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wikipedia

林夕:我的歌詞有很多很傷感的,但很用心的留下一盞燈

文/林夕

日期:2010-01-09
地點:台北誠品書店

林夕:甚麼叫樂觀?一般來說,假如快樂真的可以學,一般人都會告訴你,凡事要樂觀一點,面對金融海嘯,面對那個逆境,以一種樂觀的心情來面對。

可是我覺得這樣子也不是辦法,自從樂觀到出現了一個新名詞叫「審慎樂觀」後,我覺得很奇怪,你樂觀,也要審慎,你在理財嗎?審慎理財就有,審慎的樂觀,那是甚麼呢?人的心態可以怎麼調適過來呢!
「審慎樂觀」的意思是否我很樂觀,但我又要很審慎的,很小心的。我從來沒見過一個很小心翼翼地樂觀的人,也沒有見過一個很小心翼翼、步步為營地快樂的人,所以我說到這裡,是想說,快樂本身是很難,或者是很難刻意地去樂觀的。如果一個人要不斷地叫自己加油,不斷地鼓勵自己,跟自己說:我很樂觀,我永遠要有一種正面的能量來過我的生活,我很快樂,我覺得這樣是很難的。

有一齣電影的其中一幕給我很深刻的印象,可能在座各位比較年輕,沒有看過這個電影——〈阮玲玉〉,張曼玉主演的。其中一幕,阮玲玉自殺之前,她的兩句獨白,就是:「我很快樂,我很快樂」。請問,她說這話的時候,你猜她的心情是快樂還是難過呢?她是很有誠意的嘗試地告訴自己:我很快樂。於是我當然就聯想到一首歌,就是〈我的快樂會回來的〉,特別是那個副歌的部分,不斷重複「我的快樂會回來的」。有一陣子我就常聽這首歌,就覺得這可能也是很多人安慰自己的方法。面對難過的時候,會常常很用力的告訴自己:我很快樂,或者是我的快樂會回來的。我覺得,這樣念念不忘的告訴自己「我是很快樂的」、「我的快樂會回來的」其實也不是辦法,這個簡直讓人越看越悲涼啊!因為看到一個人就是很在意自己究竟快樂還是不快樂。

我的這本書《原來你非不快樂》,港版剛出版的時候,收到很多不同讀者的回饋或是反應,其中一個叫我最意想不到的,是在網上看見的。那個讀者的意見是蠻有個性蠻有特色的,所以我現在對他的話也念念不忘,他的話亦啟發了我一些想法。那個讀者的意見是:「為甚麼要那麼苦心的告訴我們,我們需要、必須要保持快樂呢?」

雖然我覺得這沒有不好呀,書,有這個主題,我嘗試把我生活中關於快樂的一些經驗一些體悟寫下來,可是,我覺得在我們實際的生活中,你真的不必常常提醒自己或是告訴自己:我必須要快樂地過我的生活。

Q1:我每次讀你的詞,都會覺得非常的非常的悲傷,還有一種,就是對現實完全無可奈何,就是做甚麼事都沒有幫助,有點像是王家衛的電影。所以,我沒想到今天你來到是要跟我談快樂。你所講的快樂,就是明白殘酷的現實之後,放下之後的快樂吧。

林夕:好啦,如果聽過我的歌讓很多人好像他一樣感到很悲傷,我以前有一陣子願意為此鞠躬道歉,現在我發現我也不必要這樣了。既然你能夠聽過後,發現你自己的悲傷,這也是一場功德。如果你曾經在 KTV裡,邊唱邊發現了你的一些悲傷,隨著你的眼淚排掉,我更覺得有點光榮。可是如果你真的不能夠,不能自拔,為了這樣而不能自拔,故意自虐的再重複重複的聽很多遍的話,這個也不是我的責任了。

然後你說那個,有一些歌詞使你覺得很多事情,我們都很無奈的。我想問啊,我不是要辯護,我不是。我是很坦承的想說,你沒發現嗎?這個世界上很多的事情真的不是以我們的意願就能夠改變的,當然我們先要嘗試改變,可是如果你不能改變的話,難道你就去自殺嗎?不行的喔。所以我想說,有一些事情的確是不能夠根據我們的意願去改變的時候,我們就直接面對它,然後想一個方法來把它,剛才我說的放下,或者把它弄掉了。我相信你是還沒看完這本書啊,所以會有這個疑問,就是為甚麼我有一些歌詞是寫悲傷的,但這本書卻說快樂,然後你更意想不到的是,我在今天,我在這裡是講這個快樂。其實中間有差嗎?有矛盾嗎?快樂跟痛苦根本很多時候是並存的,是一種矛盾的並存,而且有些時候是可以很和諧的並存。

因為以我來說,剛才你都有提到的就是,有一些人天生比較幸運,他是很容易快樂的一個人。為甚麼呢?可能因為他比較容易滿足,沒甚麼要求,像這樣的人,我們很衷心的恭喜恭喜。如果我們想說同喜同喜,我想是比較難,因為一個人的性格是比較難改變的。你是一個想太多的人,你是一個思路比較複雜的人,你不會那麼容易得到一種最簡單的快樂。那個時候,每個人如果都有一些不可避免的痛苦時,是不是要先面對自己的痛苦,然後才可以找到那個快樂呢。

我的歌詞當中有很多很傷感的,傷感的歌之中,我覺得我還是曾經很用心的留下一盞燈,一盞燈呢,能夠開的人,就把它開了吧。懂得開的人自然會開的,如果沒有發現的人,我希望他慢慢長大以後,找到哪裡有那個按鈕,然後就不會對今天我說這個快樂的主題,感到甚麼意外。其實,既然有傷感,一定也有快樂。我們的眼光不能夠永遠停留在悲傷的時候,我們當然也要了解一下快樂吧!

Q2:林夕老師,我想先稍微附和一下你剛剛說的。因為老師在書裡的前言還是序言就說到:未知苦焉知樂。一開始我覺得老師都是悲觀,是老師自己說的,老師是因為知道了苦之後,所以說快樂。然後你剛剛說其實在歌詞裡留了明燈,我覺得〈十年〉這首歌裡,那個副歌歌詞就是有這種感覺。因為這十年就算身邊不是為你,也會為別人而流淚,我覺得老師的歌就是有這種感覺,然後其實我沒有問題要問老師,可是我感受到的,就是老師剛才說的。因為老師最後說,即使你寫了這本《原來你非不快樂》,可是你還是有不快樂的時候,你還是沒有辦法做到無念,所以提醒我們念念不住。

我還是很謝謝老師寫了這本書跟我們分享,看老師寫的書,聽老師寫的歌,希望以後還有更多機會。我覺得看完老師的文章,我會想看《道德經》,一些關於老子的東西,所以希望老師有更多機會跟我們分享。謝謝老師。

林夕:謝謝。謝謝。嗯。這個就是當然可以啊。陳奕迅的〈十年〉的確有剛才我說過的那盞明燈。〈十年〉這個歌有夠悲的嘛!很悲啊!可是我的燈在哪裡?按鈕就在最後的兩句。

這個其實你可以聽完這兩句就知道,「我的眼淚不是為你而流 \ 也為別人而流」。這聽起來,不同的人、不同的階段、不同的心境,你可以體會。

聽起來好像眼淚是無可避免的,我覺得很無奈,很悲;可是你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既然你的眼淚不是為這個「你」而流,一個人會一生一世不流淚嗎?那麼,我就想,你的眼淚還是會為另外一個人,或是為別的事情流的時候,那你又何必那麼固執,一定要找回那個曾經讓你快樂,也同時曾經讓你流淚的人回來呢?

這兩句就是這個意思,這個燈就是亮在這裡。你的眼淚早晚會流的話,你在流淚時,眼淚灑在自己身上,那誰跟誰又有甚麼分別呢?就是這個意思。

然後剛才你提到我亮起來的《道德經》。對、對、對,但是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寫一本我自己,從我自己觀點,不是那麼學術研究的角度,寫一本我自己看的八十二章《道德經》。從我自己的生活體驗出發,寫這樣子的一本書出來,這個不是承諾啊!

Q3:林夕老師有首歌詞是〈K歌之王〉,這個問題一直困惑了我很久。它副歌是:「我已經相信 \ 有些人我永遠不必等 \ 所以我明白 \ 在燈火闌珊處為甚麼會哭」。

我對於這兩句歌詞非常的納悶,因為燈火闌珊處為甚麼會哭?照道理說,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應該是件很快樂的事情。那為甚麼會哭呢?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是,這本書的書名其實很有趣,《原來你非不快樂》用兩個負面的詞去證明說:其實你應該要快樂,這有其他意思嗎?要不然就可以寫作「原來你很快樂」就好了,為甚麼要原來你「非」,用負負得正的方式呢?

林夕:第一個問題,我本來也不打算在這裡解釋。但困擾了你很久了嗎?燈火闌珊處為甚麼一定就等於是找到你那個人呢?你以為是一個人原來在這個燈火闌珊處,「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可是我沒有說過我是用辛棄疾這個詞的文本來寫進去嘛。燈火闌珊,甚麼叫燈火闌珊,你知道嗎?意興闌珊耶,燈火已經黯淡下來的時候,辛棄疾的主角比較幸運,他驀然回首,在燈光最暗的地方找到他一生最想找最想要的幸福啊,這個詞的好處就是在這裡,我們原來很多幸福都是用找的。這個詞太好了,這就是所謂的「你現在明白我的苦心了嗎?」而且我希望破除就是你在燈火闌珊一定會甚麼的想法。你嘗試想像一下吧,以後你在寂寞的時候,或是在一個熱鬧的的人群當中,你驀然回首燈火闌珊處,你試試看有沒有一種悟的感覺會讓你想哭呢,那就會明白的了。

然後第二個問題,書名《原來你非不快樂》,為甚麼不變成原來你很快樂呢?

剛才你說兩個負面,不是負面的喔,對不起,這個必須糾正喔,負面就是不好的意思。

「非」跟「不」是沒有好不好啊,如果我說你是非法分子,那個非就是不好,「非」跟「不」就是那個否定句,為甚麼用一個雙重的否定句呢?你可以看看你的口氣。

如果我說你問我現在快不快樂,我說「我很快樂」;但如果我換了另外一個方法,也是雙重否定的否定句來回答你,「我現在不是不快樂」,那就有一點弔詭的意味,而且就因為這個雙重的否定。你會更反省一下甚麼是「不快樂」,甚麼是「不是不快樂」,甚麼是「很快樂」,因為書名的下面一句是:「得你一人未發覺」,原來你自己並非不快樂,只是你沒有發現自己原來不是不快樂,所以這個否定句有它的特別意義。如果我寫一個,我嘗試用一個比較企劃的角度來解釋,比較兩者,那一個會比較 commercial 一點。「原來你很快樂」,我覺得那個吸引眼球的程度一定不夠這個「原來你非不快樂」。

Q4:老師你好,我在你的書裡面看到,覺得目前我們的環境講了太多勵志的東西,然後對你來說,你情願去追求一個不勞善役者不學,那麼,不曉得老師你個人認為就是關於「認真追求」這件事跟「汲汲營營」有甚麼差別?

林夕:我有說過一些,包圍在我們中間的,一些很典型的勵志電影那個問題,或是周圍的人、主流的一種價值觀或是甚麼東西——我們要加油、我們要加油⋯⋯

我相信沒有看過一部勵志片,主角是很努力的一個人,很用心追求夢想啊,最後,原來輸了。這個結局,我覺得就太真實了。不過,沒有人會拍這樣的勵志電影吧。等於我們的社會整個氛圍也是鼓勵我們汲汲營營的去追求一些夢想。你剛才用到一個常用語——汲汲營營,有營這個字就是經營,對不對?汲汲就是不斷的、很用力的、很急,好像一個海綿一樣的,碰到甚麼就汲甚麼,汲取一些教訓也好,汲取一些利益也好,然後經營一種東西,認真追求,聽起來追求是不是好像高尚一點,偉大一點。

我說公司追求利潤,你聽起來好像,咦,這個不夠偉大,我追求我個人的,找到一個造福人群、拯救世界的一個事業,就好像偉大一點。其實,對我來說是沒差別的,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如果你很認真追求的事,你有沒有小心衡量過的,是不是真的只是一個夢想,或是你有沒有想過,就好像我剛才說的那些勵志電影,那些典型的結局一樣,事實是不典型的,你追求的夢想最後有機會像泡沫一樣,爆破了以後,你怎麼辦呢?回到我剛進場的時候說,把事情先做個最壞的打算。很多人啊,或是電影告訴我們,或者是旁邊的成年人告訴我們,生命如果沒有夢想就沒意義了。

我看過很多電影電視,看最嚴肅的,看最不嚴肅的那些偶像劇,都常常有句口頭禪,大致是「沒有夢想的人生就等於一條鹹魚」。我就反對這個,生命的意義難道就在於一個你自己設定的夢想嗎?而且你設定的夢想有想過自己真的想要的嗎?而最重要的一點,我覺得為甚麼跟汲汲營營沒差別,在乎你的一念,就是你怎樣看中間的過程。

我自己覺得追求夢想,最重要的,聽起來好像很土啦,過程比結果重要。而如果你不是用一種享受的心態來享受這個追求夢想的過程,那你這個夢想實現的一刻,其實它又有甚麼意義呢?如果你在整個過程中都用一種在熬苦的心態,當然我們不是不能吃苦啊!可是,你吃苦還是因為你的夢想,而你又覺得這個苦沒法變成樂的話了,這個夢想的追求,我覺得就跟汲汲營營沒有差別了。

可是如果你在追求你的夢想,在過程中你根本完全不享受的,你的夢想成為你的負擔,何必呢?夢想如果讓生命更有意義的話,它應該讓你的明天會更好,應該讓你因為有夢想,就讓當下的你,不是明天會更好,而是現在已經好了。因為我有一個夢想,在過程中,我可能要受一點苦或是需要付出一些代價,可是我是樂在其中的話,它就跟汲汲營營有分別了。因為我是樂在當下,活在當下,而不是為了一個遙不可知未知的一個未來,先犧牲掉現在的我的生命意義或是生活的素質。

※ 本文摘自《原來你非不快樂》,原篇名為〈講座主題:「原來你非不快樂」讀者分享會(節錄)〉,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