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鍾樂偉

韓國警隊鎮壓示威者向來以暴力見稱,而在八十年代期間,因為學生運動力量巨大,連基本警力也應付不了,結果警方便選擇向外部力量尋求協助。

白骨團──警察體制外的有牌流氓

全斗煥政府特意在正規警隊以外,挑選了一群體格健壯、個子高大、有武術底子,並曾在軍隊精銳部門,特別是特戰司令部和海軍陸戰隊出身的人士,成立一隊主要打壓示威者的特別部隊,稱為「白骨團」(백골단),成為鎮壓學生運動的主要力量。這批在傳統警察制度以外、以首爾市市長名義組成的白骨團,正式在 1985 年 8 月,亦即學生民主運動抗爭最熱烈之時成立。

稱為「白骨團」,主要因為他們的打扮與一般警察大有不同。白骨團全是輔警,而為了加強機動性,他們不會如正規警察般穿上正裝,而是作便服打扮,包括穿上輕便外套、運動長褲或牛仔褲,以及方便跑動的運動鞋。他們還會戴上白色電單車頭盔,並手持自製武器如木棒、球棒、木劍與鐵管等等。

白骨團成員都是精挑細選,體力好、奔跑速度亦高,在鎮壓學生時,都會先守在車上,待警察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後,他們便會突如其來從附近的車上衝出,向學生方向追去,以高速奔去學生之處追打。不少示威人士被他們抓著以後,都被打至半死,而白骨團盤問示威者時,也多以嚴刑逼供,甚至砌詞屈供誣告,例如有些學生只是初次參與示威,沒有擲石,卻被他們屈打成招,當作暴徒,被嫁禍曾向警察投擲燃燒彈等罪行;因此,白骨團曾一度和恐怖部隊「齊名」。

有關白骨團最臭名遠播的歷史,不得不提 1991 年 4 月明知大學學生姜慶大被打死的事件。姜慶大當年參與反盧泰愚政府的集會,在警方追捕下逃跑,不幸被白骨團抓住,隨後被毆打致死。另外於1996年3月,延世大學學生魯秀碩同樣在白骨團鎮壓過程中被打死,警方後來竟以魯秀碩患有先天性心臟異常的死亡驗屍報告,來證明對方「死於意外」,企圖推卸責任。魯秀碩家屬後來在1999年透過民事向警方提出訴訟,只可惜法院未能在警方過度鎮壓和盧秀碩的死亡之間,建立任何因果關係,最終判死者家屬一方敗訴。

無論是當年還是今天,白骨團都會令人聯想起獨裁時代的權威,是讓示威者聞風喪膽的恐怖集團,不過,他們的存在未有成功鎮壓民主運動,很多人認為隨著這些便衣逮捕組加入暴力鎮壓行列之後,學生們為著反擊,示威也因此愈加激烈,投擲木棍、石頭和汽油彈等等變得更加普遍。

踏入 1996 年以後,隨著韓國警方成立特殊機動部隊,還有在 1999 年開始,韓國警方幾近不再在示威活動上使用催淚彈以後,白骨團的名字也開始消失在韓國社會。直至 2008 年,韓國爆發反李明博總統的燭光集會,後來保守派控制的韓國警方再次招募千多名便服機動志願者,專門負責鎮壓示威活動,類似白骨團的部隊才再次出現。

雖然白骨團已成為歷史,韓國警察不再以編制外的「流氓」來執行警察任務,但韓國警隊針對示威者的鎮壓,在特殊機動部隊手中,仍維持著一定的鐵腕,如 2015 年農民白南基被警方發射的水炮致死一事,便最赤裸裸反映出警隊濫用暴力的問題。

便衣隊──煽動及涉透群眾的「鬼」

軍警核心為了鎮壓群眾抗爭而使用民間非主要編制內的力量,白骨團不是首次。

1980 年光州的「5.18 民主抗爭運動」期間,時令軍隊主帥全斗煥亦曾私下統籌過一隊以便衣為包裝,用以煽動群眾走向暴力化的小型編制部隊,稱為「便衣隊」(편의대)。

1980 年 5 月,在全斗煥集團(又稱新軍部)篡奪政權的最後階段,接連不斷地爆發民眾抗爭運動的光州,成為他穩定政權的最大絆腳石。為了盡早解決此心腹大患,全斗煥決定封鎖並孤立光州,以便早日平息當地的民眾抗爭。

在 5.18 民主化運動 39 周年之際,5.18 光州民主化運動記錄館便公開了資料,顯示全斗煥曾經成立過一隊比空降部隊的槍刀更狠毒與狡猾的「5.18 便衣隊」。

便衣隊會偽裝成市民,以間諜身份滲入民眾,散佈流言蜚語、捏造事實,甚至煽動民眾搶去警槍走向武裝化,來符合軍隊把光州民眾妖魔化為「暴徒」、光州為「暴動之都」的劇本,讓軍隊出師有名,大規模殺害平民百姓。

根據光州「5.18 紀念財團」獲得的軍隊內部文件資料,這批便衣隊原是來自新軍部的軍人,接到當時司令官全斗煥下達的命令,於 5 月 19 日清晨起,由當時被稱為「防空領域國內第一人」、全斗煥的得力友伴洪大校統籌,帶著 30 至 40 名身穿平民服裝的軍方情報員,乘坐軍方運輸機進入光州。

當時,這批間諜在光州市內主要地點營運了 23 個情報中心,掌握示威的情況,包括示威群眾的位置、武裝情況,並整理抗爭群眾內部的團體運作動向。便衣隊更投入了一批「攝影兵」,選擇性地拍攝示威場面來捏造事實。

此外,便衣隊亦滲入到群眾之中,特別在發生屠城慘劇以後,他們煽動群眾情緒,並誘導他們採取更激進行為,甚至發起暴動,以圓滿軍隊「以暴制暴」的劇本。

事實上,雖然曾有一批光州民眾一怒之下建立「市民軍」並搶去警槍,但後來在其他市民的勸服下,他們還是主動歸還或銷毀手上的武器,使那「光州十天」抗爭中,連一間金店或銀行被盜的事件也沒有發生過,讓軍隊那「暴民之都」的劇本未能成功。

不過,透過間諜在市民軍內部進行的滲透工作,軍方成功掌握了每一位民兵的個人資料,最後亦是靠這些情報內容把他們一網打盡,令運動失敗收場。

可幸的是,全斗煥這些卑劣行為,在 40 年後的今天終於被公開,讓真相水落石出,還受害人一個公道,並把責任追究到底。

※ 本文摘自如果那天到來》,原篇名為〈南韓暴政關鍵詞〉,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