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太宰治;譯/劉子倩

我的臉,這陣子,好像又大了一圈。原本,我的臉就不算小,但最近,變得更大。

所謂的美男子,通常臉蛋都小巧端正。至於臉非常大的美男子,似乎沒什麼實例。就連想像,都很困難。臉大的人,好像只能老老實實對一切認命,除了朝「氣派」或「莊嚴」或「壯觀」那方面去努力之外別無他法。濱口雄幸氏[1]就是臉非常大的人。果然不是美男子。但是,很壯觀。甚至莊嚴。關於容貌,大概也曾偷偷潛心修養。我想,既然如此,我也只能像濱口氏一樣努力修養而已。

臉孔一大,如果不格外小心,很容易被人誤為傲慢。也會受到意外的攻擊,例如罵我擺什麼臭臉,到底以為自己是誰等等。前幾天,我去新宿某店,正在獨自喝啤酒時,一個女孩不請自來,

「你很像閣樓上的哲學家喔。看起來好像很了不起,但你這樣,不討女人喜歡喔。就算做作地擺出藝術家的架勢也沒用。奉勸你別再做夢了。你是不寫詩的詩人嗎?嘿!我在叫你啦!你很跩喔。要來這種地方,應該先去看看牙醫,然後再來。」

她說話很惡毒。我的牙齒,的確殘缺不全。我不知該如何回話,只好買單走人。之後,果然有五、六天都不想出門。安靜待在家裡看書。

我在想,要是鼻子不會發紅就好了。

《博浪沙》昭和十六年六月

※ 本文摘自離人【珍藏紀念版】》,原篇名為〈容貌〉,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