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法律白話文運動

2017 年 12 月 1 日,大法官作成大法官解釋,讓受刑人可以透過訴訟來挑戰監獄不合理的管理措施。

●邱和順:被監獄管理人控制的受刑人

邱和順因涉入「陸正」及「柯洪玉蘭」兩件殺人案,被法院判決死刑確定。但因檢警辦案過程有瑕疵,如為殘忍的刑求(辦案的警察因此被判刑)、法院將被告的自白當作唯一證據。邱和順案也被國際特赦組織注意到,並發布聲援書;臺灣法律學界、公民團體抗議本案訴訟程序的不公正,造成邱和順這個大冤案。邱和順從 1988 年案發被羈押到今天,成了臺灣司法史上被羈押最久的人。

但他在獄中,又發生了一件事。

邱和順在看守所中寫了個人回憶錄,打算寄給出版社出版。臺北看守所在看完之後,覺得不行,竟沒幫他寄出去,並要求邱修改後才能寄出。但邱和順不願意改,所以就一直沒有寄出去,而想要提起行政訴訟告臺北看守所。

但是法律規定,「受刑人」是來受處罰的,所以你不能提起訴訟。且監獄本就可以依法審查受刑人的「信件」。於是邱主張某些規定已侵害他在憲法上的「思想自由、言論自由、隱私權、祕密通訊自由以及訴訟權」,因此聲請大法官解釋。

●大法官說:「受刑人也有訴訟權!」

就在兩年前的今天,大法官罕見一次公布兩號解釋,兩號解釋合併的結果就是:

「法律不可以不讓受刑人『訴訟』。」大法官認為,受刑人也是中華民國的國民,當初跟人民說好的遊戲規則是「如果你犯罪,國家限制你的『人身自由』」—— 但這並未限制受刑人的「訴訟權」,所以受刑人當然有提起訴訟權的權利。

另外,監獄原則上不可審查「受刑人」的信件!理由一樣,受刑人也是人,本就有言論自由等權利,不可隨意禁止。除非要檢查信件是否夾帶違禁品,只能快速看一下。但不可以審查信件的「內容」,這樣是過度限制受刑人的言論自由。

●社會陰暗的角落,不是蓋上黑布就以為不存在

雖然受刑人多半是破壞社會秩序的犯罪者,但一個人的犯罪有很多因素。若受刑人總有一天會回歸社會,法律還是要視為一個「完整的人」來看待。只有把一個人當作人,他也會把自己當作一個完整的人,更何況如果是一位冤枉的人呢?希望冤案能愈來愈少,也祝福邱和順可以早點受到公平的審判,還給他原本應有的生活。

※ 本文摘自《臺灣法曆:法律歷史上的今天(7-12月)》,原篇名為〈我不是兇手,為何監獄還不讓我寄信?〉,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