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史蒂芬.李維;譯/許恬寧

「你可能認識的朋友」很受歡迎:那是實用的提醒,幫你連上認識的人,讓你的臉書體驗更有價值。但這個功能有時也令人不安,人們會質疑為什麼那些人選會出現在你的動態消息上,那些人和你沒有明顯關聯,有時甚至是你很不想有交集的人。曾有性工作者發現臉書推薦她與客戶成為好友,但客戶並不知道她的真實身分;捐精者被推薦加自己不曾謀面的小孩為好友;精神科醫師發現臉書會推薦她的病患互加好友。這個功能還令成千上萬的人感到不舒服,因為臉書建議他們和孩子的朋友、不熟朋友的配偶,或是十年前的可怕相親對象,變成好友。

很多記者研究這項功能,但都不曾讓臉書透露這個產品的原理。科技網站 Gizmodo 的希爾(Kashmir Hill)10有一年花很多時間調查這項神祕功能,她的報導特別有名。希爾挖出的故事,包括臉書建議某位女性加為好友的對象,竟然是她長期缺席的父親的情婦。希爾本人也意外發現自己的「你可能認識的朋友」出現了這輩子沒見過的姑婆。希爾詢問臉書是如何發現這些人際關係,但臉書不曾提供資訊。

希爾的報導也提到剛才的精神科醫師。那位醫師發現,「你可能認識的朋友」建議她的病患互加好友,然而她不曾在臉書上與任何病患成為好友。希爾推測,可能是因為醫師曾在臉書輸入過電話號碼,臉書因此抓取了她的聯絡人,也抓到了病患的聯絡資訊。臉書同樣不曾提供任何解釋。

臉書也不回應希爾的詢問:這項功能會立刻建議好友人選給新用戶,是否代表臉書其實有儲存非用戶的資料,利用了「影子檔案」(shadow profile)?幾年後,祖克柏在國會作證時表示臉書沒有那麼做,臉書的確有留存非用戶的部分資訊,但那是為了打擊假帳號,是出於安全考量。(祖克柏並未提及自己早期曾在改變之書中考慮過黑檔案。)臉書後來較詳盡的解釋亦指出:「我們並沒有為非用戶建立個人檔案。」11,但有提到臉書留存了部分資料,例如非用戶使用的裝置與作業系統版本,目的是如果使用者決定成為用戶,可以「最佳化特定裝置的註冊流程」。

然而,帕利哈皮提亞今日指出,黑檔案確實存在,而且成長團隊運用過黑檔案。帕利哈皮提亞說,臉書會以留存資料中的名字當關鍵字,在 Google 刊登搜尋廣告,那些廣告會連結到理論上不存在的非用戶黑檔案。「你在網路上搜尋自己的名字,就會出現在臉書的黑檔案,」他說,「哪天你想加入時,『你可能認識的朋友』就馬上登場,我們會讓你看到你的一堆朋友。」

臉書的資料科學家與工程師貝克史壯(Lars Backstrom)12 在 2010 年的訪談中解答了一些「你可能認識的朋友」的神祕之處。貝克史壯指出那項功能是「臉書上很大量的加好友方式」,他解釋了臉書選擇建議人選的技術流程。依據貝克史壯的介紹,最重要的獵場就是「朋友的朋友」區,然而「朋友的朋友」範圍非常廣。

貝克史壯表示,用戶平均擁有 130 個好友,每一個好友又有 130 個好友(這個數字相當接近鄧巴數〔Dunbar number〕13,社會學家鄧巴〔Robin Dunbar〕發現,多數人能維持的合理人際關係數量不會超過 150 人),也就是說一般用戶會有四萬個「朋友的朋友」(FoF),好友數達數千人的重度用戶則可能擁有八十萬個「朋友的朋友」。此時另一種資料就會登場,找出各種訊號,例如有多少共同的朋友、共同的興趣,或是親密度,再搭配「很便宜就能取得的資料」,即可找出有機會讓用戶點選「你可能認識的朋友」人選。隨著資料愈來愈精煉,臉書會利用機器學習做出最後的建議。

貝克史壯也透露,一個人的「你可能認識的朋友」行為,可以協助臉書判斷要提供哪些人選,以及出現在你的頁面上的頻率。臉書一旦判斷你喜歡那項功能,就會一直反覆出現,用很弱的人際連結來填塞你的朋友清單。

貝克史壯的介紹沒有說明除了「朋友的朋友」分析之外,臉書還利用了哪些資料來源。可以確定的是,自從臉書在 2008 年推出「你可能認識的朋友」後,相關來源持續演變。幾乎可以確定的是,臉書會監看你的電子郵件,看你和誰聯絡,大概也看了你的日曆,看你和誰碰面。其他來源顯示,如果有人查看你的個人檔案,那個動作就可能增加那個人出現在你的「你可能認識的朋友」清單的機率。光是「心裡想著」某個人,大概還不足以讓那個人出現在清單上,只是你的使用體驗好像是那樣。

舒茲表示,「你可能認識的朋友」究竟利用了哪些資料,許多猜測純屬陰謀論。他說人們經常記錯自己其實有允許臉書使用聯絡人清單或電子郵件(或許人們都是在未獲得充分提醒下同意的?)舒茲表示,無論如何,某個人會出現在推薦人選中,最大的理由就是他們是你朋友的朋友,所以被認為可能也認識你。

也或者如同帶領過臉書資料科學小組的馬洛(Cameron Marlow)所言:「目標是試圖找出你擁有的關係,那個關係已經存在於臉書,但你尚未察覺。」

「你可能認識的朋友」已經引發不少爭議,但恐怖的是原本情況還會更糟。隱私長凱利表示,他擋下了成長團隊建議的一些有問題的做法。凱利不願分享自己制止了哪些點子,只說:「做事還是要有一點原則。」

註釋

10. 希爾的「你可能認識的朋友」精彩報導,包括:“Facebook Figured Out My Family Secrets and Won’t Tell Me How,” Gizmodo, August 25, 2017; “Facebook Recommended This Psychiatrist’s Patients Friend Each Other,” Gizmodo, August 25, 2017; “How Facebook Figures Out Everyone You’ve Ever Met,” Gizmodo, November 7, 2017; and “People You May Know: A Controversial Facebook Feature’s 10-Year History,” Gizmodo, August 8, 2018.

11. “House Energy and Commerce Questions for the Record,” June 29, 2018. 祖克柏2018年在委員會作證後,臉書回應後續的問題。
12. 他在2010年7月7日,在「工程與應用數學會」(Society for Industrial and Applied Mathematics)談到「你可能認識的朋友」。analysis.org目前還能找到當時的投影片。
13. Robin Dunbar explains his theory in How Many Friends Does One Person Need?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0).

※ 本文摘自《後臉書時代》,原篇名為〈增加用戶!成長驅動一切,慈善也不例外〉,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