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瑞貝卡.韓德森;譯/張靖之

今天,許多問題的根本原因在於,我們根深柢固地相信,企業唯一的職責就是創造最大「股東價值」。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或許是推廣這個觀念最有影響力的知識分子。他曾說:「企業唯一的社會責任,就是善用資源做提高利潤的事。」從這個觀點出發,不難看出為何有人認為關注長遠目標或公眾利益不僅不道德,可能還不合法,甚至是行不通。

無庸置疑,資本市場和商品市場是無情的,衡諸當前情勢,我們對股東價值極大化的執著極為危險。不只對社會和地球造成傷害,也對企業的健全構成威脅。圖靈藥廠(Turing Pharmaceuticals)炒作達拉匹林(Daraprim)的事件,就充分說明了我們不顧一切追求利潤所付出的代價。 

2015 年 9 月,只有兩項產品的小型新創公司圖靈藥廠,宣布將學名藥(即過了原廠藥專利期的藥物)達拉匹林的價格從每錠 13.50 美元調漲至 750 美元,漲幅超過五十五倍。達拉匹林普遍用於治療愛滋病引起的併發症,生產成本每錠約 1 美元,沒有競爭廠商,想買達拉匹林的人只能跟圖靈購買。

此舉引發媒體一片譁然,圖靈執行長馬丁.希克瑞里(Martin Shkreli)遭千夫所指,在新聞中宛如過街老鼠,人人都討厭,他卻毫無悔意。被問到會不會改變主意時,他回答說:「我本來想把價格調得更高⋯⋯我大可以調得更高,幫股東賺更多錢,這是我最重要的職責⋯⋯沒有人願意說出口,沒有人覺得驕傲,但這就是資本主義社會、資本主義制度、資本主義的遊戲規則,投資人對我的期望是把利潤提到最高,不是降到最低,也不是提高一半,或提高 70%,而是利潤曲線的 100%, MBA 課程都是這樣教的啊。」

我們都很希望希克瑞里是特例。他確實是個怪咖,目前已因欺騙投資人的錢入獄,但他赤裸裸地說出了企業唯一重要的事是「盡可能賺更多錢」,這背後代表了什麼?價格飆漲的學名藥還不只達拉匹林。2014 年,另一家學名藥生產商蘭內特公司(Lannett)把治療精神分裂症、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最基本藥物的氟芬那辛(Fluphenazine),從 43.50 美元調漲到 870 美元,漲幅二十倍;威朗藥廠(Valeant)把兩種主要心臟藥物硝普鈉(Nitropress)和普樂他諾(Isuprel)的價格提高了五倍多,據說公司的毛利率因此高達 99% 以上。

這種行為肯定是錯的,難道剝削重症患者是經理人的職責?普渡製藥(Purdue Pharma)因為大力推廣處方止痛藥奧施康定(OxyContin),短期利潤豐厚,但也造成無數美國人嚴重的藥物成癮問題。難道這代表它的決策是對的、這是一門好生意? 企業是不是得堅守追求最高利潤的責任,即便知道這幾乎一定會對顧客、員工或整個社會產生嚴重的負面後果? 舉例來說,自2015年12月《巴黎氣候協定》簽署以來,全球化石燃料公司花了超過 10 億美元進行遊說,反對限制溫室氣體排放,用遊說來支持放任地球升溫的做法,短期內或許能創造最大股東價值,但從長遠來看這真的好嗎?

如果真的一心只在乎利潤極大化,那麼企業不但要哄抬藥品價格,還要把海裡的魚撈光、放任氣候失控、抵制任何足以增加勞動成本的措施(包括對教育和衛生的支出),還有我最喜歡講的——操縱政治的走向。就像下面這幅漫畫所說的:「沒錯,地球已經毀了,不過在那段黃金歲月裡,我們曾為股東創造出很高的價值。」商業世界的思維並非一向如此,我們對股東價值的執迷是相當晚近的事。哈佛商學院第一任院長艾德溫.蓋伊(Edwin Gay)曾經說,該學院的宗旨是培養出「用正當手段賺取合理利潤」的領導者。直到 1981 年,商業圓桌會議還發布過一則聲明,當中提到:「企業與社會是共生關係,企業作為社會的一分子,對社會是否負責決定了它能不能長久生存,擁有既賺錢又負責任的企業,才有健全的社會。」

本文介紹:
重新想像資本主義》。本書作者/瑞貝卡.韓德森;譯者/張靖之;出版社/天下雜誌出版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只有資本主義的世界
  2. 作惡的執照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