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Pixabay

編輯是種工學,不只是能於明天的工作,還能激發未來!

文/安藤昭子
譯/許郁文

►一切從「編輯」開始

不知道各位看到「編輯」這個詞彙會聯想到什麼呢?說不定是聯想到從雜誌、書籍、影像或是其他媒體擷取資訊,編撰資訊的專業技能。
《向編輯學思考》提及的「編輯」則具有更廣泛的意義。

我們的生活早就充斥著各種「資訊」,比方說,起床時的體感,戶外的天氣,出門前的時間,電視新聞、早餐的菜色、衣櫃裡的衣服與今天的穿搭,這一切都是「資訊」,我們也不斷地「編輯」這些龐雜的資訊。
本書對「編輯」的定義是指與這類「資訊」相關的一切操作。
我們的認知、表現、理解、溝通都必須經過「編輯」才得以成立。只要我們醒著與持續活動,隨時都在編輯資訊,即使我們睡著,大腦也仍在編輯資訊。不管我們是否注意到這點,只要身為人類,就是靠著「編輯」資訊活下去。
其實我們的生命也在這個當下透過無數的活動編輯資訊。不管是基因、細胞、內臟、腦內物質,都會持續交換「資訊」,維持著「我們」的生命。
進一步來說,不只有人類會「編輯」。狗、貓熊、大海、高山、學校、公司、都市、社會,都會將資訊揉和成某種特定的形式,再呈現在我們眼前,所以「編輯」在成為人類的技能之前,更是建構這個世界所需的原理。

那麼「資訊」從何而來?「編輯」又從何時開始呢?早在人類與其他生物出現之前,資訊就與生命一起誕生,而「生命這種型態」也在「編輯」這個機制運作之下不斷地演化。

來自地外的資訊編碼成為生命的元程式,這個元程式打造了保護自己的生物膜,自此分成外側與內側,元程式也以獨立個體的型態展開生命活動。
在生命開始活動之後,資訊與資訊編程的差異催生出各式各樣的生物,並且讓這些生物持續進化。

不管是單細胞生物進化成多細胞生物,還是人類學會直立二足行走,學會利用火取得更多衣服、食物與安全的住處,都與資訊的「編輯」有關。
因此我們可以得到人類、生物、地球、宇宙從以前到現在,從未停止編輯資訊的結論。

是的,「編輯」很深奧,讓我們難以得知它的全貌。

《向編輯學思考》介紹的「編輯力」,不只是能於明天的工作或生活派上用場的技巧。
將目標放在這世界所有與編輯有關的事物,利用新觀點以及發現的新方法,誘發每個人前所未見的潛力,才是《向編輯學思考》介紹的編輯力。

能釐清《向編輯學思考》所說的「編輯」,以及讓「編輯力」助每個人與社會一臂之力的方法論就是「編輯工學」。

►為什麼要稱「編輯」為「工學」?

距今三十年前,松岡正剛發明了「編輯工學」。松岡正剛於1970年代創立獵奇型雜誌《遊》之後,透過前衛的編輯技巧與無窮無盡的知識,影響了無數的知識分子與創意工作者,更在某次專案的因緣合巧之下,提出跨領域思維與整理研究的資訊文化技術,而這項技術就是所謂的「編輯工學」。
該專案是為了紀念日本電信電話公社民營化為NTT的活動,該活動的名稱為「編輯所有與『資訊』有關的歷史」,最終這個活動也整理成《資訊的歷史》這《向編輯學思考》。這本書可說是一本前所未見的年代表,其中透過龐大的曆象資料、分類與標題,完整說明了「資訊」在這兩千年之內,從象形文字演變至人工智慧的各種型態。
在上述活動之中,松岡正剛構思了「編輯工學」這個全新的方法論,並於1987年創立了「編輯工學研究所」。

「編輯工學」是透過「編輯」這個共通的方法論串連一起的「容器」,有容乃大,足以納入生命的樣貌到人類的歷史、人類的認知到表現、哲學到系統工學、文化到宇宙論,來自各界的人、見地與可能性都在這個容器之中交換,也有許多專案於這個容器之中啟動。相關的活動、思想與文化則於現在的編輯工學研究所延續。
為什麼「編輯」與「工學」非得併在一起談呢?松岡將編輯工學的「工學」(Engineering)定義為「持續處理交互作用的複雜技術」,而編輯工學這項「直接處理複雜事物的技術」也隨著時代不斷進化。
在這個複雜程度不需多作解釋的現代社會之中,這項已發明30年之久的編輯工學,也因為自身的可塑性而得到大眾關注。

由於各類科技持續進化,環繞在我們四周的大量資訊已進入自動分層、自動編輯的狀態,Google的演算法、個人化的媒體報導、從社群網站那小小的訊息框一窺的社會百態,這些資訊就像空氣般,滲入我們的認知之中。

於人類大腦之外的世界操作資訊的「工學力」正以指數般的速度演化,但我們卻還無法掌握位於大腦之內的「編輯力」,我們的內心也在毫無防備之下,遭受如洪水猛獸般的大量資訊侵襲。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等於曝露在根本的認知危機之中而不自覺,只憑資訊素養或資訊倫理教育這類解決單一課題的課程,或許根本來不及面對這些認知危機。

生命活動的作業系統(Operating System)可說是廣義的「編輯力」,當我們以工學的方式將這種編輯力解讀為某種「方法」,才能釐清人類的本能,讓人類重新裝備這些能力。從工學的角度解讀「編輯」這項技術,或是將「工學」解讀為「編輯」這項能力,才能讓人類與生俱來的能力在這個交互作用極為複雜的世界啟動,這也是「編輯工學」的目的。

《向編輯學思考》提及的「人類本能」應該會以不同的方式呈現,而這種本能或許就是所謂的「才能」。

►「編輯」讓「才能」開花結果

才能的「才」在日本的古語讀成「zae」,指的是石頭、樹木這類素材具備的特性,而讓這些特性得以發揮的能力稱為「能」。
「才」屬於素材的部分,「能」則是工匠的技術,所以「才能」是在素材與工匠的交互作用之下出現的產物。
於中世紀寫成的《作庭記》被譽為日本最古老的造園書籍,其中有一句「順從石之乞願」的敘述,意思是「將石頭放在石頭想待的地方」。
傾聽石頭的心聲,讓石頭以它想要的姿態呈現,才是工匠的技藝所在。
此外,根據說明漢字起源的《字通》一書所述,「才」是標記神聖場域的樹木,後來人們用來描述最初的存在,所謂「天地人三才」就是「宇宙間萬物的總稱」,也是「宇宙的根源之力」。

非後天所造,渾然天成的事物稱為「才」。

石頭與樹木都屬於這類事物之一,唯獨工匠的「能」方可激發這些事物自有的「才」。
那麼該如何激發藏於內側的「才」呢?除了個人的「才」之外,還有別人、團體的「才」,以及當下某個情況的「才」。
要能自由穿梭於素材內側與外側,就必須擁有柔韌的編輯力。

這裡的重點在於,才能不只是存在於自己的內側,更是在與環境交互作用之下出現的產物。
一如石頭安置在庭院之中,樹木因為工匠的技術而找到最佳的方向,你的技能與周遭事物的影響將為你帶來全新的機會。
傾聽於內部沉睡的「才」的聲音,再透過編輯力這個「能」讓「才」得以浮出表面。
讓這一切得以實現的工學方法就是所謂的「編輯工學」。

►讓世界與自己靈活地重新連結

不過,我們的想像力、感性已受到太多「似是而非的資訊」淹沒,也受限於那些「就是這麼一回事」的觀念。
要想接觸於內心深處沉睡的「才」,就必須剝開這一層又一層的既有觀念。

第一步,先讓我們與世界靈活地重新連結,試著以一些有別以往的觀點看世界。
習於日常生活的我們不會思考「編輯」是怎麼一回事,但是當我們開始注意於內心蠢動的「編輯力」,我們看待世界的角度將會有所改變。希望大家能重新看待「自己」這個資訊,推開「編輯工學」這扇大門。
請大家帶著一點點冒險的精神走出習以為常的風景,享受名為「編輯」且無限開闊的世界。

※ 本文摘自《向編輯學思考》立即前往試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