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wikipedia

曾經,一說到尼安德塔人,歐洲人就要翻臉

文/李相僖、尹信榮 ;譯/陳建安

「你根本就是尼安德塔人!」

如果某人對你說了這句話,你會怎麼想?可能有些人對於尼安德塔人不甚了解,搞不懂這是一種恭維,還是一種諷刺。尼安德塔人是人類的親戚,從 30 萬年前開始,到 2 萬年前[1]這段時間裡,一直生活在歐洲大陸。對於在遙遠亞州長大的我們來說,他們的確就像是陌生人一樣。或許你會想起過去在學校裡學到的知識,然後想說:「喔!原來你說我是一個原始人啊!」但因為無法具體想像出尼安德塔人的樣貌,所以你還是無法判斷這句話是出於好意還是惡意。

對於歐洲人來說,這句話可能會讓他們感到十分憤怒。在過去,對一個歐洲人說他長得像尼安德塔人,等於在說他是一個未開化的野人。在血緣上與人類極為相近的尼安德塔人,為什麼會變成嚴重侮辱人的象徵?

令人蒙羞的親戚

就在達爾文出版《物種起源》(On the Origin of Species,1859)之前,科學家於 1856 年發現了尼安德塔人。起初,化石古怪的外觀引起人們不少關注,很快地,關於「尼安德塔人與現代人類是否有血緣關係」、「尼安德塔人是否為人類祖先」等問題,在各界引發了激烈的辯論。

1990 年代,我就讀研究所的時候,我的母校美國密西根大學同樣處在這場爭論的風暴中。對於尼安德塔人與現代人類之間的血緣關係,當時古人類學界分成了正反兩派。絕大多數的學者對此抱持肯定的態度,認為尼安德塔人是現代人類的直系祖先。

透過化石的研究比對,可以從尼安德塔人身上觀察到與現代人相同的特徵,例如突出的鼻樑和拉長的後腦骨。

照這樣看來,應該只剩下少數的「反對派」學者否定尼安德塔人與現代人類的關係。但在學術界之外卻產生了十分有趣的現象,那就是社會上大部分的民眾反而支持反對派的論點。當時我對於這種社會氛圍感到非常困惑。尼安德塔人與人類有沒有血緣上的關係,他們到底是不是人類的祖先,不過都是根據化石證據還原出的一種客觀事實,更何況,這一切都是數萬年以前發生的事了,不是嗎?但是對西方人來說,這個問題無關數據,而是牽涉到民族情感與驕傲。尼安德塔人就像是一個令人蒙羞、難以向外人啟齒的親戚,不管他是生活在三萬年還是十萬年前,西方人好像都不希望與他有血緣上的牽連。這到底是為什麼?

導致西方人對尼安德塔人抱有負面看法的關鍵,來自二十世紀初在法國聖沙拜爾(La Chapelle-aux-Saints)出土的一具化石。這具化石有完整的頭骨、軀幹與四肢等重要部位,科學家推測他生前是一名步履蹣跚的佝僂老人,生活環境十分艱辛,才會讓他的骨頭關節出現嚴重受損。但社會大眾卻對這個老人化石產生完全不同的詮釋,他的外貌被描述成看起來有點笨,走路時會彎腰駝背,甚至演變成一種愚蠢、癡呆的象徵。1909 年,就在化石出土後的隔年,倫敦一家報社刊登了一張尼安德塔人的化石復原預想圖:彎曲歪斜的身軀,全身覆蓋毛髮,嘴巴微微半張著,額頭窄小且向後傾斜,遲鈍的眼神被笨重的上眼皮給遮去一半。這張圖如實反應出當時人們對於尼安德塔人的認知曲解。

令人聯想到土著的粗鄙外貌

這樣的外貌,是否覺得似曾相似?沒錯,這正是當時歐洲人心目中,生活在殖民地的那些「未開化的土著」。尼安德塔人重建出來的樣貌,與殖民地的原住民十分相似,這一點並非偶然,其中隱含了當時西方人的潛在意識。

歐洲人普遍認為,這些未開化的土著十分野蠻,所以自己有責任將這些地區納入殖民,將歐洲的文明與宗教傳給他們,提供他們向上發展的機會。

好,現在回頭來看看尼安德塔人。在歐洲人心目中,尼安德塔人用原始的工具捕捉動物、像動物一般咆哮、居住在幽暗的洞穴之中,與其說他們是人類,倒不如說他們更像兇猛的野獸。後來,擁有寬敞額頭、強壯下顎、長相精明的克羅馬儂人(Cro-Magnon,屬於智人的一種,被認為是歐洲人的祖先)出現以後,尼安德塔人被取而代之,最後完全滅絕。對於西方人來說,克羅馬儂人代表的是擁有高超狩獵技巧、語言和文化的真正人類,相反地,尼安德塔人不僅不屬於人類,還很野蠻。

人們認為尼安德塔人正是因為蠻橫無知,才會被克羅馬儂人打敗,而那些未開化的土著,則是被西方殖民後,才獲得建立文明社會的機會。這兩者之間,似乎有些相似之處。因此,當西方人在看尼安德塔人時,不知不覺就會聯想到殖民地的土著,造成「你是尼安德塔人!」這句話聽在西方人的耳裡格外刺耳。

尼安德塔人的負面形象,在歐洲人的心目中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1990 年代,甚至有科學家透過現代人類遺傳基因的研究,證實尼安德塔人與現代人類並無血緣上的關係。這種直接從基因中讀取人類演化祕密的嶄新手法,著實令當時的學術界驚嘆不已。

後來,德國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的史凡德.帕波(Svante Pääbo)博士,他率領研究團隊進一步展示了這項新技術,直接從尼安德塔人化石上萃取出古老的 DNA 來進行分析。帕波博士透過基因組定序,證實尼安德塔人與現代人類的 DNA 並不相同,意味著尼安德塔人不可能是現代人類的祖先。帕波博士分析了粒線體中的 DNA(約一萬六千個鹼基對)與細胞核中的 DNA(約一百萬個鹼基對),兩邊分析出來結果皆指向同一個結論。過去那些既有的化石研究方法,相較之下看來既陳舊又過時。直接從化石中萃取出 DNA,賦予實驗結果一種尖端科技的新鮮感,彷彿就像電影《侏羅紀公園》般激發出人們無限的想像力,也因此而受到一般大眾青睞。

尼安德塔人並非人類的親戚,這樣的主張幾乎成為了既成事實。所以到了 2000 年,「尼安德塔人是因為現代智人的出現而消失滅絕」這樣的論述,也被世人認為是理所當然而廣為流傳。關於尼安德塔人滅絕的原因,人類學家提出了各種不同的假設。有人認為這兩個族群發生過激烈武力衝突,而擁有較精良武器的現代智人將尼安德塔人趕盡殺絕;也有人認為,他們彼此間雖然沒有直接衝突,但現代智人以優越的環境適應能力,最後贏得了這場生存競爭。無論是哪一種情況,只有一個事實從未改變過,那就是兩個族群絕對沒有血緣上的關聯。

尼安德塔人也會說話嗎?

然而十年過去了,尼安德塔人的研究在 2010 年發生了重大逆轉。帕波博士透過更新的基因檢測方法,重新解讀了尼安德塔人化石的基因組。這項艱巨的工作需要分析超過三十億對的鹼基對,衝擊性的研究結果也震驚了全世界──所有現代人類的體內都帶有尼安德塔人的基因,而歐洲人體內有百分之四的 DNA 來自尼安德塔人。也就是說,歐洲人是繼承尼安德塔人血緣的後代!

更令人驚訝的還在後頭。這百分之四並非無關緊要的基因,實際上,這些基因分別掌管嗅覺、視覺、細胞分裂、精子的健康狀態、血管內平滑肌收縮與舒張的調節機制等體內功能,對於人類的生存至關重要。其中有個基因特別令人好奇,就是與語言功能發展有關的 FOXP2 基因。這個基因若是發生突變,人類便會喪失說話的功能。在這項研究結果出現前,尼安德塔人的說話能力一直受到各界質疑。尼安德塔人是否會說話?如果會,那他們的語言功能又發展到什麼樣的程度?他們到底能不能像現代人類一樣,自由地用語言溝通?還是只能像嬰兒般發出咿咿呀呀的喊叫聲?

主張尼安德塔人不會說話的學者,他們推測尼安德塔人身上的 FOXP2 基因結構與人類的相異,因此當基因組分析的結果一發表,他們當然迫不及待想確認基因的情況。沒想到,尼安德塔人的 FOXP2 基因竟然與現代人類完全相同,莫非尼安德塔人真的會像我們一樣說話嗎?(或者更準確地說,我們真的像尼安德塔人一樣說話嗎?)

部分學者認為,僅憑遺傳基因無法確切得知尼安德塔人是否會使用語言,於是他們開始進行另一項研究。懂得使用語言的現代人類,其大腦最顯著的特徵就是左右半球功能上的不對稱性。雖然大腦的許多部分都與語言功能的發展有關,但最重要的語言區多分布在左腦。如果左右腦在分工上有所謂的不對稱性,那麼一定會讓身體更頻繁地使用左右側的某一側,所以才會形成左撇子或右撇子。因此,如果可以觀察出尼安德塔人是否有慣用某隻手的習慣,就能反過來推測其大腦是否具有可以使用語言的不對稱性結構。

美國堪薩斯大學人類學系的大衛.費爾(David Frayer)教授,他所領導的研究團隊想了個方法來實踐這個理論──他們將注意力放在尼安德塔人的牙齒上。尼安德塔人非常有名的一個特徵,就是善於利用他們的牙齒作為工具。如果只是用牙齒來咀嚼食物,上下排牙齒的咬合面應該會呈現均勻磨損的狀態。研究人員從尼安德塔人牙齒凹凸不平的咬合面,推測尼安德塔人不僅在吃東西時會用到牙齒,還會將牙齒用來做其他事情。例如在切斷肉類或是堅韌植物時,他們會用牙齒將肉類或植物的某一端緊緊咬住,同時用一隻手抓著另外一端,再用另外一隻手拿著石器用力切斷。假設在切斷東西時,揮下石器的角度若稍有偏移,會造成什麼情況?堅硬的石器邊緣就會擦到牙齒表面,留下刮痕。仔細觀察刮痕的角度,就可以判斷他們是用左手或右手拿著石器。

多麼巧妙的方法,不是嗎?實際觀察並統計後發現,大概有百分之九十的尼安德塔人都是右撇子。這個比例與現代人類的情況十分相似,也使得尼安德塔人會使用語言的可能性又提高了一些。

註釋
[1]學界對於哪些人類化石應該屬於尼安德塔人目前尚無共識,所以他們確切的生存年代也尚無定論。有文獻指出尼安德塔人曾經歷維爾姆冰期(Würm glaciation),代表他們可能生存於 3-10 萬年前的歐洲大陸。然而隨著更多化石被挖掘出來,尼安德塔人的年代之爭仍在持續中。

※ 本文摘自《人類的起源》,原篇名為〈你是尼安德塔人!〉,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