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pexels

人們被施以殭屍詛咒,但能定時變回人類,這才是可怕的開始

文/金東植(김동식);譯/林雯梅

再次發生夜間人的殭屍殺人事件,警方分析附近的 CCTV⋯⋯

「那些該死的夜間人!就算把他們五馬分屍也難消心頭之恨!」

「爸!快點過來!再過一會兒天就要黑了!」

「嗯,知道了!」

男人關掉電視,走向家後面的房間。全家人都在那裡。

全家人走進房間後立刻鎖上厚重的鐵門──不是把別人關起來,而是把自己和家人關在房間裡。

兩年前,人類挖到了一個神聖土甕,稱此土甕為神之祕密。相關文件紀錄再三叮囑絕對不能打開,可是視而不見的人類卻打開了,因此被神施予了可怕的詛咒。

全人類都變成了殭屍。

世界陷入了巨大的混亂中。即便如此,人類到現在還能維持文明是有理由的,因為人類並不是永遠處於殭屍狀態。

以特定時間為基準,有一半的人類只會在白天變成殭屍,剩下的另一半則只會在夜晚變成殭屍。

很自然,人類稱呼那些只在夜晚變成殭屍的人類為日間人,只在白天變成殭屍的人類是夜間人。

即使處在混亂中,掌握情勢的人類還是站出來整頓了狀況。

人們就算受到殭屍威脅,還是無法輕易殺死殭屍。

因為時間一過,殭屍就會變回人,所以殺死殭屍還是適用於殺人罪。當然,罪的輕重得以通融,所以是否為正當防衛就變得相當重要。

人們摸清自己是日間人還是夜間人後,會在變成殭屍前把自己關起來。不然變成殭屍後到處閒逛、莫名其妙被殺死,你就是活該倒楣。

即便如此,因為殭屍而發生的殺人事件、因為人類而發生的殺殭屍事件層出不窮、不斷增加。

最後,日間人和夜間人各自建立了自己的村莊,過起了各自的生活。

這樣一來,很自然形成「日間人白天工作、夜間人晚上工作」的社會系統,可是很快就出現不滿的聲音。

「為什麼日間人要做更多的工作?人類生產的能源中,夜間人消耗得比日間人多!」

因為初期不太穩定的社會系統,相較之下日間人要做的事情比夜間人更多。

而這只是開始。

「日間人能懂我們夜間人一輩子只能在黑夜中生活的處境嗎?」

「你們這些不理解沒有下班生活能享受的夜間人!」

「你們知道要是有光就哪裡也不能去的夜間人多苦嗎?」

「你們知道總是被失眠和睡眠不足折磨的日間人多苦嗎?」

原先只有一種人類,現在則分成日間人和夜間人兩種。

媒體也一樣分成日間媒體和夜間媒體,各自的媒體忙於抨擊對方。

又發生夜間人殺死殭屍逃跑的事件,根據統計,夜間人殺死的殭屍數量特別多⋯⋯

日間人設置太陽能發電所,真是厚顏無恥⋯⋯

夜間人趁夜把魚一掃而空,連魚苗都不放過,這種趕盡殺絕的行為⋯⋯

日間人又開始反對虛擬太陽計畫⋯⋯

夜間人的食物竊盜行為日益嚴重⋯⋯

日間人的自殺率比夜間人高兩倍,原因是他們特有的壓力和睡眠不足⋯⋯

時間越久,變得越來越敵對的日間人和夜間人產生了更大的衝突。

最大的原因是缺乏溝通。

就算想要針對發生的問題進行對話,但是對方總處於殭屍狀態。

未解決的問題像雪球般越滾越大,不知不覺,人類把對方當成敵人看待,甚至造成了日間人和夜間人的殺殭屍行為。

日間人白天攻擊變成殭屍的夜間人、夜間人夜晚攻擊變成殭屍的日間人。

互相殺害,卻毫無罪惡感,就算是老弱婦孺,他們的外貌仍是可怕的殭屍。要消滅這種怪物是不會有特別感覺的。

當然也有人高唱和平,但是各自的媒體外加說要以牙還牙的大眾,紛紛揶揄他們,完全漠視他們的主張。

起先的小規模殺殭屍行動逐漸擴大,甚至連村莊也遭受襲擊。

團結在一起的全球日間人和夜間人集團,漸漸為了防禦擴大規模。最後分成日間人和夜間人兩大集團,各自使用半邊地球。

然後,就在這時,人類開始發出這樣的聲音。

「我們不能再這樣生活下去!人類必須統一成一個種族!」

「如果那樣,他們就得變成日間人!」

「笑死人了!應該變成夜間人才對!」

於是政府開始介入,針對殺害殭屍開始投入軍備。

地球展開了一場二十四小時的殺戮戰爭。白天是日間人的戰場,夜晚是夜間人。

殺害無法應付現代武器的殭屍可說是易如反掌。而且,就算殺死他們也不會有任何的情緒,因為他們外觀看起來是可怕的怪物。

沒有盾牌、只拿槍進行的戰爭,比歷史中的任何戰爭能更快消耗彼此的戰力。

就在全人類消失了一半的時候,距離神的詛咒降臨剛好三週年。

但是人類不知道──大家真的真的不知道──神的詛咒是有期限的。

三週年那天過後,人類不管是白天還是晚上,都維持著人類的模樣。

所有人都很驚慌,因為一直到昨天都還盡情砍殺的怪物,現在全變回了人類。

那些在強大暴力前只能默不作聲的善良人士覺得時機到了,趕快提高音量發表意見:

「詛咒解除了!我們不需要再反目成仇了!讓我們重新回到團結一心的時候吧!」

「⋯⋯」

他說的很對,但是人類仍然分成日間人和夜間人。

即使晚上不會變成殭屍,他們仍然是日間人;即使白天不會變成殭屍,他們仍然是夜間人。

劃分彼此的警戒線沒有消失,對彼此的敵意亦然。

善良的人捶胸頓足痛哭了起來。

「我們為什麼要反目?我們本來是同一個種族!把我們分開的那個原因現在已經不存在了,為什麼還不團結?」

然後又一次──彼此的媒體、說要以牙還牙的大眾、那些已經穩坐高位的權利者,出言嘲笑並無視他們說要團結的話。

人類以為詛咒解除,怪物就會消失,但是其實怪物沒有消失。

人類仍然分成日間人和夜間人。

※ 本文摘自《灰色人類》,原篇名為〈白天?還是夜晚?〉,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