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頭拚書影】不是改編的改編──從小說《FIX》到劇集《滴水的推理書屋》
Photo Credit: Unsplash

【上山頭拚書影】不是改編的改編──從小說《FIX》到劇集《滴水的推理書屋》

臥斧的連作短篇集《FIX》是一部相當有趣的作品,將台灣的數樁真實冤案,改寫為書中創作者的虛構小說內容,並藉由一名貫穿各則短篇的神祕讀者「阿鬼」,指出這些作品一如現實案件中的矛盾之處,使那些作者角色開始以另一個全新角度審視自己筆下的人物及故事,就這麼巧妙讓現實世界與虛構中的虛構相互對映,讓這些短篇因此有了不只一層的觀看角度。

就小說類型來看,《FIX》其實是一本「安樂椅神探」式的推理小說,讓阿鬼透過各個作者的作品內容,找出就連他們自己也沒發現的盲點,整體有點像史蒂芬.金對寫小說這回事的形容,也就是故事就像一具遠古動物的化石,其實一直都在那裡等待作者小心翼翼地清理出完整全貌,而非是什麼憑空打造的產物。

至於從內容來看,《FIX》也由於這樣的設計,彷彿帶領讀者走入了作者與編輯反覆打磨作品的創作幕後,藉由故事邏輯的合理與否,以及角色個性是否前後呼應,沒有任何矛盾的相關討論,就這麼使《FIX》同時成為了一本與探討小說創作過程有關的作品。

此外,《FIX》也是一本主題極為明顯的作品。雖然角色的行為動機均符合他們的人物設定,但在某些地方的台詞及想法,卻也充分展現出臥斧個人的創作意志,讓那些在書中屬於虛構,但在我們的世界裡卻是真實事件的相關冤案,就這麼成為了整本小說最關鍵的核心要素。

在書中,那些創作者在發現自己可能誤會了筆下角色時的想法,以及逐漸找出真相的推理過程,除了為讀者帶來推理小說的閱讀樂趣外,同時也對現實有所指涉,彷彿是在詢問著讀者,平常究竟抱持著怎樣的心態,來看待新聞中那些刻意刺激觀者情緒的刑案相關報導。

畢竟,在如今這個時代,我們實在太容易獲得各種振振有詞,但卻未必有足夠根據的新聞資訊,同時更由於社群網站的發達,讓許多人也總是急於對某些事發表看法,忙著透過留言進行聲討,執行我們心中所謂的正義之舉,結果就這麼在渾然未覺的情況下,把自己獲得的片面資訊給視為真相,彷彿一切只是一則由他人所虛構,所有線索都已全數列出的犯罪故事,而不是需要小心找尋及審視各種線索,避免造成冤屈的現實案件似的。

而《FIX》這樣的核心主題,也與前面提及的各種元素環環相扣,具有幾乎可說是密不可分的關係,最終則導致改編自《FIX》的劇集《滴水的推理書屋》,自然得在相關部分進行大幅修改,將那些原本便是為了小說這個敘事媒介所打造的重要元素,給進一步轉化為適合影劇呈現的版本。

但有趣的是,《滴水的推理書屋》選擇的作法,卻幾乎已經成為了一種「不是改編的改編」,除了將原本短篇形式的原著架構,直接更改為一個大型案件的長篇故事外,就連小說本身的內容,也大多只保留了一些相同的人名或作品名稱,然後把某些情節置入到劇中往往再小不過的細節而已。

先不論是否忠於原著,其實光從劇情來看,《滴水的推理書屋》也有不少頗為明顯的問題。

就整體結構來說,《滴水的推理書屋》的多線情節發展,總讓人感到有些混亂,讓你明知這些情節肯定都有潛在關係,但就是難以分辨它們重要程度的高低,最終則顯得焦點渙散,讓人在全劇的觀賞過程裡,也一度感到迷失方向,甚至對角色更始終缺乏足夠的認同感。

但更為奇妙的是,雖說《滴水的推理書屋》確實得經過大幅改編,才能更為妥善地以影劇方式來呈現故事,但在此同時,本劇的製作單位卻連原著最重要的「冤案」主題,以及那些虛構與現實的對照關係,也全在《滴水的推理書屋》裡變成了沒那麼重要的枝微末節,使本劇雖然有想要探討與反映的社會問題,但其關注的範疇也與原著截然不同,使我們也因此很難用「改編」兩個字,來形容《FIX》與《滴水的推理書屋》之間的關係。

如果硬要形容,那樣的情況,其實更像是編劇在看《FIX》時,由於從中獲得了一些啟發,因此就這麼寫出另一則全新故事,然後在一些小小地方稍微埋下彩蛋,以此作為一種單純的致敬方式而已。

因此,要是你只看過《滴水的推理書屋》,其實完全不代表你就讀過《FIX》,而若是情況相反過來,自然也同樣如此。

名為改編,但卻不是改編。《FIX》與《滴水的推理書屋》,便是這樣的一種有趣範例。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12:《滴水的推理書屋》劇本寫作與拍攝實務分享
  2. 為什麼要在小說裡置入現實事件?(其實不用硬要放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