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pexels

一個沒有界線的人,是不可能整理好人際關係的秩序的

文/Mumu

「劃清界線」這句話乍聽之下很決絕,
然而人在什麼時候會想劃出界線呢?
就是在界線被踩到、不得不劃的時候。

一個沒有界線的人,
是不可能整理好人際關係的秩序的。
因為再親近的關係,
都不能無上限的冒犯。

有界線感的人,
一定是溫柔且照顧別人情緒的人。
不該說的不說、不該問的不問,
因為他們知道無心傷害也是傷害,
所以會警醒的去避免。

界線的概念,會隨著時代改變。
以前農業社會,整個村或整個家族一起養小孩,
大家對彼此負的責任多、相對的權力也多,
三姑六婆一起幫忙你養小孩、也會一起管你的小孩。
然而舊時代的關係並不是全部都能沿用到現在,
我認為「嫁給一個人,就是嫁給一家人」就是應該淘汰的、失去了界線分寸的觀念。

我公婆屢次不承認他們在老楊不在家時跟我講的話,
因為他們不知道,為了方便顧小孩,我們家到處都是攝影機,
看著監控裡他們坐在沙發上對著鏡頭盡情講些恐怖的話,
我真的是反胃到不行。

由於公婆不斷的說要跟我爸媽告狀,
於是我先蒐集好錄音錄影傳給了我媽。
我媽看完我傳給她的公婆謾罵錄像後失眠了。
我起床看到我媽打了千字文來,
內容全是細數我是一個多好的人,怎麼可以這樣被對待。
我告訴她,如果公婆找上門,這些一句都不用講。
只要明確簡單三點即可:
我並不是嫁入名門貴族當豪門媳婦,拿了你們多少資源得接受你們的管轄,
我與我先生獨立組成了家庭,你們是打擾了小孩的生活到他們家作客;
你們的行徑不管身而為客或生而為人都有失分寸;
尊重是互相的不是只給長輩的。

因為我是怎樣的人,不需要跟他們證明,也不需要給他們任何素材著墨,
他們來我家就是客人,不是皇帝下鄉出巡、也不是長官視察檢驗,
我的生活,不提供他們審視和評鑑。

要挑剔他們絕對可以找出無限多的題材,
畢竟他們都故意在我朋友面前講到四年前我不做副食品這種明明沒有任何錯誤、
但他們卻試圖想引導大家我很失職的往事了,
當老楊告訴他爸媽我平常白天帶小孩、晚上還得工作時,
他爸媽會覺得我很辛苦嗎?
並不會。
我公公只問了:「那她帶小孩的品質怎麼樣?」
我婆婆還問我:「妳做了什麼家事?」
即便我囊括了幾乎所有家務、全天候顧小孩、還有一份正職,
我仍然回:「我做了什麼不需要跟妳報備。」
這就是明確界線。
不需要跟她解釋任何不歸她管的事,
不用讓她有更多的題材發揮她的惡意。

而他們逼問兒子的收入,說:「以後你小孩不告訴你他的薪水,你們也會有隔閡。」這種亦是對於分寸和界線失去拿捏。
沒有認知到小孩已是獨立的成人、不是自己想刺探什麼就刺探什麼,
一旦踰矩界線、沒有隱私的劃分,只會迫使對方把界線加寬。

最後,那些覺得「家務事不要拿出來講的人」,
你在指點別人的家務事該不該講的時候,就是在幫別人規範界線。
而你建立的界線裡,是沒有在規範自己不要去管別人的。
別人要不要講自己的事、家務事能不能講,
不需要你同意。
你看,邏輯自證並不容易。

※ 本文摘自《不要做自己了,你做個人吧。》,原篇名為〈關於界線〉,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