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pexels

在訓練狗狗時,試圖透過處罰讓牠順從,反而大錯特錯

文/康拉德.勞倫茲;譯/張冰潔

《所羅門王的指環》中,我已經用簡單的語言,就專業訓犬師訓練狗的主題明確地闡述過觀點。而我接下來要討論的三個訓練方法也十分簡單,但令人驚訝的是,只有少數狗主人能不厭其煩地教授狗兒這些課程,這三個方法分別是:「坐下」、「籃子」和「跟我走」。

在這之前,我想先簡單說明訓練狗的通則。首先,在獎勵和處罰上,認為後者比前者更有效是一種本質上的錯誤。關於犬科動物的訓練,尤其是「室內訓練」,如果沒有處罰,效果會更好。對三個月左右的幼犬進行「室內訓練」的最好辦法,就是在牠剛來家裡的幾個小時內,隨時盯著牠的排泄情況;一旦牠出現排放液體或固體的「犯罪」意圖,就立即打斷牠並盡快將牠抱到戶外,並讓牠在同一個地方大小便,同時記得讚美和愛撫牠。用這種方式訓練小狗,牠不久就會知道你要表達的意思,若能定期帶狗到戶外,那麼你很快就沒有清理穢物的困擾了。

最重要的是,主人應在狗犯錯後立刻警示;狗犯錯幾分鐘後再去處罰牠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因為牠已經無法理解其中的關聯(只有一些「慣犯」才會意識到犯錯會有遲來的懲罰)。

事實上,試圖通過處罰灌輸狗順從的意識,是大錯特錯的。同樣地,如果狗在散步過程中因聞到獵物的味道而跑開,返家後再處罰牠也是愚蠢至極的行為,因為這也可能使牠將處罰與回家的行為聯想在一起。

狗對處罰的敏感程度大不相同,對於那些神經高度緊張敏感的狗來說,輕輕拍打對牠們造成的影響,很可能比那些強壯的狗受嚴厲毆打時影響更大。身強體壯的狗一般感覺很遲鈍,拍打牠無法使其感到疼痛。我的德國牧羊犬媞托的身體非常健壯,常常在玩耍時把我撞得身上青一塊紫一塊。這個時候,即使我對牠拳打腳踢或在牠緊緊抓著我的胳膊時將其甩到地上,牠也不會有任何反應,反而將這種粗暴的對待視為一場盛大的遊戲,並試圖對我進行更加殘酷的「報復行動」。相反地,對於一隻極為敏感的狗,即使是最輕微的拍打也會讓牠尖叫且鬱悶不已。

如果狗的身體和精神都非常敏感,例如西班牙獵犬(Spaniel)、雪達犬(Setter)或其他類似品種,在訓練牠們時一定要十分謹慎,否則狗很容易受到驚嚇,失去自信心和生活的樂趣,甚至會畏懼主人的手。根據我與狗相處的經驗,在鬆獅犬與德國牧羊犬的混種狗中,特別是在那些擁有更多德國牧羊犬血統的狗身上,經常出現兩種極端的性格:有些狗十分軟弱敏感,有些則感覺相當遲鈍。

例如斯塔茜非常結實,而牠的女兒佩吉卻很軟弱,當這兩隻狗幾乎要將一隻小馬爾濟斯撕成兩半時,路人總是對我的明顯不公對待忿忿不平。因為我總是嚴厲制止母親斯塔茜,而只輕聲喝斥佩吉兩句。實際上,兩隻狗受到了同等程度的對待。要知道,痛苦造成的處罰效果,遠不如執法者權力的震懾來得有效。讓狗真正理解這種權力的威力,才是真正有效的「處罰」。狗和猴子一樣,在爭論等級排名的時候,不是互相毆打,而是互相撕咬。我的一位學者朋友發現,啃咬猴子的手臂或肩膀,甚至不用造成任何傷口,都比嚴厲的毆打更讓猴子印象深刻。至於我所知道的最嚴厲對待狗的方式,就是抓住狗的脖子將牠舉起來,然後使勁搖晃牠。事實上,可以舉起德國牧羊犬並晃動牠的,一定是一隻體形巨大強壯的狼;由此可見,狗在受處罰時,也會對強壯的主人產生畏懼。所以如果不想嚇壞狗兒的話,千萬不要輕易使用這種方法,即使是對成年的狗也一樣。

我們必須意識到一點,即使是最好的狗,也沒有人類社會的責任感。牠唯有在心甘情願時,才會積極配合每一種訓練,比如跳躍、搜索或其他技能。訓練時,採用懲罰手段是完全沒有幫助的,因為這會讓狗對於訓練感到厭煩,更談不上學會這項技能了。一些訓練有素的狗,即使提不起興趣也會依照主人的命令去追蹤野兔、跟蹤腳印或跳躍障礙物,但這都已是習慣使然。因此在訓練初期,當狗還沒有習慣服從命令時,訓練時間應限制在數分鐘內,一旦狗的熱情有減弱的跡象時,就應該立即停止。我們必須不惜一切代價讓動物感覺到,牠不是一定要進行某些訓練,而是被允許進行某些訓練。

給狗兒的「三道令牌」

簡單說明了訓練的通則之後,讓我們回到正題,談談主人應該教給狗的三項基本技能。在我看來,最重要的就是「坐下」的絕對服從,這將使狗成為令人滿意的忠誠夥伴。

學會聽令坐下,而且未經允許不會起來;如果狗能做到這點,會給主人帶來許多便利,例如主人可將動物留在商店或屋外,如此一來狗就可以時刻陪伴主人,而不必被關在家裡。對於一隻真正忠誠的狗來說,被獨自留在家裡會讓牠非常不快。

然而,「坐下」的價值應是富有教育意涵的,這代表了在服從本質上的進步。這種訓練要求狗克服自己時刻跟隨主人的欲望,並獨自待在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地方。因此,「起來」的命令會讓牠得到解放,牠會非常樂意服從;而「過來」的命令則成了快樂的形式,而非一項任務。

通常,要讓一隻不聽話的狗呼之即來,就是透過學習「坐下」來實現的。艾根.馮.博恩堡是我所知的最棒的訓犬師,他在訓練獵犬的過程中,更集中訓練「坐下」而非「過來」。儘管狗在平時非常順從,但對獵物的欲望會使牠對主人的哨聲充耳不聞,於是博恩堡自創了一種有效的方法,能讓狗在追捕過程中立刻停下來。他就是利用「坐下」命令來完成此一訓練。他讓狗聽到命令即中斷任何活動,即使狗仍在追逐過程中,也會聽令「坐下」、「待在原地」,且沒有命令不會起身。因此,當狗急於追趕獵物時,博恩堡不需要花費多餘力氣,只要用適當的聲音喊一聲「坐下」就可以了。接著會看到因狗兒緊急煞車揚起的一陣塵土,待塵土散去後,眼前便出現了一隻乖乖橫臥在地的狗兒。

「坐下」的訓練非常簡單,就算是不擅長訓練狗的人也能做到。這項訓練最好於狗七至十一個月大時進行,這取決於狗是早熟還是晚熟:太早開始訓練不好,因為讓一隻多變愛玩的小狗乖乖聽命令坐下太過嚴格了;不過太晚開始也不好,因為狗的年齡稍大之後,性格基本上就定下來了,要想讓牠聽命坐下不是件容易的事。

訓練場地應選擇地面柔軟且乾燥的地方,適合狗坐下或趴下,而且在牠的頭和臀部有固定支撐,切忌選擇狗不願躺下的地方。

初次下達命令時,採取一定的強迫措施是必要的。有些狗學習能力較快,有的較慢,有的還會僵直站著不動,要等到主人協助牠們彎下前後腿,牠們才會明白主人的指示。

初期的訓練在旁觀者看來可能有些滑稽,但是重複幾次之後,狗就能了解情況並自發地按命令躺下。此外,我們也應在剛開始訓練時,就防止狗不聽命令而自發起身,所以不能分開教狗「坐下」和「過來」的技能。首先,訓練員最好待在狗的身旁,在牠的鼻子前慢慢移動手指,讓牠沒有機會起來;接著快速下達「過來」的命令—自己向前跑幾步,讓狗在後面跟著;最後要記得愛撫或和牠玩耍,以示嘉獎。一旦狗出現了疲勞跡象或是有意避開主人的話,就應立刻停止訓練,第二天再繼續。要注意的是,「待在原地」的時間須逐漸增加,而且訓練過程中,訓練員該嚴則嚴,該賞即賞,切勿對狗的態度曖昧不明。

訓練絕不能變成玩耍,玩耍應該是作為完成訓練後的獎勵,所以要盡量避免幼犬仰身躺下,以嬉戲的態度對待命令。另一方面,訓練員必須盡力避免狗對訓練產生反感。當狗能待在原地數分鐘後,訓練員可以逐漸遠離狗,但注意不要離開狗的視線;直到狗十分熟悉此一命令,在主人離開後還能長時間地待在原地,訓練員才可以徹底離開狗的視線。

訓練員也可以留給狗一些隨身物品,幫助牠度過這一考驗;留下的物品愈多,體積愈大,狗就更容易耐心地和這些物品一起等待。如果帶狗去露營,把牠留在帳篷和毛毯旁,那麼即使狗對之前的訓練印象還不深,牠也會待在原地耐心等候主人。一旦有陌生人試圖拿取東西,狗會因氣憤而變得近乎瘋狂。並非因為牠有守護主人物品的責任感,而是因為這些物品上有主人的氣味,在某種程度上是家的象徵,牠可據此確信主人不久後即會歸來。因此如果有人試圖移動這些東西,狗就會變得十分憤怒。所以當我們看到一隻訓練有素的狗貌似在守護主人公事包時,心理學和行為學上的解釋,和表面看起來的完全不一樣。

回到前面提到的,要讓狗在陌生的環境下進行這項訓練,最重要的就是選擇一個適合讓狗「坐下」的場所。在下達命令前,主人應該優先考慮這點。讓狗躺在沒有任何遮蔽且人來人往的道路中間是非常殘忍的,因為這樣的地方完全不適合狗休息,反而會讓牠遭受精神上的折磨。反之,如果讓牠躺在安靜的角落裡,上方有覆蓋物會更好。

主人必須嚴格遵守前述原則,畢竟「坐下」對狗而言是一件十分艱苦的任務,必須付出相當多的精神和努力。當然,良好恰當的嚴格訓練對狗來說並不殘忍,反而會豐富狗的生活,因為一隻訓練有素的狗可以時刻陪伴主人。對於那些非常聰明的狗,嚴格的訓練可以在一段時間後有所放鬆。斯塔茜在執行「坐下」的技能上是一個好手,牠在看管我的自行車時,很清楚我並不指望牠一直保持獅身人面像般的姿勢。牠剛聽令坐下時會保持這種姿勢,但稍後我從窗戶偷看牠,就發現牠已開始在半徑數公尺的範圍內移動。但如果我們出門拜訪,我讓牠在房間的角落坐下,牠就不會像之前那樣起來走動。也就是說,牠確實理解了這些命令的真正含義。

最終,我們達成了以下的默契:如果牠按照命令坐下,面前沒有我的自行車或公事包,且十分鐘之內我還沒回來,牠便獨自先回家;但如果我留下了我的物品,牠就會一直待在原地等我回來。

※ 本文摘自《和動物說話的男人》,原篇名為〈特訓課〉,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