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pexels

提問力不只是會問問題,需要先擁有一種好的提問態度

文/洪震宇

我曾經遇到一個工作上的挑戰,知名的緩慢金瓜石民宿邀請我設計屬於金瓜石風土特色的新菜單。金瓜石與知名的九份只隔一座山,雖然都在瑞芳,金瓜石卻相對安靜低調、往日的生活痕跡幾乎都消失了,必須深入挖掘人文風土背後的脈絡,才能找到金瓜石的特色。

當時民宿主管到處詢問,卻找不到太多與地方連結的故事與亮點,導致菜單內容不易更新。我也沒有什麼想法,就是四處訪談,有次拜訪金瓜石的退休老礦工,聊聊以前的生活與工作。看到狹小的客廳角落,擺放阿伯在日本時代保留的幾個金塊。我好奇問他一個問題:「當年當金礦工人時,曾經有想過將金塊私藏帶走呢?」

阿伯笑著說,「怎麼會不想?大家都想夾帶。」

我很好奇:「有特別的方法可以躲過日本人的嚴格搜身嗎?」

阿伯神祕一笑,講了一個故事。由於每天下班時,日本人都會嚴格搜身,有人就用糯米紙包住金塊吞下肚,藉以躲避檢查,大家見此就如法炮製,每天都帶一點金塊離開,然而因為產量跟往常相比會有落差,日本人開始警覺有異,有一次把礦工都關在房間,有人要上廁所就一個一個帶開,最後還是被查獲了。

這個故事啟發了我。我請民宿主廚用蝦子做成蝦球,炸過之後,外面包上以澱粉製成、透明可食用的糯米紙,如此做法還會增添一種獨特的脆感。這也呈現了當年的礦業面貌。

我也請問阿伯當時在礦坑裡,午餐都吃些什麼?老礦工說他們都用水泥袋裝著飯糰,帶進礦坑。我追問:「飯糰包什麼呢?」阿伯說,只有豬後頸肉跟蘿蔔乾。我很驚訝,因為豬後頸肉應該不便宜啊。阿伯笑著說,當時大家喜歡吃五花肉,沒人吃太有嚼勁的後頸肉,所以價格很低。

為了重現當時的飯糰滋味,我請主廚設計包著豬後頸肉跟蘿蔔乾的飯糰,米飯則加入南瓜調成金黃色,因為金瓜石地名的由來,就是因為形狀長得像南瓜,只是後來山頭被剷平。我就將這道料理就取名為「黃金飯糰」,成為民宿晚餐的飯食。

我與礦工阿伯閒聊時,聊起當年都吃什麼早餐?他搖搖頭,窮人常挨餓,哪有早餐可吃?最多吃蕃薯籤。

這個話題看似結束了,我突然想起一個問題:「礦工沒早餐吃,那麼礦場的日本長官都吃些什麼?」

阿伯突然陷入沉思,緩緩地說:「唉,長官每天早上都吃烤鯖魚,配上一片黃色醃蘿蔔。我們都非常羨慕,現在想起來還會流口水呢。」

我們就把阿伯的懷念化作早餐的食材。民宿早餐是「朝食九格」,用九宮格裝上九道在地小菜,包括魚鬆、海菜炒蛋、當令蔬菜、宜蘭老祖母手工釀製的豆腐乳、來自南方澳的烤鯖魚,當然還放上一片黃色醃蘿蔔,再搭配南瓜稀飯。

跟我一同訪談礦工阿伯的民宿店長忍不住說,「洪老師,平常我們也會找阿伯聊天,怎麼你就可以問出這些東西?」其實我都是透過聊天、以及幾個不經意的問題,去深入了解一個人的日常生活,挖掘出許多生活細節與場景,最後從這些內容找出構成故事與創新的元素,再轉換重組成讓現代人能夠體驗感受的餐桌內容。

好的提問者,不是只會問問題,而是促成互相理解的對話,刺激更多想法,帶來更多超出預期的內容,如果提問像聊天自然、但是又有豐富收穫與成長,那就是讓提問消弭於無形,更是最好的溝通。

好提問態度四象限

我常形容自己是個專業聊天者。我不擅長打屁胡扯,而是讓提問像聊天般自然,這需要先擁有一種好的提問態度,才能透過提問的技巧讓對話更深入。

好提問態度四象限(參考圖2-1),是思考什麼才是讓人願意回答的問題方向。提問分成開放式與封閉式,封閉式就是給對方「是」或「不是」的是非題,或是三、四種選項的選擇題,讓對方是在既有框架下做選擇。開放式提問則是沒有限制,讓對方能夠暢所欲言。

圖2-1 好提問態度四象限

封閉式因為已經有了限制,等於預設好可能的答案,反而侷限想法。除非是已經進入很深入的討論交流,最後根據狀況提出封閉式問題,讓提問更聚焦。但是通常封閉式問題在一開始已經預設想法、限制可能性,並不是好的提問態度,比較像上對下、老師對學生、家長對孩子等權威式提問,並沒有太好的對話效果。

另一個提問態度分成真誠與虛假兩端。真誠的提問態度是希望達到深入理解,讓對方可以從容回答,虛假的提問態度則是明知故問,或是具有惡意、已經預設答案,只是藉由提問來羞辱、或是挑起負面情緒。

第一象限的提問態度,在於真誠開放的提問,希望能到更多想法與內容,這是最好的提問態度。第二象限則是在選項限制下、希望知道對方的想法,但是效果往往不高。第三象限只是用封閉式問題來質疑、羞辱或責備對方,根本不是在提問,需要避免這種的態度,以免製造更多對立與衝突。比方「你知道你是一個失敗的人嗎?你的未來不是當流氓,就是當乞丐。」

第四象限是看似開放式提問,態度並不真誠,例如「你知道明天要做什麼嗎?你該不是不知道未來要做什麼工作吧?你告訴我,上次我講過哪些重要的事?」

※ 本文摘自《精準提問》,原篇名為〈提問力不只是會問問題〉,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