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不同類型的特殊設定搭配本格推理,今後也將強烈地展現出這些「堅持」——專訪《凶人邸殺人事件》作者今村昌弘
Photo Credit: unsplash

以不同類型的特殊設定搭配本格推理,今後也將強烈地展現出這些「堅持」——專訪《凶人邸殺人事件》作者今村昌弘

訪談者/冒業

將本格推理融合特殊設定,跨越至不同類型的世界,以超常且具邏輯的世界觀或異能,展現出推理更多可能性的「特殊設定推理」,日本超新星推理作家今村昌弘以輕盈的低閱讀門檻,寫出兼具流行與娛樂性的葉村&劍崎比留子系列,並為讀者展現出更多本格推理的可能性,引發「特設推理」潮流的同時,也昭示日本推理新時代到來。

《屍人莊殺人事件》專訪後,本次藉由《凶人邸殺人事件》與台灣讀者相會的機會,我們再次有機會邀請到香港類型小說評論者冒業與作者今村昌弘跨海對談,一起來更深入了解今村昌弘的推理世界吧!

問:今村老師您好。現在華文讀者已經對老師非常熟悉,加上老師三年前跟陳浩基老師的訪談已經自我介紹,今次就略過吧。我在2019年台灣出版《屍人莊殺人事件》之後便一直留意老師的作品,最新作《凶人邸殺人事件》我認為是三部中最精采的,不但過程緊湊、角色描寫出色,最終脫困的方法更是十分巧妙。前作《魔眼之匣殺人事件》有迴避《屍人莊殺人事件》的細節,不過今次似乎有所改變,未來是否會加強系列的連貫性?

答:雖然這是從《屍人莊殺人事件》延續下來的系列作品,但我希望讓讀者不論從哪一部入門都可以順暢閱讀,因此會在隱瞞各作品的凶嫌與詭計的狀況下推進故事。只不過到了《凶人邸殺人事件》時,我想定下過去兩作品中描寫的葉村與比留子關係性,因此才會安排提到前作比留子態度的場景。另外我想今後也多少會提到類似斑目機關的存在這樣,於整部系列作品中不得不提及的元素。只不過有關明智的詳細狀況,我還是希望讀者能透過閱讀《屍人莊殺人事件》理解,所以沒有特別明說。

問:老師除了負責影視作品《涅墨西斯》(又譯「名偵探神助理」)小說版其中一集,還是影集版的其中一位詭計監修。台灣或香港目前都沒有推理作家擔任影視作品顧問的前例,因此很有參考價值。具體的合作方式是怎樣的?

答:《涅墨西斯》這部電視劇,當初得知的做法是在第6集之前,分別由推理小說作家以短篇形式撰寫故事,然後將這些故事改寫成劇本後拍成影劇。整部電視劇的大致走向已經確定,所以小說家們負責的部分,是安排個別集數的情節發展。在日本,推理影劇和小說的定位不太一樣,通常推理影劇不會像小說有那麼細緻的解謎。影劇一閃即逝,跟小說有很大差別,因此產生把小說家的點子拍攝成影劇的嘗試。經過這次經驗,讓我體會到的是,今後將會需要能將影劇的強項與小說的縝密結合的能力。和冷硬派與懸疑作品不同,以解謎為主的推理影劇作品,應該還保有尚未開拓的魅力。

問:當年《屍人莊殺人事件》掀起了「特殊設定推理」的熱潮,也成功吸引很多平常不看推理小說的讀者。我亦讀到老師和其他推理作家在「特殊設定ミステリー座談会」的有趣討論。除了老師揉合類型電影,不少特殊設定亦會混合動畫、漫畫、遊戲等跨媒介跨類型的元素。老師覺得這些「非推理」元素是否正是特殊設定推理作品能夠吸引非推理迷閱讀的原因?

答:在各式座談上也有很多作家提過,但我想我們原本就會接觸許多設定讀到的漫畫、動畫作品。而且不論什麼作品都或多或少埋有伏筆,基於這個角度來看,是可以稱這些為推理作品的。所以具有特殊設定的推理作品基礎,其實從以前就已經建立起來。當然,因為「特殊設定推理作品」流行了之後,作家們推出這類作品的門檻也會變低,而《屍人莊殺人事件》成為這樣的流行契機,確實是令我再高興不過了。

問:老師在台灣版的後記中提到自己採用了效率不那麼好的創作方式:不僅要挑戰新嘗試,還同時兼顧詭計設計、考慮如何為角色帶來改變、故事發展甚至設想讀者的反應等等,種種因素疊加起來令動筆無比困難,總要花上很長的時間才令一切到位。不過,如此面面俱到不正是很多作家心目中的理想作品嗎?陳浩基老師幾年前曾在香港一次座談會中提到,作家的命運就是要不斷在堅持和妥協這兩個選項之間掙扎,而且每次正確答案都不一樣。從結果看來,老師認為過去三次,特別是今次的「堅持」是正確的嗎?此外,作者雖有嘗試和堅持,但檢視是否做到位,也是需要有讀者的存在,以老師目前的感受,再度審視這三次的嘗試,有覺得自己做好和還可以做更好的地方嗎?

答:我非常同意陳浩基老師的說法。雖然至今為止的作品,都是在我抱持相當堅持的情況下撰寫,然而「是不是還能寫得更好」、「如果能多這樣一點就更好了」之類的反省真是沒完沒了。硬要說的話,應該算是「確實堅持到了『有所堅持』」這樣的感覺吧。我在三部作品中,以不同類型的特殊設定搭配本格推理為目標,也努力做出故事途中發生的難題和高潮發展均有所不同的結果。

《凶人邸殺人事件中》感覺到自己力有未逮的部分,在於透過以區分日夜的方式來限制巨人行動自由度這點。其實如果能在像傑森那樣地毫無限制大鬧的情況下,推動本格推理發展是最好,但這麼一來對葉村等人而言的不確定因素就會太多,無法有邏輯地解決這些案件,因此不得不放棄。我現在還是會一直想,有沒有更好的處理方式。

不過,身為作家活動了五年,我覺得本格推理其實是最強烈地展現出這些「堅持」的作品類型。之所以會覺得「好吧就這樣」而妥協的,都是會讓偵探那些必須是鐵打事實的邏輯論調出現破綻,進而給讀者帶來不安的部分。所以想必今後我也會繼續有所堅持,同時會持續反省吧。

問:老師在円堂都司昭老師收錄在《2022本格ミステリ・ベスト10》的對談中提及接下來會有非「劍崎比留子系列」的新作,能夠稍為透露一下嗎?另外,老師未來有沒有打算創作推理類型以外的長篇小說?

答:基本上,我想繼續寫出讀者期望的本格推理作品。只不過我有時候也會有種念頭,希望寫寫有點刁鑽的角色們大舉活躍,或者能帶給讀者活力的爽朗作品之類。我正在思考這些元素,要怎麼和邏輯思考搭配,才能變成有趣的作品。我現在正在寫一部三個小孩子大活躍,有點不一樣的故事,敬請期待。

問:謝謝老師接受訪談。最後,事隔三年,也請您再寫幾句話給華文讀者。

答:各位台灣讀者好,謝謝你們一直以來支持我。雖然讓各位久等了,但希望各位都能喜歡《凶人邸殺人事件》。另外也很感謝這次能透過訪談機會,讓各位讀者聽到我的許多想法。如果今後有機會,希望我能親自前往各位的面前,聽聽各位的聲音!朋友啊,要好好保重身體,等我去找你們!

謝謝讓我接受訪談!

延伸閱讀:

  1. 【一週E書】混炒上桌而且讓你一吃大驚的大膽行徑──今村昌弘的「特殊設定推理」
  2.   限制一向可以激發創意──不信你看今村昌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