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04:推理「自然」入門課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04:推理「自然」入門課

文/犁客

「今天的『推理自然入門課』,不是要講自然課;」理工科系出身、在中央廣播電台主持「名偵探科普男」節目,同時也擔任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長的冬陽,講座一開始就解釋自己給定的題目意義,「而是讓大家『自然而然就愛上推理』的入門課。」

畢竟,大多數讀者開始閱讀的情況是走到書店新書區,被某本書的書名、封面或者簡介文案吸引,拿起來翻幾頁閱讀,才發現「喔這是推理小說」──「就算是推理迷,」冬陽表示,「一開始閱讀的原因也不是因為知道『這本書是推理』。」

「什麼是推理?」人人都有不同看法,或許大致類似但總有些微差異,要講推理歷史,有的人可以一路把推理源頭回溯的《聖經》時代,與其去搞懂分類,不如直接看看自己會不會被內容吸引。

「這就是我說的『自然』,」冬陽說,「不管是讀者還是創作者,都會被他們覺得好奇、有點叛逆、有點冒險感覺的故事吸引。今天要談的四部作品就是如此。」

從電影到漫畫

「如果你喜歡電影《鋒迴路轉》,」冬陽說,「那你適合從英式推理入門。」

《鋒迴路轉》故事背景在美國,但盡顯英式推理的典型元素,「鄉間大宅、死者、每個家人都有嫌疑,有些怪癖的偵探,」冬陽說,「最後一定要把大家都集合起來,抓出凶手。」

英式推理早年的代表人物包括大家熟悉的「福爾摩斯」系列作者柯南.道爾,以及有「謀殺女王」之稱的阿嘉莎.克莉絲蒂。「那時的作品大多先在報章雜誌刊載,因為古典推理是讀者與名偵探之間公平競賽的智性遊戲,所以大家都喜歡讀,會相互討論,變成話題。」冬陽說,「遇到出刊的日子,讀者還會在報亭排隊等著要買。」

冬陽認為,選入門書不用想太多,「就看呀,看不下去就換一本,善用圖書館,等到讀某一本被黏住了,就可以再選同一個作家的不同系列,」冬陽說,「然後多交朋友呀,加入社團呀,都會替閱讀指出新方向。」

還沒讀小說之前可以從電影找方向,也可以看漫畫。

「綾辻行人的《殺人十角館》1987年出版,三十年來一直沒有影像化──沒拍真人電影、影集,也沒有改編的動漫畫,因為故事裡有些部分,大家一直認為沒法子拍或畫出來。」冬陽笑道,「沒想到這幾年真的推出了改編漫畫,很適合年輕的讀者入門。」

古怪建築、獨立孤島、推理社團、各種死法──《殺人十角館》充滿日式本格推理氛圍,同時也是日本「新本格」的先驅。冬陽列舉了《殺人十角館》及「新本格」代表作《占星術殺人事件》的異同,也列舉他推薦的推理漫畫,包括大家熟悉的「柯南」系列、「金田一」系列,更偏重解謎趣味的「神通小偵探」系列,以及台灣作品《不可知論偵探》。

從小說到影集

把視角從日本拉回歐美、從影像拉回文字、從古典本格的智力遊戲拉到殘酷大街,「卜洛克的《八百萬種死法》屬於美國發源的『冷硬派』。」冬陽談到1920、30年代冷硬派萌芽的時代背景,相關作品當中背著信念活在灰色地帶的硬漢,以及故事裡鮮明的城市日常。

「冷硬派,或者更重視現實層面的推理故事,會反應出國家或者城市特色,甚至時代變化。」冬陽指出,除了美國的冷硬派之外,日本在二次大戰之後興起、以松本清張為首的「社會派」,以及1960年代就已進軍國際,不過近十年成為熱門暢銷類型的「北歐推理」,都能看到這樣的特質。

講來講去都是他國作品,難道台灣作品沒有「彎道超車」的可能?

「串流平台興起之後,電視劇發生一些根本的改變,也因此催生了不同可能。」冬陽提到從小說《第四名被害者》改編的影集《誰是被害者》,表示這種結合警察、鑑識、犯罪、寫實、解謎、驚悚的改編影集,或許正是本土作品未來的方向。

不同國家發展出來的推理類型除了挪移基本架構之外,也揉合了該國該地的特性,而冬陽認為,台灣本土的推理書寫也正在轉型,「1980年代我們像在嚐鮮,1990年代像在補課,2000年後大受刺激,2010年開始眾聲喧嘩。」冬陽說,「從模倣到致敬,再到台灣本土的在地化,台灣推理正在朝前邁進。」

事實上,本土感受明顯的故事,最有可能召喚讀者的情感共鳴。台灣創作者們的努力,或許正是讓讀者「自然」愛上推理的重要推力。

▶▶「推理跑讀事件簿 Case04:推理「自然」入門課講師推薦書單

推理跑讀讀什麼?

  1.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03:前方高能!傳奇對決之推理作家大亂鬥
  2.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02:怎麼寫妖怪推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