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楊虔豪(駐韓獨立記者)

很可惜的是,就在本書於臺灣問世、以及我寫這篇導讀時的兩個月前,孫石熙已離開主播臺、退居幕後,專責 JTBC 社長職務。但我在擔任駐韓獨立記者期間,一起見證了孫石熙這風風雨雨的七年,看見媒體擁有的力量──在保守派復辟、宛如倒退回獨裁的時期,一家民營電視臺的新聞工作者,透過追蹤與揭發政府與元首弊端贏得掌聲,並促成政黨輪替。

如此情節,就連韓劇都不太常見,卻又極為戲劇化地發生──記者發現總統密友的平板電腦,揭發這位不在幕僚名單的人,幾乎替代總統「日理萬機」;總統還施壓各大財閥捐款給這位密友成立的基金會,最後密友再把這些錢放入了自己口袋。報導一出,民情激憤,每週末上街發動燭光示威。

保守派媒體集團,挖角進步派電視主播

JTBC 發源自三星創立的「中央傳媒集團」,作為由保守派的李明博總統挾國會多數通過法案、讓保守大報能在有線電視區塊兼營綜合頻道的「被催生者」,因新聞娛樂化、方向偏頗、播報名嘴化且節目大幅重播等問題,讓 JTBC 聲名狼藉。恰巧此時期,既有的無線「老三臺」不是受政權干預,就是自我審查嚴重。直至中央傳媒集團會長、三星會長李健熙的小舅子洪錫炫,「三顧茅廬」從 MBC 挖角了孫石熙後,JTBC 才迎來翻身契機。

原本最勇於揭弊、批判權力的 ,經歷李明博與朴槿惠兩位保守派總統執政,新聞走向、節目人事履受箝制、干預,逐步被收編為親政府媒體,讓 MBC 金字招牌的孫石熙也終於退下陣來。他在獲洪錫炫保證將充分授權領導新聞走向、不受任何內外力介入的前提下,以「社長級主播」的身分加入完全不被外界看好的 JTBC。猶記接到這消息,我與同業都吃驚連連,更多人抱持悲觀心態。

「孫石熙前輩不會成功的,有線綜合頻道名聲那麼壞,他入主可能短期內會讓 JTBC 形象變好,但中央傳媒集團政商關係深厚,禁忌太多了,高層想必不會讓孫前輩好好發揮,我想用不了太久,他們就會鬧翻了。」老東家 MBC 工會的一名幹部這麼對我說。

一位曾在《中央日報》任職的電視臺同業在探聽到內部消息後,也向我表示:「《中央日報》與 JTBC 內,許多人都對孫石熙『空降』擔任社長並督導新聞,感到忌妒與不滿,我猜他與記者群的蜜月期不會太久,很快就會產生矛盾,使新聞製作發生問題。」

在一片唱衰聲中,JTBC 播出了宣傳影片,一開始就是孫石熙的聲音:

談到九點晚間新聞,你可能不會先想到 JTBC;您可能習慣固定在其他頻道,或者在九點時段,根本不會想到要看電視。JTBC《九點新聞》準備展開艱鉅的挑戰,這不是容易的事,我也明白有人將對此投以尖銳目光。

現在,JTBC《九點新聞》所擁有的,只有真相的力量,不被扭曲與掩蓋,只立足於健康的公民社會。我們將成為畏懼無權力者、也讓有權力者畏懼的新聞。

在最後的陰暗畫面中,孫石熙一貫表情沉著的側臉,與四個詞一同浮現:「事實、公正、均衡、品味」。

無懼壓力,敢於在太歲頭上動土

新聞開播後隔週,驚人的消息直接擺在頭條播出:「各位觀眾晚安,我是孫石熙。作為韓國第一企業的三星,有著閃耀一面,卻也有陰暗之處。三星集團這段期間以『無工會經營』自詡,也就是即便沒有工會也能實踐經營,並成為世界一流企業……今晚的新聞,我們將深入報導三星的『工會無力化』策略。」

雖然三星並不直接經營中央傳媒集團,但《中央日報》仍有許多追捧三星的報導,批判意見也會盡可能減少。當時我就曾寫道,孫石熙領軍的 JTBC「正在太歲爺上動土」;而接下來一連串揭發政府內部問題的追蹤報導,也等於宣告 JTBC 開始打出市場區隔。

這是全世界少有的情況,一家垂直整合的媒體集團,報紙立場偏保守派、電視臺立場則批判執政的保守派,這非「頭殼壞去」,而是精明的戰略。選擇在傳統電視臺都導向保守派的情況下做出不同內容,並非譁眾取寵,而是屏除萬花筒式的新聞呈現,每日選定若干重大新聞議題展開深度報導、連串分析。

孫石熙持續展開破天荒的創舉:將晚間新聞延長為一百分鐘,並更名為 JTBC《新聞室》,擴大訪談時間、新增頗具個人色彩的〈主播簡評〉及查核傳聞和政治人物發言的〈事實查核〉單元,也讓記者有更多發揮空間。

世越號船難、政府強推歷史課本國編化、反政府示威與參與集會者被水砲擊中死亡,還有崔順實干政事件迫使朴槿惠下臺……孫石熙帶領 JTBC 記者守候新聞現場、阻擋外部壓力,用事實與合理根據,呈現出老三臺看不到的真相,成功抓住過去熱衷收看 MBC 的反保守派群眾,在市場占領一席地位。

在此期間,與三星有姻親關係的洪錫炫會長必然承受不少壓力,事實上,JTBC 也因此遭受政府發包的廣告被無端刪減、以及放通委#的不當懲戒,更讓洪錫炫與李家的關係緊張,但他至今都成功挺了下來,讓孫石熙的能量能持續發揮。

以自身新聞學信念,扭轉傳統媒體劣勢

而當今媒體環境因網路興起、閱聽大眾接收新聞習慣轉換,產生了重大改變。也讓孫石熙大膽嘗試讓晚間新聞在網路平臺直播,並領先在網路社群上推出新的原創內容,打破各臺只是將新聞帶剪輯完後放在網上的習慣,每週兩回,在新聞結束後,由孫石熙和記者一起網路直播,分享採訪心得與幕後祕辛。

於是,孫石熙讓 JTBC 成功做出具市場區隔的高品質與深度內容,並融入傳統媒體一直抗拒的網路與新媒體傳播,獲得電視上已難以觸及的年輕族群,並持續利用新媒體延伸出新的原創內容,強化自身品牌形象。多年耕耘下,JTBC 形象翻轉,人們願意相信、甚至主動爆料給 JTBC,包括崔順實的平板電腦。

孫石熙所秉持的新聞產製概念,也使 JTBC 為南韓社會釐清許多複雜的時事議題,在媒體受箝制的黑暗時期中,以民營商業電視臺之姿扮演起公共電視臺做不到的角色,更因新聞而擦亮 JTBC 的招牌,連帶提振電視臺其他節目的能見度,成功轉虧為盈。

但事情總有兩面性,孫石熙的個人光環太過耀眼,就算這段期間一直透過新增加的單元提高記者能見度,順勢培養接班人,眾人仍擔心「沒了孫石熙的 JTBC 該怎麼辦」;而此刻,MBC 與 KBS 終於回歸正常,與 JTBC 展開良性競爭,面對他臺挾著更為龐大的資源,JTBC 如何固守領土,成為考驗。

臺灣媒體需大破大立,製作有遠見的新聞

本書作者丁哲雲是《傳媒今日》中堅記者,堪稱韓國媒體圈「距離孫石熙最近的男人」。他觀察探究 JTBC 的期間,我正好是旗下的專欄作家,撰寫臺灣媒體動向,我也曾協助 JTBC《新聞室》的〈事實查核〉團隊,確認來自臺灣的時事與謠言,親眼目睹他們的努力不懈,使新聞工作者的角色得以發揮正向機能。

每回和這些人會面互動、討論媒體生態,我的感觸是,臺灣雖沒有如此赤裸的政經勢力介入,但若媒體管理高層與主管無大破大立的決心,或新的長期經營戰略,無法擺脫短線的收視炒作,我們很難期待如同南韓一樣的戲劇性情節能在臺灣上演。期待孫石熙的新聞學,也能帶給臺灣正向的影響。

註釋
# 放送通信委員會之簡稱。

※ 本文摘自《拉下前總統、破解假新聞、拒當讀稿機:孫石熙的脈絡新聞學》導讀,原篇名為〈孫石熙的新聞學,帶給臺灣的重要啟發〉,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