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黑雨就是黑雨,誤會就是誤會,卑微就是卑微。」

這句話是《黑雨》主人公閑間重松在本書開篇沒多久的情節中,一時氣憤難平心裡的嘀咕。
他的氣憤來自於到底要不要接受妻子的意見,掩藏外甥女矢須子「其實曾淋到黑雨」的事實。妻子擔心儘管矢須子當下毫無原爆症狀,但若是來提親的對方看了這段如實紀錄的手記,恐引起誤會,壞了大(婚)事。

原爆轟炸,使得誠實與否的考量困難至此,無辜的人何等卑微!(所有戰事莫非如此)

就這麼一段短短的場景,作者井伏鱒二,淋漓盡致地描繪出了因一場殘酷原爆所造成的,幽微而複雜的不平心緒,可見其功力。
我認為光是這句話,就足以顯現一位人道關懷的文學作者,豐沛情感的重量,敘說戰禍的重量、倖存者人性掙扎的重量。
而台灣讀者可能較不熟悉井伏鱒二,正是太宰治的老師(和媒人),《黑雨》即他的代表作。

此際在遠方戰火未歇的陰影下,作家吳妮民醫師選擇《黑雨》一書別具意義。

妮民醫師領讀一向做了充分準備,滿滿的書面筆記,令人感佩。本集節目精華摘要如下:

一、妮民首先表示,《黑雨〈是一本很重要的原爆書寫作品,這麼多年後台灣終於首度有繁中版譯本,是件值得高興的事。
之所以選這本書,有一個因緣,她在2018年曾去過廣島,那裡是一座美麗的城市,充滿祥和氣氛,走在原爆點附近的河流,看見了很多市民在當志工、解說當地歷史,因此而很好奇書寫廣島原爆事件的《黑雨》是一部怎樣的作品。

二、《黑雨》是1965年出版的,寫於原爆事件後20年,原先在《新潮》雜誌連載,當時的題名是〈外甥女〉的婚事,中途才改名為《黑雨》。
妮民說這本書沒有太多情節鋪陳,主要是寫主人公閑間重松和外甥女矢須子經歷過原爆事件,閑間為了向來提親的人證明矢須子身體健康,因此抄寫矢須子的原爆日記和自己的日記,證明未受原爆影響。

三、妮民指出,從上述描述可知,當時的人藉書寫記載原爆當天及其後生活的境況,我們得以從這些手記、日記,跟隨作者進入被轟炸的(如地獄般的)世界。
書中的文字很中性,書寫主角一家人逃難的過程,路上各式各樣的受難者、傷口、屍體堆疊、整座城市滿目瘡痍的樣子,讓人覺得殘忍而不忍卒睹。

四、妮民表示,書名《黑雨》指的是原子彈爆炸20分鐘後,廣島下了一場雨,那場雨是黑色的,沾在人的身上洗不掉,因為其中含有碳、矽等核彈的碎塊,而讀者閱讀時,也能感受到跟主角們一樣對此「黑雨」現象一無所知的困惑和恐懼。
當時沒有人知道輻射物質的可怕,他們還為了尋找親友等各種原因回到爆炸現場,後來也很多人因此而死。
值得注意的是,書中雖然是目擊的眼光,但其實有很多視角,例如外甥女身在距離十公里,她看到的是亮光,主角在兩公里處,而最後提供手記的一名軍醫,則正好在蕈狀雲下方,他們看見的狀況各自不同。

五、身為醫師的妮民指出,讀完本書後應該會對各種原爆症狀感到熟悉,好比掉頭髮和牙齒、長膿瘡、潰爛等等,也出現各種黏膜受損、造血功能異常症狀,以致我們不禁要問:活下來可能是碰運氣?
根據後來的研究,似乎原爆當時穿的衣服顏色會決定是否能活下來,若是穿的是白色反光的衣服或躲在遮蔽物下,較能夠逃過一劫。

六、由於當時受害人數實在太多了,也沒人知道是哪種炸彈,沒有醫生、沒有醫藥器材檢驗,以致出現荒誕的治療方式,教人心酸,然而讓妮民印象深刻的是,死者眾多,為了幫這些亡者送行,很多非專業和尚的人都被叫去學誦經,主角也是。
一開始主角閑間還推辭,但被趕鴨子上架,只好先照本宣科,到了後來因儀式的莊嚴感和確實感到被需要,讓他繼續去誦經送行,以至於很快就把經文背起來了。這一段的描寫非常感人,優美的經文安慰了主角自己,也安慰了其他生者。

七、此外,妮民認為倖存者如何找到在廢墟中找到食物,繼續生活,作者也以戰時飲食手記的形式,提供了解答。好比,捲菸草的紙哪裡來,連鹽都沒有怎麼辦,怎樣拿到鄉間的野草煮食,喝的是怎樣的茶?這些資訊對於我們理解災區的實際運作有具體的參照。

八、最後最值得一提(思)的是,小說的結尾,當天皇在廣播中承認日本戰敗的御音放送時,主角卻沒有去聽,這裡的安排可說是有點反高潮,我們在作者的刻劃中,似乎看到了某種希望和力量。
那麼,他去哪裡了,凝視了什麼?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收聽本集的「經典也青春」,作家吳妮民談井伏鱒二的《黑雨》。

IC之音竹科廣播播出時間:週四上午8:15(首播)、週日下午14:00(重播)

收聽本集節目:


▶︎▶︎▶︎免費訂閱經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領讀,經典隨身聽!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