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敦子媽媽

到店裡上班了幾天後,我才發現媽媽上班都沒有穿旗袍,問了前輩才知道,原來我們 Group 裡的媽媽們是不用穿旗袍上班的。開大高衩的旗袍,只會出現在小姐的身上。

一般人提到「媽媽桑」這三個字,腦海裡大概會有很多想像畫面。但說真的,我們家的媽媽其實一點風塵味都沒有。

嚴格說起來,我們家媽媽不是那種一般人會覺得很美的女人,譬如說有著漂亮的瓜子臉,或著有著一雙會勾人的水汪汪、雙眼皮大眼睛,櫻桃小口⋯⋯沒有,這些她都沒有。而且她還是 Group 所有媽媽裡,話最少、最酷,也最不會撒嬌的一位!我當時對她的印象,就是她那一口潔白的漂亮牙齒,以及每次迎接客人進門時的親切笑容(神韻有點像藝人巴鈺)。

濃妝豔抹一直不是我們 Group 的風格,如果化了太濃的妝在路上被大媽媽碰到,肯定會被唸一頓,她會說妳太風塵、太俗豔。所以,要在 Group 上班就請樸素一點。(條通的小姐或媽媽桑們為了上班方便,很多都會選擇住在附近。日常生活活動也都在附近,所以即使白天在附近走動,碰到認識的小姐或媽媽也是常有的事。)

舉例來說,妝要淡,指甲油最好不要擦,如果真要擦,頂多只有透明或是豆沙、裸粉色這種淡色的才不會被唸。然後指甲盡量不要留太長,耳環也請盡量選擇小巧秀氣一點,最好是貼耳的那種,簡單又俐落!在我們家,那種看起來很假,像兩把扇子一樣的假睫毛也請不要貼(我曾經看過某間店的小姐喝醉,右眼的睫毛要掉不掉掛在臉上,那畫面很是嚇人,客人也快笑死。)甚至太濃豔的香水也請盡量避免。無論是媽媽還是小姐,規定就是規定,大家都一樣,必須配合。

雖說規定,但其實並沒有明文公告出來,只是多年下來,整個Group的風格自然而然就被帶往大媽媽喜歡的這種裝扮方向走。在那個圈圈裡,只要被大媽媽稱讚一句,任何人都可以開心個一整天。在 Group 的人們,都以能被大媽媽肯定、欣賞為終極目標。所以我們媽媽的臉上永遠是很淡很淡的妝,至於口紅,也幾乎都是淡淡的粉色。

我最喜歡看媽媽每天身上穿的洋裝,一件比一件獨特又有氣質(至少二十五歲的我從沒看過身邊的人有這樣超級日本淑女的打扮),完全不是一般電視劇裡演的酒店媽媽桑,總是穿著那種又是蕾絲又是半透明,或者低胸,花不拉嘰的樣子。

媽媽的洋裝都很有質感,畢竟我們是日式酒店,受到日本美學影響也是一定的,後來才曉得那個牌子是 M’s Gracy,在日本都是名媛在買的,進口到臺灣每套都要個臺幣三四萬。女人總要有點首飾,在空落落的脖子上,媽媽都會搭配一串MIKIMOTO的串珠項鍊(後來我也發現這牌子的串珠項鍊是媽媽們的必備行頭),再配上簡單的珍珠耳環,這樣搭配起來還真是美啊(珍珠是女人的好朋友)⋯⋯

問題是,首飾配件先撇開不說,一般人一個月得要賺多少月薪,才能夠輕輕鬆鬆買得起這種價位的衣服啊?

接著,再低頭看看我們媽媽每天搭配衣服的鞋子,無論淺色還是深色、無論低跟平底鞋還是高跟鞋,每一雙,都是上萬的 Ferragamo。(當時這個牌子的鞋是媽媽們的最愛。)

媽媽們的穿著打扮真的都很像那個年代偶爾會在新聞上出現的雅子妃那樣,若要說有哪裡不同,那就只差在她們沒有戴帽子,跟我們一樣都是包包頭而已。至於手上挽著的包包、戴在手上的手錶就更不用說了,全都是赫赫有名的大牌子。

我最愛看媽媽的這些衣服和行頭(很少女人不愛吧),就像小孩看到新奇又豪華的玩具,總是兩隻眼睛睜得大大,一眨一眨的,帶著想看又不好意思一直猛盯的複雜眼光在羨慕著媽媽,因為沒有一件是當時的我能擁有的。

每每看到我們聽到價格,顯露出吃驚的表情時,媽媽就會跟我們說:「衣服鞋子不要亂買,雖然目前妳們暫時還沒辦法買這樣的專櫃精品,但我還是希望妳們在可以的能力範圍內,與其買十件兩百塊粗糙又不耐穿的便宜貨,還不如好好投資一件有質感的衣服。要知道,一件材質跟版型都好的衣服,即便是素色的,也能讓人眼睛為之一亮!更何況,我們的客人也都是時常出入高級場所的日本高層主管,帶妳們出去吃飯也都不會選太差的餐廳,跟他們一起同伴出去吃飯,好好挑選適合當天場合的衣服,學著如何將自己打扮得得體,也是妳們應該好好學習的一門功課。」

是的,這就是我們的 Group!在細節上總是全方位對所有人提出要求。什麼時間、什麼地點、跟誰出去、做什麼活動……都請拿出該有的樣子。做什麼就要像什麼,千萬不要小看這些細節,因為細節裡都是魔鬼。在條通,應該也只有我們體系的店和大媽媽才能做到這種程度,也難怪會讓日本客人們這麼信任了。

不可否認,這種正確的態度至今依然影響我很深,它已經變成我腦袋裡根深蒂固的觀念,想拔也拔不掉!

※ 本文摘自《華燈之下》,原篇名為〈媽媽桑跟你我想的不一樣〉,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