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鍾樂偉

手執武器的警察,在獨裁時代往往是執行鎮壓的工具。只是,拿著槍面對手無寸鐵、流著相同民族血源的同胞時,一念天堂一念地獄,一個決定可以改變民族歷史,也可以讓自己從此背負著殺人兇手的污名。

韓國光州 5.18 民主抗爭期間,為了服從軍統命令,軍隊與獨裁者同流合污,成為濫殺無辜平民的劊子手。他們把槍口對準人民,只是為了保護政權。

一念之差,卻有鎮守全羅南道光州的警察本著人道主義精神,未有執行軍隊下達的鎮壓軍令,並站在抗爭人民的一方,不單為他們維持基本社會秩序,更向學生提供安全保護,讓警察的名聲得以保留。

當中,以一人之力力抗軍令的,是時任全羅南道警察局局長安炳夏。

拒向民眾開槍的安炳夏警長

1979 年 10 月 26 日,韓國總統朴正熙被暗殺後,軍人將領全斗煥以「新軍部」之名,於 12 月 12 日發動軍事政變,革除原來代總統的職權,並建立了新的軍事獨裁政府。

1980 年初,反對全斗煥政變的民運浪潮席捲全國,可惜曇花一現的「首爾之春」運動,早在萌芽階段便被新軍部鎮壓下去,全國唯獨是位於全羅南道的光州,抗爭運動維持著聲勢,未見減弱。

當時任職全羅南道警察局局長的安炳夏,收到新軍部下達的指令,命令光州的警察必須使用武力,全力撲擊學生民主運動。可是,安炳夏卻反對軍隊的鎮壓令,他認為投入軍隊不但不能處理事端,反而會激發學生奮力還抗,使情況愈趨惡化,因此一直抵著軍令,禁止警察向學生動武。

後來到了 5 月,他更拒絕了新軍部指示要向光州市民開槍的命令,反稱「對方是我們應該保護生命和財產的市民,警察怎麼能拿起槍呢?」同時命令前線警察收回警槍,只帶警棍,並清空警局內的武器,防止學生一憤而進,闖入警局搶走武器對抗軍隊,釀成更難以收拾的局面。

因此,在整個光州民主化運動期間,全羅南道及光州地區的警察,都沒有與市民發生絲毫衝突。當時的警察和示威學生不但會互相笑著打招呼,跟對方說「辛苦了」來延續友好氣氛,警察後來更主動為被戒嚴軍打傷的民眾提供治療,還帶他們去吃飯、換衣服等等。所以,當時光州的市民路過警察局時,都會高喊「警察不是我們的敵人,他們都是民主警察!」的口號,足見當時警民間仍維持著和睦的關係。

違抗了軍令,安炳夏備受軍方上級的猛烈批評,被指正是因為光州的警察未有在示威初期鎮暴,才招致後來軍隊需要介入的後果。結果在 5.18 過後,安炳夏被軍方問罪,被解除職務,並強行帶到首爾的保安司令部總部進行嚴刑逼供。安炳夏被關了 8 天,受盡肉體與精神上的折磨,雖然最終獲釋回家,但這8天的摧殘,為其精神與身體健康帶來了極大的破壞,導致之後他一直要與病痛對抗,最終在 1988 年 10 月 10 日與世長辭。

雖然他曾為警長,但由於他被革職,遺體不能安葬在國立顯忠院,只能安葬在忠清北道忠州市的一處公園墓地。

直至韓國民主化以後,文人政府上台,陸續為光州屠城平反,安炳夏的個人事跡,還有其他為抗軍令而不幸殉職的警察,才慢慢被新政府重新評價,肯定他們對韓國民主化的貢獻。安炳夏的遺體終於在 2005 年重新安葬在國立顯忠院。

2017 年 1 月底,安炳夏的銅像亦正式樹立在全羅南道警察局一樓內,紀念他對捍衛光州民主運動與保護示威者的貢獻。

銷毀武器的李俊奎警長

綻放人性光輝,除了安炳夏以外,還有另一位寂寂無名、甚至反過來背負著「可恥警察」惡名達三十多年的良心警長。他當年同樣出於憐憫之心,未有向市民開槍──他就是時任木浦市警察所長李俊奎。

光州爆發民主抗爭運動之時,全斗煥下達鎮壓令,要求全羅道的警察必須遵從軍部指引,手執機關槍,向走上街頭的示威群眾開槍。收到緊急通知的安炳夏局長,未有理會全斗煥的要求,反而號召全羅道各地的警察局,要把民眾安全為在首位,並將警局內的武器全數撤走。

當時正在木浦市擔任警察所長的李俊奎,得知安局長的行動後,決定與他站在同一陣線,除了拒絕戒嚴軍的命令,亦把警局內的槍枝全數歸還給軍隊,避免民眾搶槍與戒嚴軍決一死戰。後來,李俊奎擔心撤走的槍枝會落入別的軍人或警察手上,索性親自駛船把所有武器運至離木浦市港口一段距離的高下島拋掉,令木浦避過一場血腥屠城。

只可惜,就在戒嚴軍血洗光州後,穩坐大權的全斗煥便以清算之名,徹查曾經拒絕執行軍隊命令的安炳夏與李俊奎。李俊奎被戒嚴司令部緊急逮捕,押送至漢城,在保安司令部總部拘留近三個月,期間他不但因「沒能控制示威」與「疏忽警察行使自衛權」兩大理由被罷免職務,更受到嚴刑拷問,身心遭到極大的創傷。

李俊奎雖然最後被釋放,但同樣飽受拷問後遺症折磨,使他在五年後亦即 1985 年便因病離世。死時,李俊奎在軍人政府全面控制資訊發佈的環境下,被軍隊捏造的假證據指控成一位「可恥的警察」,並屈為屠夫政權殺人的代罪羔羊。李俊奎的家人都不敢走出來為他辯解,連每年的 5.18 紀念日都只能偷偷摸摸地悼念,而李俊奎死後只是安葬於天安公園墓地,而不是顯忠院和國立 5.18 民主墓地。

經過幾十年歲月流逝,李俊奎為木浦與光州市民付出過、保衛市民安全的事跡才陸續被公開,並於 2018 年在國家報勳處的肯定下,重新被選定為對國家民主發展、在 5.18 抗爭運動中帶來貢獻的「有功者」,得到殉職認證,總算還他一個遲來了的公道。

※ 本文摘自《如果那天到來》,原篇名為〈反抗者的逆襲〉,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