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pexels

當代社會最常聽到的運動迷思:人類天生就該運動

文/丹尼爾.李伯曼;譯/甘錫安

我在運動方面雖然不行,但我在大學時代愛上人類學和演化生物學,決定研究人體如何以及為何演化成現在這個樣子。我的學術生涯起初只研究骨骼,在許多因素下,後來我也開始對人類跑步的演化產生興趣。這些研究促使我開始探討人類的走路、投擲、工具製作、挖掘和搬運等其他身體活動的演化。

近十五年來,我有機會前往全球各地,觀察努力工作的狩獵採集者、自給農民和其他人如何運用身體。我很喜歡冒險,只要一有機會,我就盡可能參加這些活動。我在肯亞頭頂著水跑步、在格陵蘭和坦尚尼亞和原住民獵人一起追逐麝牛和扭角條紋羚、在墨西哥的星空下參加歷史悠久的美洲原住民賽跑、在印度鄉下赤腳打板球、在亞利桑那州山區靠雙腿跟馬賽跑。而在哈佛大學的實驗室裡,我和學生做了很多實驗,研究這些活動的解剖學、生物力學和生理學原理。

我的經驗和研究讓我逐漸斷定,美國等工業社會並沒有體認到運動是一個矛盾的現代化行動,卻偏偏有助於健康,所以我們對運動的想法和態度有許多迷思(所謂「迷思」是指許多人相信這說法,但其實它並不正確或誇大其詞)。說得更清楚一點,我的意思不是運動沒有益處或者關於運動的所有說法全都錯誤,如果這樣講就太過分了。不過我想證明,當代工業化社會的運動方式忽視或誤解了演化和人類學對身體活動的看法,因此充滿錯誤觀念、誇張言論、不通的邏輯、偶發的錯誤訊息,以及不可原諒的推卸責任。

其中最重要的一項迷思,就是認為人類應該喜歡運動。有一群我稱為「運動專家」的人喜歡吹噓運動的好處,經常提醒我們運動是良藥、是延緩老化和增加壽命的萬靈仙丹。我們對這種人都不陌生。根據運動專家的說法,人類天生就該運動,因為幾百萬年前,以狩獵採集維生的祖先必須從事步行、跑步、攀爬和其他身體活動才能存活。連不相信演化論的運動專家也認為我們注定要運動。上帝把亞當和夏娃逐出伊甸園時,也以一生必須勞苦耕作來懲罰他們:「你必汗流滿面才得糊口,直到歸土」。因此許多專家不斷提醒我們要運動,因為運動不只有益於我們,也是身為人類的基本條件。運動不夠的人被視為懶惰,而「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這類身體受苦被視為理所當然。

其他關於運動的迷思往往流於誇大。如果運動真像許多人所說的是治療或預防大多數疾病的「萬靈仙丹」,那麼現代人活動量比以前少,為什麼反而活得更長?人類不是本來就行動緩慢又弱小嗎?我們是否捨棄力量來獲取耐力?發明椅子是為了危害人類生命嗎?運動是否無助於減重?人類老化時活動量減少是正常的嗎?喝一杯紅酒的益處是否和在健身房裡運動一小時相當?4

不精確、草率又相互矛盾的運動觀念,讓我們無所適從,還造成困惑和懷疑。我們一方面看到有人說每天要走一萬步,不要一直坐著,絕不可搭電梯,但另一方面又有人說運動沒辦法幫我們減去多餘體重。專家要我們花更多時間活動,告訴我們不可懶散,但又要我們多睡一點,而且還要用椅子來支撐下背部。專家的共識是我們每週應該運動一百五十分鐘,但我們也常聽到有人說只要每天做幾分鐘高強度運動就足以維持體能。有些健身專業人士建議做自由重量訓練,有些則常常責怪我們心肺訓練做得不夠。有些權威人士要我們慢跑,有些則警告跑步傷膝蓋又容易導致關節炎。今天看到運動太多可能會讓心臟受損,所以需要舒適的運動鞋,明天又看到運動永不嫌多,簡單的鞋子最好。

許多運動迷思,尤其是人類天生就該運動的說法,除了散播困惑和懷疑之外,最糟糕的結果是我們既不幫助別人運動,又沒道理地恥笑和指責別人不運動。大家都知道要活就要動,但全世界最讓人受不了的就是被人要求運動、應該運動多少,以及用什麼方式運動。要我們「做就對了」,大概跟要毒蟲「向毒品說不」差不多一樣沒用。

如果運動真的很自然,為什麼這麼多人花了好幾年的時間,都找不到一個有效辦法,幫助更多人克服這個根深柢固、不想多花力氣的自然直覺?依據二○一八年一項涵括數百萬美國人的研究,大約有一半的成年人和四分之三的青少年表示自己沒達到每週一百五十分鐘的基本活動量,而表示會在休閒時間運動的人不到三分之一。5依據客觀標準,二十一世紀推展運動的成效非常差,部分原因是我們對身體活動和缺乏活動的理解不清。

好,抱怨夠了。我們該怎麼做得更好?我又希望讀者們從這本書獲得什麼?

為什麼是自然史?

這本書預設的前提是演化和人類學觀點可以幫助我們進一步瞭解運動的矛盾,也就是人類未在演化中形成的某種行為如何及為何對健康有益?我認為這些觀點也能幫助對運動焦慮、困惑或是又愛又恨的讀者開始運動。因此,這本書不只是寫給運動愛好者,也是寫給對運動感到焦慮又困難的大眾看的。

我先說明我研究這主題時不會採用的方法。如果你看過我的網站、文章或關於運動的書籍,應該很快就能理解現在我們所知的一切,大多來自於對美國、英國、瑞典和日本等現代工業國家所做的觀察。許多研究屬於流行病學領域,主要探討健康與身體活動在大量個人樣本中的關聯。舉例來說,有幾百項研究探討心臟病、運動習慣和年齡、性別和收入之間的關聯;這些分析呈現的是關聯而非因果關係。此外,還有很多實驗隨機分配參與者(大多是大學生)或小鼠到不同組別,短時間接受不同治療,測定特定變因對特定結果的影響。舉例來說,好幾百項這類研究探討各種運動量對血壓或膽固醇值的影響。

這類研究本身沒什麼錯,讀者們可以看到,這本書也經常引用這類研究,但它們對運動的定義太過狹隘。首先,所有關於人類的研究幾乎都以近代西方人或優秀運動員為主。研究這些對象當然也沒有錯,但美國人和歐洲人等西方人只占全人類的 12%,而且通常無法代表人類演化史的過往。

研究優秀運動員形成的人類生理觀點往往還更扭曲;有多少人能在兩分半鐘以內跑完一公里,或是仰臥推舉兩百多公斤?此外,人類的生理和小鼠有多少相似之處?同樣重要的是,這些研究沒考慮到若不確實說明「為什麼」的問題,運動根本是違反常態的事情。大規模流行病學研究和對照實驗或許可以說明運動對身體的影響、凸顯運動的益處,並呈現有多少瑞典人或加拿大人對運動缺乏興趣或感到困惑,但我們無從得知為什麼運動能影響身體,為什麼有許多人對運動又愛又恨,以及為什麼缺乏活動可能導致快速老化和提高患病風險。

為了彌補這些不足,我們必須在以西方人和運動員為主的傳統觀點外添加演化和人類學觀點。為此,我們將跳脫在美國和其他工業國家的大學校園和醫院觀察他們的工作、休息和運動狀況,轉而去觀察各個大陸、各種環境中的狩獵採集者和自給農民;也深入考古和化石紀錄,比較人類和其他動物,尤其是與人類親緣關係最近的猩猩,好進一步瞭解人類身體活動的歷史和演化。最後,我們將把人類生理和行為證據和正確的生態與文化背景結合起來。想要比較美國大學生、非洲狩獵採集者和尼泊爾揹工走路、奔跑、坐下和搬運物品以及這些活動對他們的影響,就必須先瞭解他們各自的生理和文化狀況。

簡而言之,要真正瞭解運動,我們應該研究人類身體活動和缺乏活動的自然史。

註釋
4不是我捏造的。這裡要向約翰.奧利佛(John Oliver)致敬,他曾在妙趣橫生的傑出科學新聞評論中提出這個例子:www.youtube.com/watch?v=0Rnq1NpHdmw. 這裡提到的論文是 Dolinsky, V. W., et al.(2012), “Improvements in skeletal muscle strength and cardiac function induced by resveratrol during exercise training contribute to enhanced exercise performance in rats,” Journal of Physiology 590:2783-99。這項研究優秀又仔細,但可惜新聞報導大多沒提到研究對象是大鼠而非人類,也沒有如實報導這項研究的發現。
5Physical Activity Guidelines Advisory Committee (2018), 2018 Physical Activity Guidelines Advisory Committee Scientific Report (Washington, D.C.: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 本文摘自天生不愛動》序,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