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一場漫長的寫作:換個視角讀《取材.執筆.推敲》
Photo Credit: unsplash

人生就是一場漫長的寫作:換個視角讀《取材.執筆.推敲》

文/編笑編哭;B 編

※原刊於【Facebook】,經作者同意轉載

身為一名寫作者,我第一次看《取材.執筆.推敲》時,全然是帶著寫作的心態去閱讀的,因此當我反覆查閱當時標記起來的重點時,九成以上都是書寫之所以令人興奮、感動,或身為寫作者的價值等方面的句子。

然而,這本書裡提到:「好書無論讀幾次都很有趣,只不過既然要重讀,不如花點心思,用異於過去的方法來讀。」

作者古賀史健是資深的寫作前輩,在台灣最著名的作品就是《被討厭的勇氣》。因此讓我心生念頭:如果我用閱讀心理勵志書的方式來讀這本「最全面的寫作指南」的話,會產生什麼新的想法或體悟嗎?

會的,當我將「人生=寫作」帶入整本書時,這本書就不再單純狹隘的寫作指南了,而是將一輩子當作一場漫長寫作歷程、如何譜寫生命之書的人生指引了。

以下我想先引用這本書封底由編輯撰寫的文案:「取材,是對人我及世界的閱讀、傾聽與提問;執筆,是決定邏輯、建立架構與資料剪裁的過程;推敲,是挑戰自我,從『寫完』到『寫好』的最後一里路。」

我們每個人都是自己人生的寫作者,當「寫作者=我」的時候,這三段歷程便會變成:取材,是對人我及世界的閱讀、傾聽與提問;執筆,是決定邏輯、建立架構與實際生活的過程;推敲,是反省檢討,從「過完人生」到「過好人生」的重要關鍵。

「取材」仍是我們觀看世界的方式,無論是身為寫作者的我,還是做為一個人的我,日常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透過外在感官進入內在的一切,都是我們對世界的取材,而在這些繁雜、數量龐大的材料中,試著去蕪存菁、試著專注聆聽、試著對不理解的地方提出疑問,試著明白如何捨棄不需要的東西,也試著將值得效法學習的部分保留下來。

「執筆」是寫作的實踐,也是生命的實踐,建立文章大綱的過程,便是描繪人生藍圖的歷程。在古賀的書裡,寫作沒有公式,就像他人的幸福人生無法被完美複寫一般,如果寫作者是「翻譯取材內容、意圖傳達感動的人」;那麼一般人的我,就是用我的方式實踐透過取材獲得、對生命的無限期待,用我的方式實踐那些動人的精神。如同迷妹我始終感動於李俊昊描繪、實現夢想的樣子,他如此努力過生活,我也想要一樣。

「推敲」對寫作者來說是完稿前的最後檢討,卻不是每一位寫作者都會進行這項步驟。古賀說:「推敲的本質就是『對自己取材』。你當時在想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寫?」對應到人生便是「為什麼會這樣做?」如同寫作者「要對原稿動刀」一樣艱難;面對人生的失誤與過錯,我們往往也選擇逃避或否定,甚至拒絕改善。

但為了完成人生這部大作,我們必須面對執筆後的成果,必須剪裁、修飾掉不合宜的內容,也必須試著讓自己成為,每一個生命篇章都比前作更精彩的人。

古賀在「推敲」這章的最後留下了這樣一段話:「自己的能耐有多大?做得到什麼、做不到什麼?與心中敬重的那一位之間差距有多少?像這樣沉著認清『自己目前所在位置』的態度固然有其必要,但是我認為,不論有無可依循的根據,擁有自信(相信自己)比什麼都重要。」

這段話不該只套用在寫作者的身上,而的的確確是一個閱覽過無數生命故事的寫作者,給每位正在經歷漫長寫作之旅的我們這些一般人,最堅實的人生建言。

大家不妨試著用截然不同的角度,閱讀你始終放在心裡的人生之書,或重新翻閱那些因為「暫時用不到」而遺忘在書架上的書,或許也能像我一樣,感受到全新的閱讀體驗。

延伸閱讀:

  1. 淺顯易懂的文章常被誤解為「需要降低寫作水準」
  2. 想見到那個深層的自己,先認真閱讀「討厭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