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沙丘》小說及電影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相當緩慢地讀完《沙丘》(Dune)小說第一部,也看了同名改編電影。

電影的改編其實不壞。視覺設計很好──這也是身兼導演及編劇之一的維勒納夫(Denis Villeneuve)最讓人放心的部分,無論是遼闊的沙漠還是機械設定都很用心。從故事來說,有些細節可以看出維勒納夫如何刪去枝節、利用角色對話和互動快速建立角色個性的用心,有些橋段的設計很不錯,例如主角保羅(Paul Atreides,Timothée Chalamet飾)在臥室第一次躲過暗殺的部分,小說裡是他瞞著尤恩醫師(Dr. Wellington Yueh,電影中由張震飾)、沒有吞服尤恩給他的鎮靜劑,想要起床外出探險時躲過暗殺;電影則是保羅觀看厄拉科斯(Arrakis)行星的介紹時,被影像中一隻小動物吸引而離開床舖。嚴格說起來,這兩種避過暗殺的狀況都是恰巧,現實中的確也常有偶然與巧合,只是創作者會盡量在故事裡減少這類情況,讓角色的舉動看來合理。電影版在此處處理的方式,會讓俺感覺比小說更合理,小說當中相對而言似乎運氣成分就更大。在小說的設定裡,就算保羅靠的真是運氣,其實也說得通,只是這橋段發生在故事前段,電影的做法就比較合適,而且這個設計還加強了保羅與他日後稱號的連結。

不過,俺很難說《沙丘》電影版是部很好的電影;雖然某些改編讓俺認為Denis Villeneuve很了解原著也尊重原著,但俺甚至很難確定這是不是一部好的改編作品。

電影版的故事主要描述亞崔狄家族(House Atreides)接受皇帝命令,從舊封地卡樂丹(Caladan)行星前往新封地厄拉科斯。厄拉科斯是香料(the spice)產地,布滿沙漠,被稱為「沙丘」,原是哈肯能家族(House Harkonnen)封地,皇帝此舉,在挑起兩個家族之間的鬥爭。保羅是亞崔狄公爵之子,在鬥爭當中,亞崔狄家族被內賊出賣,近乎覆亡,僅有一部分人逃出,保羅與其母潔西嘉(Lady Jessica)受到幫助逃出,最後加入生活在厄拉科斯的弗里曼人(The Fremen)。

單就故事來看,《沙丘》電影版交代了小說第一部大約50%左右的故事,也能讓觀眾大致理解主要的幾個勢力鬥爭──事實上搞清楚皇室、亞崔狄和哈肯能三方勢力,加上弗里曼人,就已經可以清楚電影版的故事。不過在電影版中,貝尼.潔瑟睿德(Bene Gesserit)學校的存在被大幅縮減,宇航公會(Spacing Guild)幾乎沒有提及,就有點危險──前者與保羅的設定及後來發展有直接關聯(況且該組織背後還有更龐大的計劃),後者其實也是「沙丘」世界中的巨大勢力,而且不提宇航公會在星際航行上的力量,就不大容易體會到厄拉科斯的香料究竟具有多高的價值──其實電影版幾乎沒有提香料到底有多重要。

電影版裡,幾個亞崔狄家臣對內賊的猜測沒有提及,哈肯能家族的內鬥及佈局也忽略了。小說裡一段宴會橋段被電影版刪去,所以較小的勢力(例如走私販)沒有出場,也減弱了帝國行星生態學家凱恩斯(Dr. Liet-Kynes)與保羅的連結──小說這個橋段裡凱恩斯與亞崔狄家族的互動,決定了這個角色後續的作為。

當然,如前所述,以電影版的故事來看,這些刪減都可以理解,甚至有助於觀眾將焦點快速集中在發生衝突的主要勢力上頭;但電影版開頭有個「part 1」,就算不理會原著,電影版的故事也還不算完結,倘若順利拍攝續集,這些刪減可能就會影響情節安排。

沙丘》的故事難以從小說改編成電影的原因之一,在於小說當中包含的面向很廣:宗教預言與傳說(利用預言與傳說的手段相當重要)、原住民生活方式(這部分的設定非常好)及遭遇「文明」的壓制、生態以及行星改造(相當大膽而且仔細)、迷幻藥物與心靈開發(全宇宙最要緊的就是嗑藥,呃)⋯⋯就連最表層的政治鬥爭,都不只有明刀明槍的戰鬥。想要改編成電影,比較可行的方法是抓住其中一個集中敘述,其餘部分暫且簡化,以目前的電影版來看,維勒納夫採取的接近這個做法,但他得面對《沙丘》另一個難以改編的麻煩。

小說版《沙丘》許多主要角色有大量內心獨白,有時是獨處時的思考,有時在對話間出現,也就是說,角色心裡想的和說出口的可能完全不一樣。這種表現方式用小說進行相當理所當然,同時可以增加角色的立體和情節的張力,但在電影沒法子直接這麼做,編劇或導演得設法利用其他方式補足,很多時候也得仰賴演員的演技。

維勒納夫不是沒做這方面的努力,不過總體來說做得不算好,大多數主要演員不至於不稱職,但角色看起來多少都有點平板。例如電影版的哈肯能男爵(Baron Vladimir Harkonnen,Stellan Skarsgård飾)在視覺與一些舉止上被塑造得比小說更恐怖,但小說裡那種貪婪、縱欲及心機卻沒有傳達出來。

追根究柢,維勒納夫可能還是得搞清楚:這部電影的核心主題是什麼?

這個問題在他之前的電影《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中也出現過:畫面很好,演員不錯,很多東西都點到了,但不大集中(其實現在回想,《銀翼殺手2049》的主題掌握可能比《沙丘》還好一點)。俺總認為,改編作品不是將故事從文字照樣變成影像,好的改編應該是創作者有自己想要討論的主題,再將已有的作品拆解重組,變成自己的故事;不過換個角度來看,維勒納夫可能也不容易這麼做,上述兩部電影一有經典前作一有經典原著,無論如何,他都得顧慮到這些最可能來看電影的舊有閱聽者,如何看他的續作或改編作品。

沙丘》電影版俺看得蠻愉快的。俺看得出維勒納夫在哪裡做了不錯的更動,故事也同小說那樣順暢地開展,許多從文字裡想像的畫面變成大銀幕上的影像,至於電影沒做到的許多東西,包括算計心機和背景設定,俺都自動在腦中補足。只是,如果只看電影,那可能就是一部發生在架空世界的貴族世族鬥爭,連「王子復仇」都還沒開始就結束了的半部戲,而且鬥爭的核心有點空虛。

俺衷心期望維勒納夫可以拍續集(好歹把故事講完),也期望他找得到好方法補齊這一部沒提或提得不多的東西。改編一直不是件簡單的事,要把改編作品變成好作品,得思考的永遠很多。

越過沙丘~

  1. 沒有人能用一句話形容《沙丘》,它每本續集都在超越前一本
  2. 全新中譯版重新出版、改編電影即將上映,「甜茶」提摩西化身科幻史詩《沙丘》主角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