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2020年,公共電視「人生劇展」系列播映了改編自文字作品的影集《沉默之槍》──將文字作品改編成影視作品的例子在國外相當常見,但國內實例並不算多,更特別的是,《沉默之槍》改編自國內推理作家既晴《城境之雨》裡的同名短篇,由同為推理作家的林哲儀編寫劇本。事實上,這約莫是台灣的自製戲劇,首度與台灣作家的推理作品發生連繫。因此之故,當台灣推理作家協會、Readomo讀墨電子書預備合辦「推理跑讀事件簿」系列講座前、邀集國內各大專院校推理相關社團的同學參與討論時,林哲儀就是同學們心目中想找的講師之一。

2021年8月12日晚上,以「影像、文字,今晚你要選哪一道?」為題,林哲儀主講,「推理跑讀事件簿」的第一場講座,透過線上講座方式舉行。

劇本和小說的功能不同

雖然小說和劇本都用文字承載、敘述故事,但擁有小說創作及改編劇本兩種經驗的林哲儀明白做出兩者的區隔──「功能不同」。

「小說作家用文字啟發讀者們的想像,讀者看到文字,可以想像出畫面;」林哲儀解釋,「但編劇不一樣,他的工作,是要讓所有劇組拍攝人員知道:我幕要拍什麼。劇本就像使用說明書,和小說的功能完全不同。」

不過,無論想朝小說寫作或編劇發展,根本的功課,都是培養使用文字的能力。「當徵文獎初選評審的時候,」林哲儀表示,「收到文字使用很糟糕的作品,淘汰機率是很高的。」或許有人會認為,即使作者文字使用不算太好,仍可能講述了一個精采的故事;但小說或劇本以文字為故事的載體,錯字、不貼切的描述、混亂的節奏等等,都可能讓閱聽者分神、出戲,以致根本不能準確地接收故事。

影視作品的前置時間很長,至少半年,「這還是已經有完整故事的情況,否則需要更久;」相對而言,小說要發展比較快,而且毋需勞師動眾,耗用成本較低,「不過,要焠煉出精采的文字作品,還是需要長時間練習、經驗,以及專業人士的協助啦。」林哲儀說。

怎麼說好一個故事

當然,成為作家或成為編劇,各有各的挑戰需要面對。「傳統出版並不容易,就算你參加了文學獎、拿到不錯的成績,也不會馬上有出版社找你出書;」林哲儀舉例,自己會利用在臉書之類社群平台發文的機會,快速但仔細思考發文內容,把每篇發文視為極短篇創作,「一方面可以當成技巧磨練,一方面也增加自己的曝光度。」

作家面對影視製作公司時,需要確認自己與製作公司的權利義務關係,「談你的作品改編時,你能有多少主導權?」類似的狀況,擔任編劇時也會遇上,「你對你創作的劇本有多少主導權?怎麼才能避免製作公司或者劇組人員在拍攝的時候任意更動?」林哲儀說,「事先的溝通討論很重要,看清楚合約也很重要。在討論故事的時候,也是個聽聽業界分析的機會,讓你知道你的故事還可以做哪些修改或加強。」

林哲儀在講座中列舉的書單,除了自己的作品《人偶輓歌》,也有他喜歡的作品以及認為適合影視化的作品。「《殺人十角館》是我的推理啟蒙,」林哲儀笑著說,「而我的本業是心理師,松岡圭祐的『催眠』系列裡使用了這個專業,當然要選進來。」

告白》用不同視角講故事,《13.67》觸及社會議題,都在林哲儀的建議書單當中,「《K.I.N.G.:天災對策室》的末日觀我也很喜歡。」林哲儀說,「哪些類型的故事容易受到市場喜愛?更重要的是,你自己喜歡什麼樣的故事?在創作的時候,這是必須思考的問題。」

創作是興趣,也是專業,而所有事先的田野調查、與合作單位的往來協商、耗費時間和心神地鍵入文字及後續與出版社或劇組反覆討論,為的都是同一個目的,「所以,無論寫小說、當編劇,或是將小說文字變成劇本,重點只有一個,」林哲儀做了結論,「怎麼說好一個故事。」

▶▶「推理跑讀事件簿 Case01:影像、文字,今晚你要選哪一道?講師推薦書單

▶▶「推理跑讀事件簿 Case02:怎麼寫妖怪推理?」邀請《筷:怪談競演奇物語》、《臺北城裡妖魔跋扈》作者瀟湘神登場!馬上免費【到此報名】!

推理說書:

  1. 雙宅說書:樹下埋骷髏,是誰非得死?——愛爾蘭的古往今來與犯罪推理
  2. 用推理角度看電影──《父親》當中的推理元素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