線路 ,要怎麼好好睡覺啊?我以為會來顆安眠藥或鎮靜劑之類,但醫檢師一直用充滿信心的表情和音調說我一定能好好睡個覺。至於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就一路睡到天亮。

我們之中許多人之所以不好好睡覺,是因為還不覺得睡好覺有多重要,或者對自己能否睡好睡滿沒有足夠的信心。來見識一下,能睡個好覺會有多幸福吧!這本《夜行大腦:從失眠、夢遊到睡眠中躁動、暴食、性交⋯⋯,神經科醫生與睡眠障礙的決鬥傳奇,揭開你不知道的睡眠祕密》(The Nocturnal Brain: Nightmares, Neuroscience, and the Secret World of Sleep)就能讓你見識到在醫學現場中,各種睡眠障礙的故事!

夜行大腦》作者蓋伊.萊施茨納(Guy Leschziner)神經科主治醫師及睡眠專業醫師,現於歐洲最大的睡眠醫學服務據點之一──英國倫敦蓋伊醫院(Guy’s Hospital)睡眠中心擔任臨床部門主任。除了收治包含猝睡症、不寧腿症候群、睡眠呼吸中止、夜發癲癇等各種睡眠障礙患者外,他也積極參與研究和公共教育工作。他曾到BBC廣播四臺(BBC Radio 4)的節目中受訪,並開設廣播及電視節目,探討睡眠相關話題。

夜行大腦》記述了蓋伊醫師在倫敦蓋伊醫院睡眠中心面對到的極端案例,讀起來有如奧立佛.薩克斯(Oliver Sacks)再世。除了真實經歷帶來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也帶出蓋伊醫師個人的臨床經驗上的成長,每個案例都將睡眠障礙的臨床醫學、病理生理和歷史脈絡等等梳理得很清楚。我們每天該花三分之一的時間在睡覺,在生理、心理和演化上,肯定都是很有意義的!然而,要在科學上充份解釋睡眠的功能,卻是有挑戰性的,因為這三分之一的時間,在生理和心理上的功能實在太五花八門;反過來說,出現睡眠障礙雖然惱人,卻也是讓我們一窺睡眠的病理生理的窗口,讓瞎子好歹能摸到象。

睡眠並非靜態,分為快速眼動(rapid eye movement,REM) 睡眠和非快速眼動睡眠。在作夢時的快速眼動睡眠中,我們大腦皮層高度活躍;在非快速眼動睡眠中,分為困倦(drowsiness)、輕度睡眠(light sleep)和深度睡眠(deep sleep)。一個典型成年人的夜晚在睡眠各個階段循環四到五次,最初是逐漸加深非快速眼動睡眠,入睡後大約60─90分鐘進入快速眼動睡眠。接下來的過程,快速眼動睡眠的時間會變長,非快速眼動睡眠的時間會變短。大多數非快速眼動深度睡眠發生在前半夜,大部分快速眼動睡眠發生在後半夜。

從臨床醫學角度來看,睡眠障礙通常分為三大類:一、嗜睡症(hypersomnias):導致白天過度嗜睡或睡眠時間過長的病症;二、異睡症(parasomnias):導致睡眠出現異常不良行為的情況;三,失眠症(insomnias):導致睡眠持續時間或品質主觀體驗不佳的狀況,與白天的負面後果有關,例如疲勞、困倦或認知障礙。睡眠是一種複雜的現象,不僅僅受到神經生物學因素的影響,因此診斷睡眠障礙的大部分過程都圍繞在排除其他潛在原因,例如睡眠衛生不佳、慢性睡眠剝奪(影響多達兩成的成年人口)、處方藥和非處方藥以及身體或精神疾病等等。

夜行大腦》讓我們身歷其境地看到各種睡眠障礙的病人,例如打蒼蠅卻突然睡著的猝睡症、飆機車去兜風的夢遊症(somnambulism)、無法校正的二十五小時生理時鐘、無意識吃鳥飼料的夜食症(night eating syndrome)、無意識向伴侶求歡的睡眠性交症(sexsomnia)、會夜半嗥叫和攻擊人的快速動眼期睡眠行為障礙(REM sleep behavior disorder)、會在睡覺時踢人的不寧腿症候群(restless leg syndrome)等等,一個比一個令人嘆為觀止。也有案例是被枕邊人控訴夜半狂飆髒話的紳士,但後來發現原來是伴侶小時候的心理創傷讓她撒謊。

夜行大腦》書中的十幾位病患案例,讓我們體會到診斷睡眠障礙的不易,我們也跟著蓋伊醫師探索大腦如何控制睡眠,遺傳基因、激素、神經傳導物質的出錯,怎麼會讓人睡眠呼吸中止、失眠、猝睡、夢遊、睡眠中進食或性交;也有一些案例,是因為病毒感染造成的,可能是因為病毒的某些蛋白質和我們身上的太相像,製造出的抗體攻擊自身的正常蛋白質或組織器官,書中就有提到流感病毒造成的猝睡症;COVID-19的其中一個嚴重長期後遺症就是難以入眠,我有朋友的朋友就深受其害,所以要嘛接種疫苗,要不然就趁早睡好睡滿吧。

除了《夜行大腦》是從臥床醫師的角度廣泛地談論睡眠障礙,從病患角度探討睡眠障礙的《睡眠腦科學:從腦科學探討猝睡症、睡眠呼吸中止症、失眠、夢魘等各種睡眠障礙》(Sleepyhead: Narcolepsy, Neuroscience and the Search for a Good Night)也提供了難得的經驗;科普好書《為什麼要睡覺?睡出健康與學習力、夢出創意的新科學》(Why We Sleep : The New Science of Sleep and Dreams)讓我們從科學上瞭解我們為啥要睡覺?睡眠的功能和意義是啥?如果睡不好會帶來哪些危害?怎樣才能睡個好覺?

如果這些好書還不足以說明你睡好睡滿真的很重要,那麼請在睡前一讀再讀,你可能會先沉沉睡著⋯⋯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好好睡覺:

  1. 睡眠不足時,阿茲海默的污物會在腦內愈積愈多
  2. 睡眠的每個階段能提供不同好處,失去任何一種,都會對腦造成損傷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