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同一個故事,透過不同表現形式,會有不同講述方法,帶給閱聽者的感受也會出現差異。倘若看過同一個故事的小說與影視作品,最該注意的其實不是「是否符合原著」,而是創作者如何利用不同表現形式的優點講述故事。

所以,如果對一個從小說改編成影視作品的推理故事有興趣,那麼無論先看原著還是先看改編,該在意的都不是爆不爆雷,而是這些使用不同表現形式的創作者們這樣殺,還是那樣殺?

「推理跑讀事件簿」第六場活動,「這樣殺還是那樣殺?文字、影音,一個故事的不同形式」,由臥斧與大家分享幾個實例。

不同形式,不同語言

「『改編』是個不大精準的詞。」臥斧說,「把真實事件變成故事叫『改編』,例如日本作家塩田武士從『固力果.森永』事件發展出《罪之聲》這本小說;把同一個故事從一種表現形式換成另一種表現形式,例如把《罪之聲》拍成電影,也叫『改編』。我們今天談的,主要是後面這種。」

令人好奇的是,常聽「小說改編成影視」,倒好像不常聽到「影視改編成小說」的作品,「其實還是有的,」臥斧以美國六零年代的影集《神探可倫坡》為例,指出當年美國發行過相關小說,台灣也賣得到盜版譯本,「這類作品大多是將劇本改寫成小說形式,和影視互為行銷輔助,比較沒有『再創作』的意義;不過有時影視作品會在拍攝現場才修改劇本,這類小說拿到的劇本就會與最終劇本不同,出現與影視作品不同的情節。」

不同表現形式會有不同優勢,聰明的創作者會利用這類優勢進行創作,但這類優勢也可能變成改編時的麻煩,例如用文字構成的詭計難以用影像重現,或者用文字構成的氛圍難以用影像傳達。「這是看改編的樂趣之一,有些厲害的創作者會想出很有趣的方式處理這類問題。」臥斧以《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及《鐵面特警隊》電影版為例,前者大膽地在電影裡重現了伊坂幸太郎用文字做出來的詭計,後者用鏡頭構築了艾洛伊原著裡的時代氛圍,甚至還把原著龐雜、大多數人認為無法改編的情節修整歸納成幾條合適的故事線,是部相當優秀的改編作品。

「導演得想『怎麼用電影語言講這個故事』,」臥斧說,「光叫演員演一次文字寫的情節,這樣是不夠的。」

反過來說,電影語言使用得好,影像就會敘述更多在情節之外的故事,「例如《告白》,」臥斧舉例,「湊佳苗的小說原著利用每個角色主觀的第一人稱視點說話,從各個不同面向接續事件的發展,而大多數電影沒有第一人稱視點,但中島哲也利用構圖、剪接等方式,讓沒有對白及情節的畫面也傳達出某些意義。」

角色與演員

從文字改編成影視作品,除了編劇、導演這些幕後創作者如何重新詮釋故事之外,對成品而言最大的變數,或許是演員的表現──不是長相和讀者想像的角色是否相像,而是在故事行進當中,演員有沒有辦法說服觀眾「我就是那個角色」。而在這過程裡,有某些角色會給拍攝帶來麻煩。

「《人骨拼圖》裡的主角因為癱瘓在床,能拍攝的角度很有限,容易讓影像變得單調,所以當年電影拍到後半段,導演還開玩笑地懸賞看有誰能找出新角度;」臥斧說,「《姑獲鳥之夏》小說一開始就是主角的長篇大論,但拍電影時就算演員有能力唸長篇口白,這麼拍還是很容易讓節奏變得太慢,因此改編就需要設法刪減,可是還是要保有原來的趣味以及準確地傳達意思,因為這個故事的詭計其實在那場對話裡就說明了,只是閱聽者那時不會發現。」

演員得說服觀眾「我就是那個角色」,不過也有些情況之下,演員的明星魅力會凌駕角色,甚至變成電影公司的另一個宣傳重點。「亨佛萊.鮑嘉的身高和長相,都與錢德勒小說《大眠》的主角相去甚遠,但鮑嘉有某種玩世不恭的調調,很容易讓人認同他演出主角馬羅;」臥斧說,「他先前和剛出道的女星洛琳.白考兒演《To Have and Have Not》時擦出愛情火花,《大眠》是兩人的第二度合作,白考兒演出的角色在原著裡與馬羅沒有那麼多對手戲,但電影不但加了一些橋段,還有一版的預告以這兩個角色為重點,看起來幾乎有點像是愛情片,而非黑色電影。」

倘若能夠掌握角色特質、又和演員搭配得宜,就可能發展出全新魅力,「BBC的《新世紀福爾摩斯》就是很好的例子。」

閱讀的態度

由文字變成流動的影像,由想像變成眼裡的具象,透過各種視覺效果,一向能夠給予閱聽者更強烈的刺激,「《碳變》是科幻小說,但用的是推理小說的骨架,書裡有個具備人工智慧的旅店,改編成影集,那個橋段就很刺激。」

不過,臥斧強調,無論視覺效果如何刺激,我們都應該用「閱讀」的態度去面對故事。「初階的閱讀是單純享受故事,進階的時候就會拆解故事,」臥斧說,「文字的使用、角色的塑造、情節的推動、場景的描寫、鏡位的暗示、光影的變化、節奏的掌握、演員的詮釋⋯⋯這一切都與故事有關,都用各自的方式成為故事的一部分,我們可以從中理解故事組成的各個元素。而對故事理解得越多,獲得的也就越多,我們看電影或讀書的心得就不會只有『好好看』而已。」

▶▶「推理跑讀事件簿 Case06:這樣殺還是那樣殺?文字、影音,一個故事的不同形式」講師推薦書單

推理跑讀讀什麼?

  1.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05:現在完成式與過去完成式──淺談歷史推理
  2.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04:推理「自然」入門課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