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犁客

2008年4月休刊的《推理雜誌》曾是國內許多推理迷初識推理、愛上推理,並且自此沉迷的重要刊物;臺灣推理作家協會成員、「推理跑讀事件簿」主辦人之一余小芳,在替「推理跑讀事件簿」的第五場活動開場時提及,大學時期因為雙主修、課很滿,有空堂可以休息時,她會選擇暨大圖書館,「五樓有很多推理小說,三樓沒什麼人但有大沙發,有期刊可以看,每次都很期待《推理雜誌》的新刊;」余小芳說,「那時李柏青很活躍,《推理雜誌》上刊載了他的〈最後一班慢車〉,印象很深。」

這一場的主講人就是李柏青。「其實我不算很活躍啦,而且寫得也慢,」李柏青笑道,「後來寫得更少了。」

李柏青大約沒料到講座開場就提到他的創作歷史,不過「推理跑讀事件簿」第五場的主題,正是「現在完成式與過去完成式──淺談歷史推理」

「我寫歷史相關文章時就是歷史,寫推理時就是推理,一直沒把這兩者合起來,我也沒有專門研究歷史推理;」李柏青解釋,「今天的書是我從讀者和寫作者的角度介紹的,而且因為要講這個題目,所以我才好好思考了一下『歷史推理』的特色和定義。」

李柏青認為「歷史推理」大致有兩種情況,「一是用推理手法去尋找歷史真相,二是在歷史環境裡解決推理事件;」李柏青說,「第一種可以稱為『翻案推理』。網路上有大量農場文都在翻案歷史,越聳動就越吸睛,但真正有內容的很少。我唯一讀過的翻案推理小說,是《時間的女兒》。」

把翻案歷史的文章寫得嘩眾取寵不難,寫成小說卻不容易,《時間的女兒》沒走聳動路線,李柏青簡述《時間的女兒》內容,指出作者鐵伊的技法過人。「筆法生動,讓無法行動的主角從詢問和很多瑣事裡向前推進;」李柏青說,「書裡講的倫敦塔我去過,塔裡有個房間,會提到兩個小王子被關在裡頭的故事,這是英國有名的歷史,莎士比亞寫過、電視劇演過,大家對其中的理查三世有刻板印象,鐵伊做的就是透過小說為他翻案。」

學者推論理查三世被醜化的原因,與後繼者為了正當化自己的統治權力有關;李柏青認為,「讀歷史和推理有相似之處:一開始是讀紀錄,讀相關人物、周圍事件的紀錄,比較不同紀錄之間有沒有相互衝突,就可能發現『沒有的紀錄』,然後開始思考『寫紀錄的人』有沒有自己的立場或利害關係。」

某些「尋寶」的小說也會解歷史之謎,從歷史謎題連結到寶藏,「不過我通常不認為它們算推理,」李柏青說,「它們還是會提供部分歷史知識和解釋,不過重點還是在刺激的過程。」

而「在歷史環境中解決推理事件」,意味著相對於作者而言,故事裡的偵探角色身處過去的時空。「例如克莉絲蒂的《死亡終有時》,有人說這是第一本設定在古埃及的犯罪事件,」李柏青說,「我認為它是好看的克莉絲蒂小說,不過老實說場景放在英國莊園和埃及其實差不多,我並沒有感受到故事必放在古埃及歷史脈絡下的必要。」

李柏青指出,改變時空背景有時會出現某些火花,例如科學的進展和現代不同,或者利用歷史特色,就能讓故事更有趣,「艾可《玫瑰的名字》就必須發生在中世紀。」不過,很多改變時空背景的創作不見得符合史實,「『大唐狄公案』系列其實是荷蘭外交官高羅佩寫的,主角『狄公』的原型雖然是狄仁傑,但書裡那個中國古代其實是作者想像出來的;」李柏青說,「中國人自己寫的歷史小說也不見得精準,像《金瓶梅》,寫的明明是作者身處的明朝狀況,卻在故事裡故意寫成是宋朝,為了借古諷今。」

台灣作者唐墨的「清藏住持時代推理」系列放進很多台灣傳奇,深具時代風味;秀霖的《考場現形記》把時代放在中國明朝,利用明朝科舉考試得連考三天的特色,在考場中發生密室殺人;「或者像《狼與守夜人》,發生在法國大革命時期的瑞典,」李柏青說,「我想到『歷史推理』時,會希望故事是古代場景,不是近代,會比較有趣。不過,寫古代場景的作者有時想像力會太奔放,可能加入武俠或奇幻元素──不是到了古代就可以亂來呀!這麼寫的作品,就很難叫『歷史推理』啦!」

▶▶「推理跑讀事件簿 Case05:推理「自然」入門課講師推薦書單

▶▶「推理跑讀事件簿 Case06:這樣殺還是那樣殺?文字、影音,一個故事的不同形式
同一個故事,透過不同表現形式,會有不同講述方法,帶給閱聽者的感受也會出現差異。倘若看過同一個故事的小說與影視作品,最該注意的其實不是「是否符合原著」,而是創作者如何利用不同表現形式的優點講述故事。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 06」將介紹幾個既有小說、又有影視作品的故事,和大家一起比較,並從中學習「閱讀」文字與影像的技巧。
馬上免費【到此報名】!

推理跑讀讀什麼?

  1.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04:推理「自然」入門課
  2.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03:前方高能!傳奇對決之推理作家大亂鬥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