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聽著遊客對富士山的讚嘆,太宰治邊嘆氣邊自嘲不解風情

文/太宰治;譯/陳楷錞

甲州的御坂峠山頂上,有一間名為天下茶屋的小茶店。我自九月十三日開始借住在這間茶店的二樓,並做些收入不怎麼優渥的工作。這間茶店的人家相當親切。我打算待在這裡繼續工作一陣子再說。

天下茶屋,聽說正確的名字是天下一茶屋。在這附近的隧道路口也刻著「天下第一」四個大字,並署名安達謙藏。意思應該是指這附近的景觀天下第一吧。我還聽說要在這裡建茶店時,競爭可是相當激烈。從東京來這遊覽的旅客也一定會在這小憩一番。下了巴士之後,他們會先在山崖上站著小便,然後,發出讚嘆的聲音:「啊──好棒的景觀。」

聽著遊客的讚嘆聲,我則是在二樓,因為受盡工作之苦橫躺著,斜眼看向他們口中天下第一的景觀。富士看起來近得像是伸手可及,河口湖則在山腳下冰冷地擴展成一片銀白色。我無話可說。我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這興許是我不解風情的緣故吧。

我不接受這些風景。近處秋天的群山自兩袖近逼而來,山裡深處的湖水,還有藍天配上富士的秀峰,這樣取景的方式不是教人無可救藥地感到羞恥嗎?簡直就是澡堂的油漆壁畫、戲劇舞台的布景,太過於迎合眾人的要求。有一座富士山,下面是白色的湖,這是哪門子的天下第一?過於精巧造成了反效果,極盡完美得教人不悅。會這麼想,也許是因為我還年輕的緣故吧。

所謂「天下第一」的風景必定要時常伴隨著驚奇。因此,我推薦的是華嚴瀑布。我覺得將「華嚴」作為瀑布的名稱相當不錯。不無謂地追求衝擊性和強度。我是在東北出生的,但我也不會因此將颳著風雪、伸手不見五指的荒野,稱為絕美的景致。我只是覺得,不過問人間世事的自然精神、自然宗教等諸如此類的事物,果然還是美麗的風景所不可或缺的要素。

我對於用倒白扇[1]來形容富士山感到不服,簡直是草草統括成座敷藝了[2]。富士是由熔岩形成的山,去看拂曉時的富士就能明白了。長滿瘤的山地表面受到朝陽的照耀,散發著赤銅色的光芒。我反而覺得這樣的富士山是崇高的,這才是天下第一的景色。我在茶店吃著羊羹,同情著富士山被稱作倒白扇。另外,我不想讓茶屋的人讀這篇文章。畢竟我可是受了他們相當親切地照顧。

譯註
[1]出典自石川丈山的詩《富士山》,形容覆雪的富士山姿。
[2]酒宴中助興的技藝。

※ 本文摘自《在山的懷抱重生》,原篇名為〈關於富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