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翁玉玲

鹿苑長春》主角裘弟跟父母親過著樸實卻快樂的生活,作者將對大自然的崇敬與生活體驗,細膩地寫進書中,儘管時代背景有點遙遠,卻仍讓人心生嚮往。

故事刻劃父子間感情變化極為用心,包含一個小男孩逐漸成長的其中一段心路歷程,他學習對外爭鬥,當他為了義氣為朋友出頭,當他拼命找人救回他父親的命之後,他開始學會勇敢面對挑戰,了解如何拿捏自己的軟硬脾氣。

人物景色經由文字堆砌出立體感,無論是外在表現或內心刻劃都毫不馬虎,章節環環相扣,內容並非冒險科幻,卻也能一步步地導引讀者好奇後續的發展,裘弟為何投入情感在小鹿身上,那些因素加大他與父親間的溝通距離。

只不過相較於前面大篇幅一長串的故事轉折,作者對於裘弟一時之間無法面對小鹿突然逝去、離家到返家與父親和解,僅用兩章就總結,用意多少讓人有些茫然。

成長是終身課題

裘弟的父親是個非常務實的人,從他教導裘弟獵食和保存食物的技巧可知,從生活中取材、邊做邊學的指導,要兒子懂得保護自己,但無須為了謀求過多的食物而濫殺動物,因為他認為動物與人類一樣有生存危機才會攻擊人,裘弟因此很早就十分尊重大自然法則。

這樣特殊的生活造就特殊的教育背景,在裘弟尚未與小鹿相遇之前,他對於吃鹿肉一事跟旁人想法差不多,只當是糧食的一部分,沒有太多養豬當寵物者和吃豬肉者間會有的矛盾情結,對有些生命的無動於衷來自於他尚未與他們有緊密的情感交集。

但談到面對動物的死亡,這是對大人來說也很困難的課題,乾草翅突然離世讓裘弟措所不及,保不住小鹿生命更讓他再加一記重挫,在他這樣年少的年紀不曾想過自己會失去什麼,小男孩用苦澀的經歷體會波折二字。

重視孩童心理健康,避免創傷

親子因觀念差異產生衝突,即使放到現今社會也依然通用,許多家長並不認同家中需要寵物飼養這個環節,因而忽略了小孩可能對於屬於自己照料、自主感等等的內心需求,書中所提的小鹿正是那樣心靈渴望的隱喻。

裘弟從小因沒能取得身旁獵狗的信賴,一直希望有機會有個專屬於自己的人事物,裘弟的父親卻未能在關鍵時刻察覺裘弟的敏感善良,讓小鹿被殺後的心靈創痛籠罩了自己兒子的童年歲月。

若從書中引伸出去思考,有一個值得探尋下去的重點是:小孩子也許會經由衝擊性的事件而獲得成長,卻仍然會留下創傷,在心理諮商愈來愈受到重視的現代,人們應該更加保護未成年,儘量避免對他們加諸暴力言行或讓他們待在過於殘忍的場景裡。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成長的另一面:

  1. 身為知名兒童心理學家之子,他的成長過程卻滿懷傷痛
  2. 人不是在被栽培的地方成長,而是在被愛的地方成長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