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Flickr CC by angela n.

腦袋空空的機器人美女,特別適合與酒客交談

文/星新一;譯/吳季倫

器子小姐

誰也沒考慮過要製造機器人。試圖造出一具能和人類一樣做事的機器人,無疑是白費力氣。真有那筆經費,倒不如拿去改良機械系統,提升生產效率。更何況急著找工作的人滿街都是,要幾個有幾個。

所以,這具機器人是興趣的產物。製造者是一家酒吧的老闆。這名酒吧老闆每晚打烊回到家後便滴酒不沾。在他眼中,酒只是用來賺錢的商品,除非必要否則不碰。金錢,從那些醉鬼身上賺得盆滿缽溢;時間,也多得需要消磨打發。既然有錢有閒,心想乾脆來做個機器人吧。這只是他的一項嗜好。

正因為出自興趣,才能造出如此精巧的美女。其外表的質地像極了真人的肌膚,簡直毫無二致,看起來甚至比一般女人更為光滑柔嫩。

可惜的是腦袋空空。他還沒空研發智力的部分。這具機器人只會簡單的答覆,動作也只能斟酒而已。

製作到這個程度,他就把機器人搬進店裡了。雖然這家酒吧設有桌座,但他將機器人安置在吧檯裡面,以免被識出破綻。

酒客見到店裡又雇了個年輕女孩,不免要聊上幾句。一開始被問到姓名和年齡時,它尚可對答如流,但接下來的問題就難以應付了。縱使如此,居然沒有任何酒客察覺到自己在和一具機器人交談。

「叫什麼名字呀?」

「器子。」

「幾歲了?」

「還很年輕唷!」

「今年幾歲呢?」

「還很年輕唷!」

「說出來沒關係嘛……」

「還很年輕唷!」

由於這家店的酒客多數是紳士,所以沒有人堅持打破砂鍋問到底。

「這衣服真漂亮。」

「這衣服很漂亮吧?」

「妳喜歡什麼呢?」

「猜猜我喜歡什麼呢?」

「要喝琴費士嗎?」

「要喝琴費士。」

這位器子小姐是海量,喝起酒來千杯不醉。

姿容年輕貌美,態度冷如霜雪,答話冷漠淡然,從不討好客人。這般奇特的公關小姐令眾多酒客爭相前來一睹芳容,聊天暢飲,舉杯同歡。

「所有的客人裡面妳喜歡哪一位?」

「猜猜我喜歡哪一位呢?」

「妳喜歡我嗎?」

「我喜歡你。」

「下回一起去看場電影。」

「一起去看場電影吧!」

「什麼時候去?」

每當器子小姐答不上來時便會傳訊通知,老闆收到訊號後立刻上前解圍。

「先生,別太為難我們店裡的小姐喔!」

通常老闆這麼說即可搪塞過去,酒客也頂多露出苦笑,不再深究了。

老闆經常蹲下來從器子小姐腳邊的塑膠管線回收酒液,再端給顧客喝。

儘管如此,酒客都沒發覺情況有異。大家只覺得這位公關小姐年紀雖輕,應對談吐卻相當幹練,從不諂媚奉承,酒喝得再多也不會失去分寸。於是,器子小姐芳名遠播,吸引了更多人聞風而來。

在諸多酒客之中有一名青年愛上了器子小姐。他幾乎天天光顧,認為自己再努力一下即可贏得芳心了。一段時日過後,他已阮囊羞澀,付不出酒資,竟動起歪腦筋偷了家裡的錢,惹得父親大發雷霆,將他訓斥一頓:

「拿這筆錢去把賒帳付了。我警告你,這是最後一次了,以後不准再上那家酒吧!」

這一晚,他來到酒吧結清餘款。一想到過了今夜就見不到器子小姐了,不僅將自己灌得爛醉,也邀器子小姐一同借酒澆愁。

「這是我最後一次來了。」

「這是你最後一次來嗎?」

「妳傷心嗎?」

「我傷心。」

「妳是騙我的吧?」

「我是騙你的。」

「世上再沒有和妳一樣絕情的人了!」

「世上再沒有和我一樣絕情的人了。」

「我乾脆殺了妳吧?」

「你乾脆殺了我吧。」

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小包藥粉,摻入酒中,將玻璃杯推到器子小姐面前。

「願意喝嗎?」

「願意喝。」

器子小姐在他注視之下,喝下那杯毒酒。

他啐了一句「去死吧」,將鈔票遞給老闆,默默離開了酒吧,背後還傳來器子小姐那聲「去死了」的應答。店外已是夜色深沉。

老闆目送那位青年推門而出了之後,向還在店裡的顧客宣布:

「接下來的酒都算我的,請各位喝個痛快!」

酒吧老闆雖然大發豪情,可是這些顧客喝了從塑膠管線回收的酒液之後,恐怕再也無法上門了。

「萬歲!」

「好耶好耶!」

店裡的酒客和公關小姐杯觥交錯,老闆也在櫃臺後面愉快地享用了一小杯。

那一夜,酒吧裡的燈光亮了一整晚,收音機的音樂也播了一整晚。一屋子的人誰也沒有離開,然而卻聽不見任何一個人說話了。

最後,收音機傳出「親愛的聽眾朋友,晚安」,播音結束。器子小姐跟著輕輕複誦一聲「晚安」。接下來沒有人開口了,表情高冷的器子小姐靜靜地等候著下一個提問。

本文介紹:
器子小姐》。本書作者/星新一;譯者/吳季倫;出版社/麥田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銀河系邊緣的小異常
  2. 厭世機器人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