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pexels

那是我進鴻海之後,第一次被罰站

文/高虹安 

在我們要去拜訪 Slack 之前,做足了準備工作、徹底分析這一間公司的產品——除了 Slack 以外,負責該專案的鴻海主管也研究了遠距視訊會議的解決方案,包含了「Zoom」這款軟體。Zoom 在二○一二年由 Cisco 前副總經理、華裔美國人袁征(Eric Yuan)於矽谷成立,管理者可以直接遠端視訊,就算不站到工廠第一線,也可以瞭解生產端的一舉一動;另外,為大眾熟知的臉書亦在技術研究對標的選項中。

會議中,當專案主管口沫橫飛地報告著細節,我聽得入神;沒想到,話才說完,就立刻被郭台銘罰站,我當下沒聽出有什麼問題,郭台銘順勢接著問我,我同樣從技術、軟體功能的觀點切入剖析——

就這樣,我也被罰站了。

那是我進鴻海之後,第一次被罰站,初次在鴻海被罰站,我第一個念頭是「丟臉」,畢竟我一個女孩子家,在這麼多人面前,眾人皆坐我獨站(儘管前面已經有人先被罰站了),著實很不好意思;但當自己一站起來,便是全場焦點,不可能窩在底下滑手機、用電腦;一轉念,我會逼自己看事情時,從更多層面切入。

我一邊站著,一邊思考自己可以如何做得更好?怎樣避免再度被罰站?最後,郭台銘揭曉答案,以企業經營者的視野來說,光是從軟體功能的角度切入是遠遠不夠的,而必須從市場面綜合分析——今日,如Zoom、臉書這些美國的公司,有辦法進入中國大陸市場嗎?短時間內是不可能的。

因此,就算美國軟體企業的服務再強,從第一步「移植」到中國大陸就充滿了重重難關。這是在二○一八年的事,而後來的美中貿易戰演變到科技戰、愈演愈烈的態勢,也證實了當初郭台銘對大局的洞燭機先。

毋須提醒的自覺

另一次「爬山罰站」的經驗,也讓我印象深刻:每當我們在深圳廠區辦公,早上六點半,郭台銘會邀幕僚一起爬山,高度大概有四十層樓(象山約是五十層樓)——那是一個星期一的早晨,郭台銘一見到我現身爬山的行列,顯得十分驚訝。

「妳昨晚去哪裡啊?我以為妳回台灣了!」郭台銘說。

「我趁放假跑去買東西啊!」我回應。

「那妳知道,昨晚陳教授帶了一些從台北來就讀香港科技大學EMBA[1]、投身新創的學生來晚餐……」郭台銘拉長著臉。

「我知道啊!」其實,我隱約知道自己應該參加這場晚餐會,但因為沒有人邀我,我便決定溜出工廠了。
「如果今天妳的薪水在這個月沒有入帳,會不會來找我?如果會的話,為什麼晚餐沒有人邀請,就不主動詢問?這樣的聚會跟妳高度相關,他們是一群年輕人,有妳台大的學妹,更有不少人是創業家,我原以為妳是因為回到台灣而缺席,想不到是跑去逛街,妳的自覺心在哪?」郭台銘說。

在郭台銘心中,鴻海主管們必須擁有四個文化態度:根植於內心的修養、毋須提醒的自覺、以約束為前提的自由、為別人著想的善良[2]。而郭台銘的這段當頭棒喝,就是告訴我欠缺了「毋須提醒的自覺」。

當我們好不容易爬到了山頂,他要我把這段「根植於內心的修養、毋須提醒的自覺、以約束為前提的自由、為別人著想的善良」大聲朗誦三次後,才能下山。他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可以讓我將這次的教訓記得更清楚,從錯誤中學習,之後不要再犯。

創業者的磨練

郭台銘曾告訴我,每一次他開口要同事罰站,都是因為這件事情很重要,站起來才能跟你說清楚。而且,其實他自己也很愛站著,當他人在工廠,通常不是待在自己的辦公室吹冷氣,而是在廠區裡走來走去。
表面上,「罰站」是一種手段,但更深層的思考是:他要加深你的印象,當你站起來、成了全場的焦點,原先想躲起來滑手機、用筆電的念頭自然沒辦法落實,只好一邊站著、一邊逼自己更專注看待事情的本質。

罰站是一種,拍桌子也是一種,通常郭台銘在拍桌的時候,他的力道與聲音,大到讓我忍不住問他,老闆,你的手不痛嗎?他總是說:「習慣了,拍了四十年。」生氣拍桌對身體來說當然不見得是好事,神奇的是,當郭台銘生氣時,偶爾碰上醫療小組幫他量血壓,血壓竟然不會升高。

一次次看郭台銘大發雷霆,我意識到:他動怒不動氣,動怒是他管理的手段,而非真的生氣。他要極力促使「工程師思維」的下屬換腦袋,講話不能只顧慮技術,而必須方方面面都顧到——對於跟在他身邊、近身學習的人,他也常開玩笑說:「跟在我身邊一年,說不定就等於念了十年MBA(企管碩士)。」

郭台銘要栽培的不是奴才,而是希望能夠在鴻海內部磨練出一群創業者,讓公司成為讓人測試、搶著走在前頭的實驗戰場,讓敢於負責、擁有能力者掌權分利——因此,在「棍子」之餘,郭台銘也從不吝惜端出「紅蘿蔔」,譬如把身旁最近的位子留給該場會議中的「最有貢獻者」、在全體員工大會公開表揚、股權激勵,甚至透過投資,鼓勵員工出走、成立屬於自己的公司。

也曾有一位主管,在簡報之後獲得郭台銘很高的評價,郭董當場立刻嘉獎,讓他可以直接在鴻海「直達天聽」——郭台銘說:「你表現得很好,我認可你的能力、高度和格局。你現在可以擁有和我直接溝通的管道,不用再透過祕書。」而這根郭台銘親手遞出的胡蘿蔔,對於人才而言,當然是莫大的鼓舞。

註釋
[1]意指估值達十億美元以上的公司,因極其稀有,故名之為「獨角獸」。
[1]為在職工作者規劃的學位。
[2]這四句語錄出自於大陸作家梁曉聲,談「什麼是文化」,郭台銘在小吃店看到十分有感,便記下了。

※ 本文摘自《面試郭台銘》,原篇名為〈被罰站的奧義〉,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