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強調「我們」的韓國文化:撞名很基本,不聚餐會被排擠

文/梁如幸

在韓國職場也已經邁入八個年頭了,雖然只換過一次公司(也就是最近),或許我所經歷的不能代表整體韓國職場文化,但仍可視為韓國文化的一隅。我認為韓國是不喜歡「太特別」的國家,整體民風相較之下也仍屬保守,當流行什麼時,每個人都一定要有,任何行動最好不要特立獨行,穿著打扮到生活各個面向都是。最有趣的是,韓國人就連名字也經常撞名,我讀研究所時的朋友智恩,就曾拿自己的名字開玩笑說:「每個人都會有個叫智恩的朋友。」韓劇《又見吳海英》(또!오해영)不也是同名的梗嗎?我想對韓國人來說,大家看起來都差不多,或許是一種歸屬感,自己是屬於這個共同體的一份子的認同感,進而帶來安全感吧?

研究所畢業之後,在還搞不清楚韓國職場風氣的情況下,我進入了台商的韓國分公司。雖然是台灣企業,但是公司裡除了我和另一位來打工度假的同事之外,其他職員都是韓國人。常看韓劇的朋友不難發現,韓國文化中相當強調「我們」,什麼句子都是以「我們」開頭,不是「我爸」、「我媽」,而是「我們爸爸」、「我們媽媽」。在這樣語彙習慣之下,不難發現韓國文化相當重視團體生活。韓國人的「會食」(編註:指同組或同部門員工一起聚餐,由公司出錢),聽在外國人耳裡可以說是敬畏三分啊,因為在我看來會食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用公費喝酒喝到開心:新同事到了一定要有迎新聚餐,一個月至少一次部門聚餐(我先生的前公司一周更是高達兩、三次,這取決於每間公司、每個部門的文化),美其名為研討會(稱之為workshop),實為讓員工找間民宿吃肉、喝酒喝到通宵。

身為外國人、並且在他們眼中「個人主義」風格強烈的我,非常不能理解這種活動;但是對韓國人來說,這是必要的,也很多人喜歡,因為他們認為這可以活絡彼此的感情,讓關係更加緊密。而且當主管開口說要吃飯時,下屬怎麼敢拒絕呢?曾經請教韓國朋友,為什麼主管總是那麼愛聚餐?對方說,身為主管,在跟下屬吃飯時可以高談闊論,大家只會附和他的話,簡直就是王,而且還可以拿公費吃吃喝喝。但是回到家中,就只是一位丈夫、一位父親,可能要聽妻子的碎念、嘮叨,也得照顧孩子。所以即使工作一整天很累了,主管還是會高聲呼喊:「今天會食吧!」聽完,不無道理啊。

什麼事情都要一起,「個人主義」在他們心中是帶有負面意義的詞彙,有著自私自利只顧自己的意涵。為了省錢我會帶便當,不與同事出去吃飯;但常被先生再三告誡,至少一周也要和同事吃個一、兩次午餐,才不會被排擠。長達七年待在同一職場,我曾見識過有一位從美國回來的同事,行事作風相當美式,因為減肥健身的緣故,嚴格執行飲食控制,每天自行帶便當,幾乎沒有和同事一起出去吃午餐;可能因為如此,她成為長官的眼中釘,最終談好做滿一年讓她「被辭職」。由此可知,即使自己不願意、不喜歡,但為了和諧的職場生活,除了工作以外,我們必須配合許多額外的「活動」。在韓國所謂的「應酬」,可不局限於客戶而已。

想當然這樣萬事講求看上司臉色的環境,其實也會默默造成無形的壓力。

韓國文化受到儒家文化影響,相當重視上下階級、年紀輩分。在剛進公司,聽到前輩接電話時說「您好,我是○○○代理」時,忍不住心想,「代理很大嗎?為什麼要報職稱,怕別人不知道自己是代理嗎?」後來才逐漸了解,「職稱」在韓國職場上有多麼重要,因為除非是一般社員,會直呼名字加上先生/小姐,其餘全都稱呼姓名加上職稱。我在台灣工作時,除了幾位非常高階的長官無法直呼名諱以外,大多都以英文名字稱呼;而在以職稱互相稱呼的韓國職場中,後面隱藏的潛文化就是「位階有別,不能踰矩」之意。

在前一個職場,我的直屬上司將「上對下」的文化發揮得淋漓盡致(再次強調這是我的個人經驗,不能代表全部的韓國職場,也不代表台灣沒有這樣的上司)。這位上司做事情隨他的喜怒哀樂,對下屬講話也相當口無遮攔,又愛遷怒,過度關心下屬的私生活、身材、是否使用名牌精品。可是大家都敢怒不敢言。我在當時的部門也相當痛苦,但身為一個年紀稍長、外國女性、沒有特殊專長的我,恐難找到另一份工作,實在不敢說辭職就辭職,默默在那裡忍了七年多。同部門的女同事離職,大多起因於這位主管,最後連我自己也是,再也受不了這位主管而離開了我的舒適圈。從這個例子也能感覺到,在韓國,下對上是無力反抗的,即使有著許多不滿、埋怨,甚至上司對自己人身攻擊(開會時要女同事減肥,還會當面言語調侃下屬的外貌),但大家也只能默默吞忍,因為反抗或是挺身而出的那一刻,就要做好「被辭職」的覺悟。職場上,除了工作表現以外,不僅要嚴格遵循職位輩分,同時也要注意自己的外表打扮是否得宜、身材是否管理得當,壓力能不大嗎?當我翻譯到本書中「情緒勞動」的段落時,實在感同身受、十分感慨啊。

除此之外,來到韓國公司上班後,我發現韓國人不斷督促自己進步的欲望相當強烈,許多同事下班之後會去健身運動、學習語言、補習考證照,最令我驚訝的是韓國的瑜伽課、語言課等,竟然有早上六、七點就開始的,這是為了要讓上班族可以在上班前上課(因為不知道幾點才能下班)。當整體社會氛圍似乎不斷督促著要大家「進步」時,如果自己不這麼做,彷彿就是個不求上進的傢伙。不僅是時時刻刻要求增進自己的內在,對外在更是不放過,而且不分男女老少,很多韓國人都有運動或健身的習慣,下班後去健身房也是常態,即使前一天會食喝酒到半夜,第二天仍然光鮮亮麗地出門上班。女性職員化妝是基本禮貌,即使因為疫情每天戴口罩上班,沒化妝仍會被前輩稍微責難一下。內外都要求維持在水準以上的韓國社會,有時的確令人感到疲倦,也不難想像韓國社會的壓力為什麼這麼大了。

※ 本文摘自我做了什麼會產生職業倦怠》譯後記,原篇名為〈你在韓劇上看到的,都是真的〉,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