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有錢人需要立遺囑——專訪《人生最重要的使用說明書》作者劉韋德
Photo Credit: 高寶出版提供

不只有錢人需要立遺囑——專訪《人生最重要的使用說明書》作者劉韋德

文/愛麗絲

「我告訴媽媽,兒子想發奮圖強,要支持他、給他相對應的工具啊,」劉韋德笑稱自己或許從小就特別擅長溝通、說服他人,在科技產品所費不貲的年代,成功讓母親買下他夢寐以求的語言學習機,「雖然現在回頭看,那不過是台可以錄音、能重複播放的機器罷了。」

孩子不是會吵就有糖吃,童年時劉韋德早發現該怎麼「吵」,才能有助於達到目的。

高二時,劉韋德加入法律研習社,深入了解法律議題後產生興趣,更因《法外情》等電影對公平正義、法庭攻防感到熱血沸騰。大學選填志願時,家中碰上土地糾紛,眼見父親因不了解法律知識四處求助,劉韋德便選讀法律,渴望未來能依靠自己的專業,不求人。大學時期,受師長影響與本身興趣使然,劉韋德對與日常生活較相關的民事領域情有獨鍾,如今亦多處理遺產繼承、遺囑撰擬、不動產買賣等案件。

寫遺囑不代表行將就木

劉韋德曾見過不少因被繼承人未立遺囑,後輩對遺產分配各執一詞,最終對簿公堂的局面,也在現實見到遺囑如聖旨般的功能,「一家六個孩子甚至區分派系,爭鬧不休,幸好被繼承人已預立遺囑,宣讀後大家便乖乖接受了。」

「不只有錢人會為遺產吵架,財產不多的反倒更想爭個你死我活,有時那不是金額多寡的問題,而是感覺、公平性的問題。」遺囑最為人知的功能之一,便是財產分配,畢竟單純依法定分配,可能流於齊頭式平等,而一份立意良善的好遺囑,便能考慮周詳,兼顧公平性與個人情感,降低親友因處理身後事搞得烏煙瘴氣、甚至鬧上法院,勞民傷財。

劉韋德深知預立遺囑好處與功能繁多,可分為財產、身份與綜合三大類,細數起來多達近二十項。但極力推廣自立遺囑的過程中,他卻對最親近的人說不出口。

「當父親被診斷出疾病,你該請他趕快立遺囑、還是鼓勵他放寬心好好養病?」略顯遺憾,劉韋德的提問,多數人恐怕都會選擇後者,這也是他面臨父親罹患癌症的直覺反應,「有時對親人實在有難言之隱,怕被誤會你是不是在詛咒他。」於是,當父親撒手人寰,身後卻缺少一紙遺書。

若要自發性地預立遺囑,我們勢必得扭轉根深蒂固的傳統觀念——對死亡的忌諱,畢竟死亡並不因人們有所忌憚就此遠離。

劉韋德感慨,日前韓國梨泰院踩踏事件中,不幸喪生的罹難者們青春正好,誰也不曾預料會從此天人永隔。無法預期,死亡是不請自來的,「寫遺囑不代表行將就木,也不是不寫遺囑我們就肯定不會死。」若我們能不再將死亡視為禁忌議題,而是生命自然迎來的終局,或許能以更健康、開放的心態看待預立遺囑。一旦能坦然面對死亡,生命的一切,或許都變得更從容。

費心開發 777 遺囑產生器,「我的收穫反倒更多」

但專業法律語句對一般民眾宛如咒語,若真要寫遺囑,許多人恐怕腦袋一片空白。為此,劉韋德在民法繼承篇修正草案中規範遺囑可以自動化機器製作後,便想善用法律專業,著手協助民眾。

「777遺囑產生器」App 在此初衷下誕生。

起初,劉韋德與任職科技、資訊業友人討論,在友人建議下,從他預想的網頁改為人手一機可操作的 App 形式,但幾乎前所未見的創舉,也讓劉韋德在過程中吃足苦頭,不僅耗費心神,自掏腰包投入的開發預算更超乎想像。但為降低撰寫遺囑的門檻,劉韋德與製作商細心拆解遺囑不同區塊、在 App 上設置模板,使用者一步步跟著說明操作、輸入資訊,就能輕鬆完成遺囑。根據現行法律,只要人們將製作好的數位遺囑印出、手抄謄寫,便可完成一份自書遺囑。

劉韋德善用數位化工具與專業知識,便利一般民眾自立遺囑,偶爾,也曾被質疑此舉是否擋了同行財路?但劉韋德問心無愧,深知唯有如此,才能真正推廣自立遺囑至常民生活。在 「777遺囑產生器」App 中,劉韋德大方附上自己的 Email,定期回覆使用者各式各樣疑難雜症。「並非所有人都因 App 使用問題發信,有些使用者或許只是想抒發心情。」劉韋德以一位後媽兒子的使用者回饋為例,他不只透過 App 解決現實困境,也在與使用者的互動中,給予正向幫助。

「但其實我自己的收穫更多,畢竟施比受更有福嘛。」劉韋德曾收到使用者回饋,原本對人生的迷惘消極,在寫下遺囑後撥雲見日,面對生命中的一切都顯得從容積極。

這回出版《人生最重要的使用說明書》,相較於 App ,劉韋德有更多篇幅能鉅細靡遺詳述細節、提供範例,讓許多初擬遺囑的讀者不需多方查找資料、花錢諮詢,就能無痛上手、反覆練習。

但談及自己的遺囑,劉韋德略顯心虛。原來,他直到去年才寫下自己的遺囑,「某次上節目被問到,我才驚覺自己居然還沒寫!」完成自立遺囑,劉韋德替自己的身後事做好決定,也替兩個孩子安排妥當,「畢竟沒有父母想看到孩子上法庭爭訟的。」每年生日,除慶祝長了一歲,劉韋德建議讀者不妨也再次檢視、調整,讓遺囑與時俱進。

律師天職是以委託人利益為主

理解法律規範並付諸實踐,能讓人以自立遺囑完成最終心願,而身為律師,是否該以法律彰顯、維護正義為重?「相較彰顯正義,律師的天職其實是維護委託人的利益。」劉韋德進一步解釋,正義一直都是相對概念,殺人償命並非天經地義的正義展現,每樁案件背後動機都值得深究,再由法官定奪何謂正義。「律師要做的,是幫委託人得到合理的評價與判決。」

律師與委託人間的有償關係,讓律師須以以委託人利益為主,但不應為追求勝訴,採取如教唆偽證、串供等有違真相與道德的行為。此外,劉韋德認為心中自有一把尺,若在辯護過程發現不利委託人、卻無法違背良心協助隱瞞的證據,劉韋德寧可終止委託關係,也不願有愧於心。

「我總反覆思考,自己的一言一行,對其他人會有什麼影響?」嚴以律己,不吝付出,劉韋德順從心之所向,善用法律知識,在無形中,不僅維護無數人的利益,更忠實克盡律師天職。

那些身後事:

  1. 我們家實施「孝順分數」制度,長者歡心,遺產分配沒困擾
  2. 為身後作規劃,是留給親人最後的一份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