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NHK採訪團隊

日本嬰兒信箱源自德國的「嬰兒之門」,該設施成立於一九九九年。當時德國北部都市漢堡(Hamburg)發生一起棄嬰事件——有人把四名嬰兒裝在瓦楞紙箱裡遺棄,其中三人死亡,帶給社會強烈衝擊。

在漢堡經營幼稚園與托兒所的民間組織「史坦尼帕克(SterniPark)」認為不可輕忽此事,於是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展開「棄兒專案(Projekt-Findelbaby)」,援助意外懷孕與煩惱於生育問題的女性。史坦尼帕克的老闆不僅成立二十四小時諮詢熱線,並且協助女性「匿名生產」。這是德國第一次出現匿名生產。

匿名生產正如其名,孕婦無須告知姓名或住處等所有個人資料,即可在醫療院所生產。這個作法的目的是,預防基於各種原因而「不想讓人知道」自己懷孕的女性,在不曾接受產檢的情況下於家中分娩,或是遺棄剛出生的嬰兒。

專業輔導員在懷孕期間會陪伴孕婦,生產時也會一同前往醫療院所。倘若當事人提出要求,也能在產前入住「母子中途之家」,產後有八週時間考慮要親手撫養或是出養。這段期間嬰兒暫時交給寄養家庭,母親休養身心的同時接受社福協助,討論今後如何生活。

倘若母親決定把孩子交給其他家庭,馬上著手出養手續,由公家的媒合組織向母親詳細說明孩子之後的人生,同時執行手續。

倘若母親在這個階段改變想法,決定要親自撫養,也會繼續給予援助。例如母子可以一同住在中途之家。從生產、諮詢到育兒,全部免費。

另一方面,部分輿論批評匿名生產意味著孕婦與其伴侶並未通報出生就把小孩交給醫院,有違法之嫌。然而現在德國各地的醫療院所都把匿名生產視為拯救母子的手段之一,不僅多數醫院接受,部分醫院甚至減免生產費用。

德國的嬰兒信箱普及全國各地

史坦尼帕克除了推出「棄兒專案」,還在二〇〇〇年四月成立了世界上第一個可以匿名託付兒童的嬰兒信箱。目的是保護兒童的生命,避免女性由於懷孕生育煩惱,最後對親生子女痛下殺手或是遺棄。

第一個嬰兒信箱位於史坦尼帕克開設的幼稚園一隅,五月時又在漢堡其他地區成立第二所。

打開小小的門扇,溫度適中的保溫箱映入眼簾,裡面還有一封寫給父母的信。父母可以在這裡印下孩子的指紋或腳紋,以便日後想領回時確認身分。慈惠醫院便是模仿這套模式。

嬰兒信箱的門是自動鎖,關上了便無法打開。工作人員透過安裝在保溫箱上的攝影機所拍攝的影像確認是否有人送來嬰兒,一發現嬰兒便會立刻通知附近合作的醫療院所。

媒體煽情報導嬰兒信箱,引來眾人矚目。大多數民眾視其為拯救兒童生命的最後手段,歡迎者眾,批判者少。

此類援助婦幼的行動沒多久便普及至德國各地,許多地方都成立了相同的設施。多半位於醫療院所、教會、幼稚園、托兒所以及兒少家園,地點從大都市到鄉下住宅區的一隅,應有盡有。

儘管缺乏明確法律規範,有些地方政府的兒童諮詢所也自行成立嬰兒信箱。另一方面,有些嬰兒信箱從未派上用場便關閉了。根據德國政府調查統計,二〇一六年時實際營運中的嬰兒信箱共九十三處。

奧地利與瑞士等德國周邊的國家也開始出現嬰兒信箱,最後甚至跨過大海,普及至日本、中國、韓國、美國與南非等世界各地。

德國雖然是發源地,當地至今對於嬰兒信箱的評價仍舊是毀譽參半。這些設施是由民間團體靠民眾捐款營運,而非中央或地方政府撥款補助。

然而史坦尼帕克開設嬰兒信箱促進輿論熱議,眾人一同思考何種作法對母親與兒童最好,該如何打造適合所有人生活的環境,進而深入討論倫理道德觀念與理想的制度等等。

慈惠醫院成立嬰兒信箱卻不曾引發日本民眾進一步討論,或許是因為兩國文化以及看待倫理、宗教的心態不同吧!

推廣「中止妊娠諮詢」

史坦尼帕克之所以推出「棄兒專案」,不僅是因為當時漢堡陸續發生棄兒事件,也深受德國長年以來關於人工流產的輿論影響。

德國是基督教國家,一八〇〇年代完全禁止人工流產。進入一九七〇年代,主張人工流產是女性權利的聲浪高漲,引起正反雙方激烈辯論。最後於一九七四年立法規定懷孕三個月(未滿十二週)以內可以人工流產。

一九九〇年代則是認為應當優先「保護母親腹中的新生命」,減少人工流產件數,將不分理由皆可人工流產改為符合一定條件者方能接受手術。

其中一項條件便是「向專家商量」。

該如何援助因為懷孕而獨自煩惱,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女性呢?又該如何保護女性肚子裡的小生命呢?

德國反覆討論如何處理人工流產問題後,做出的結論是於一九九二年制定新法《中止妊娠諮詢法》,新法成立促成援助這些女性的體系普及。

首先是在各地成立名為「中止妊娠諮詢機構」的諮詢窗口,由社工人員等專家提供免費諮詢服務,苦於意外懷孕的女性都能前往窗口諮詢。目的是協助女性在醫療院所安全生產,從產前到產後提供長期不間斷的援助。

目前德國有一千五百處諮詢窗口,由政府認可的民間組織等負責營運。

德國法律規定想要人工流產的孕婦有義務向窗口諮詢。在諮詢機構與社工等專業諮商人員諮詢過後,取得名為「諮詢證明書」的文件。唯有取得文件的女性才能接受人工流產手術。日本的作法是未成年者必須取得監護人同意,成年人則是符合一定條件者,由本人簽署同意書交給醫師,即可接受人工流產手術。

另外,由於強暴而懷孕、懷孕或生產可能危及孕婦生命或是精神狀態因此惡化者,在取得當事人同意後,無須諮詢證明書亦可接受人工流產手術。

諮詢窗口陪伴想要接受人工流產手術的孕婦,一起思考是否有墮胎以外的選擇,並且告知產後可以取得的各類援助。諮詢時孕婦與其伴侶可以選擇匿名,無須暴露身分。由於法律規定孕婦有義務諮詢,原本慌亂不知所措的人也因此冷靜下來,停下腳步思考墮胎以外的選項,也就是倘若選擇生下來,之後的人生該如何安排。

另一方面,不少孕婦不願意主動吐露自己的狀況。儘管理性明白在醫療院所生產才安全,對於公家機關還是抱持懷疑的態度或是不安,擔心遭到輔導員責備批判,最後逃避產檢,冒著風險在自家等處生下孩子。

究竟該如何拯救這些社福安全網接不住的女性與來到這個世界的新生命呢?德國持續摸索援助這些母親與兒童的新方法。

※ 本文摘自《為什麼要拋棄我?》,原篇名為〈誰來協助孤立無援的母親?〉,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