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在海太郎捲入我母親生命的那個年代,分手師在日本尚不常見

文/史蒂芬妮.史考特;譯/劉曉米

皿島是個美麗的姓氏,一個如今只屬於我的姓。我並非出生就姓皿島,但我選擇這個姓,因為它曾經屬於我母親。

按慣例,在遇見某人時,我們會先說明自己是誰,打哪兒來,因此無論你理解與否,你都已經知道我是誰、我的故事。看仔細了。細細看入你內心最深的角落,並且翻找掩埋在底下的那些剪報、新聞快報和八卦小報的犯罪消息。你會看見我。我是一篇報導末尾的一行文字;我是以句點結束的最後一句話。

分手師入戲太深?
文/山田優

發布時間:一九九四年五月十六日晚上六點三十分

被控謀殺佐藤理奈的中村海太郎審判,今日於東京地方法院開庭。

由於被告中村的職業,此案已引發國際間的注意。作為告別店,或者所謂的「婚姻破壞」行業裡的分手師,中村坦承受僱於被害人丈夫佐藤里,藉由誘惑妻子佐藤理奈,達到離婚的目的。

中村宣稱他和死者墜入愛河,並且計畫一起展開新生活。倘若謀殺罪成立,中村將面臨至少二十年的徒刑:法官甚至可能考慮判處死刑。

佐藤理奈的父親,皿島先生告訴記者:

「應該禁止這類破壞人們生活的行業繼續在東京執業。理奈是我唯一的孩子,也是我們家的核心。失去她的傷痛,我永遠都無法平復,我也絕不原諒。」

佐藤理奈身後留下一名七歲的女兒。

記得初次讀到此消息的情景嗎?在家裡的早餐桌,還是辦公室?隨手翻閱著晨間新聞?當你讀到我的家庭時,我可以看見你的表情;雙眉輕攏,鼻梁上方浮現皺褶。或許是濃醇又安撫人心的咖啡香氣,終究你搖搖頭,翻過該頁。這世界充滿奇聞異事。

在海太郎捲入我母親生命的那個年代,分手師在日本尚不常見。但由於需要此類服務,如今世界各地都不難發現此行業的蹤跡。瞧瞧你身邊的人:那些你愛,那些愛你,那些覬覦你所有的人。他們都可以輕易走入你的生活,如同走入我的。

現在你知道我們是在何時初遇,或者在哪兒相遇的嗎?電訊報、紐約時報、世界報、雪梨晨鋒報?我的故事在外國媒體上畫下句點。之後的報導聚焦在婚姻破壞行業本身,以及賣身其中的人,再也沒有一篇文章提及我。重建的生活永遠不及被搗毀的有趣。就連在日本,我都從頁面上銷聲匿跡。

※ 本文摘自《分手師》,原篇名為〈序幕〉,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