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莊琳君

德國人認為,要求孩子在幼兒園時期精熟任何一門學科並不合理,因此不教讀寫,也不讓孩子背誦任何詩文或讀本。反之,他們在培育孩子們的學習態度上投入相當大的心力,除了口頭獎勵,德國幼兒園向來沒有獎卡或積分制度,因為大家知道過多外力干預所促成的學習成效,只是曇花一現的淺薄表象。因此,若幼教師要孩子嘗試做某件事,採用威脅或利誘都會被認為有失專業,只能憑藉平日對孩子們的觀察與了解,看準時機,不動聲色地遞出邀請。

基於自主學習的核心價值,只要不影響到其他人,德國家長與幼教師不會勉強孩子做任何他不想做的事情。然而,以如廁訓練為例,家長和老師靜待一段時日卻仍沒聲沒響時,雙方會互相配合,共同營造一個讓孩子會想要積極配合的情境,希望孩子可以從被動變主動,完成如廁訓練。

善用同儕當榜樣、放大孩子成就感

德國幼兒園大致上只分成兩組,一至三歲的是小班,而三到六歲是中大班。孩子的成長速度有快有慢,如廁訓練自然也沒有固定的時間表,只是原則上不論家長或幼教師都希望孩子滿三歲時,即升上中大班之前可以完成。幼兒園裡,因為有中大班的哥哥姊姊當作榜樣可以讓小小孩仰望,所以通常執行上來說,孩子在幼兒園會比在家裡更有意願開始嘗試。

幼教師若觀察到幾個符合進行如廁訓練的跡象,例如尿布溼了髒了會主動跟大人說、午睡起來尿布完全沒溼、吵著不想包尿布等等,就會提議家長一同配合進行如廁訓練。一開始,幼教師會在換尿布時問孩子要不要試著坐在馬桶尿,這時如果有已完成如廁訓練的玩伴正坐在馬桶上,就很有可能成功引起孩子嘗試的意願。萬一提議被否決,幼教師也只會微笑地說「沒關係,你可以不用試」。要留意的是,孩子拒絕後,不要每次換尿布都再問一次,因為一天問好幾次很容易讓孩子從無感轉為反感。強迫推銷可是大忌。

反之,若孩子答應嘗試,也無須喜出望外的大肆表揚。此時德國幼教師會請孩子在廁所旁的小書櫃選本書,然後坐等尿尿出來。其實能在第一次就尿在馬桶裡的孩子並不多,甚至也有首次感受尿液流過腿間,被這種觸感嚇得哭出來的孩子。大人在過程中只陪伴不強迫,確保在過程中孩子的如廁體驗愉悅且無壓力。

萬一沒尿出來也沒關係,請孩子穿上紙尿褲,並告知下次若願意可以再嘗試。順利尿在馬桶裡的孩子,老師會拿出許多不同圖樣的印章,他可以選一個蓋在手臂上,代表如廁完成,然後告訴他回到教室後可以把印章秀出來給其他老師看。其他老師們看到印章就知道要配合演出,口頭上肯定孩子的嘗試,和孩子擊掌歡呼。

如同獎狀,蓋在手臂上的印章強調的是一種榮譽心或是成就感,不同於星星貼紙或獎品,將其努力以量化或物質化的方式,來換取孩子特定的行為表現。蓋章這種方式並沒有獎勵積分制長期使用後會出現的後遺症,孩子也不會加碼要求愈來愈大的獎品,而且最大的優點是執行退場機制時,不會引起任何反彈。通常孩子的如廁訓練耗時約一到兩個月,多數的孩子到一個月時已有「自己應該去馬桶尿尿」的認知,不太會主動要求蓋章,也確實接收到自己長大的訊息。此時就算沒有蓋章,也不會想穿回紙尿褲了。

比起如廁訓練完成之後便一勞永逸,家長或老師常常面對的是孩子叫不動的情況,事情不盯著做就似乎不會完成,這種被動態度讓很多家長頭痛。但我認為,孩子無法真正學會自動自發的原因,在於父母面對結果的好壞表現太過在乎。德國家長因為希望孩子能獨立,所以不管穿衣穿鞋,吃飯或如廁,都把過程中的重點放在孩子是否能靠一己之力完成,而不是以結果論成敗;換句話說,只要孩子自己願意嘗試就值得肯定。從這個角度來看,此時孩子若無法自動自發地完成要求事項,也許就會發現問題癥結並不是獎品不吸引人、賞罰不夠分明,而是大人努力的方向不對。

※ 本文摘自德國幼兒園的玩具極簡運動》,原篇名為〈寧可慢學,也不要孩子到最後厭學〉,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