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pexels

太敏感的人會體諒他人的痛苦,自然就無法輕易做到坦率

文/陳允皓

在生活中有很多外冷內熱的人,這一類人很多都是高敏感型人格。他們內心敏感細膩,內心活動也更豐富。他們會因為別人的一句話而想很多;會因為擔心別人不高興而不好意思拒絕;會因為自己所做的事情不夠完美而強烈地自責;會表現得很懂事,寧願自己吃虧也不想讓別人為難;不喜歡人多喧鬧的場合,只想與三五好友小聚;不會輕易開口找人幫忙,不願意給別人添麻煩;會因為不合群而感受到壓力;時常因為敏感覺得又累又委屈而想要改變,但始終還是以疏離的姿態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敏感的人總是更加考慮別人的看法。我自己就是一個敏感的人,還是很瞭解這樣的人的內心的。

我從很小的時候就很會察言觀色,能夠從言語和肢體動作察覺到別人的情緒和內心,他們每一個細微的情緒波動我都能捕捉到,並不斷地依據別人的情緒來調節自己的節奏,盡量讓別人感到舒適。

原本我以為這是一種「超能力」,認為在人際交往中是一種高 EQ 的表現。後來我發現這樣真的太累,很多時候都是討好了別人而委屈了自己。

敏感的人都有很強的深度理解能力,只需要給一點暗示就能讀懂背後的意思,不太可能會讓別人感到為難或是不舒服,甚至會因為顧忌別人的感受而犧牲自己的部分利益。

我有個朋友很內向,不擅長和別人打交道,特別是和同事相處。每當她從一群同事身邊走過,她就覺得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聽到他們的笑聲就感覺是同事們在偷偷嘲笑她,內心非常不安。有時候還會覺得別人的某一句話是在針對她,但她又不肯當面問個清楚,只能在內心不停地煩悶、糾結。

我告訴她,如果再聽到同事在笑,覺得是針對自己的時候,不妨走過去聽聽他們究竟在聊什麼;如果感覺有人在看你,也不必躲閃,自然地直視對方,肯定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她硬著頭皮試了後對我說,果然不出我所料,同事之間的談笑並不是關於她的,和別人對視時,別人還會對她微笑。她釋然了,不再為此耿耿於懷,獨自糾結。

敏感的人有時只是因為心思太過細膩而對很多人和事產生了一些過度解讀,當發現一切都只是自己想太多的時候,就不會再為此感到痛苦。其實,我們對別人來說並沒有那麼重要,不用太在意別人,做好自己就好了,何況大家都很忙,不會總是把你當話題。太宰治說:「太敏感的人會體諒他人的痛苦,自然就無法輕易做到坦率。所謂的坦率,其實就是暴力。」

敏感是一種缺陷?

很多人都認為性格敏感是一種心理障礙。從小到大,父母和老師都希望我們成為外向、開朗的人,而敏感人群卻被貼上了「孤僻」、「自卑」、「玻璃心」的標籤。敏感的人通常喜歡獨來獨往,很難與人進行爭辯,受了委屈也會選擇一個人消化,在別人眼裡顯得十分孤僻。

每一個內心敏感的人都曾聽過「你想那麼多幹什麼」這樣的話,而現實往往是,他們確實會不漏掉任何細節地去想那些事的前因後果。想得多不代表想錯,多思考並非一件壞事。

有一次,主管對一位同事寫的文案不滿意,當著所有人的面斥責他,絲毫沒有顧忌他的顏面,同事當場並沒有反駁,但心裡很惱怒。因為這件事,他變得每當面對這位主管的時候就會很緊張,感覺壓力很大,甚至開始失眠。他對我訴過苦,我非常理解。在文化創意行業,輕鬆自在的環境更能夠激發靈感,心情愉悅也可以提高工作效率。

同樣的話,他也和另一個人說起過,但對方卻認為他有點脆弱,還沒有適應職場,叫他對待工作要厚臉皮一些。當然,在當今社會,很多厚臉皮的人看起來活得更舒服一些,但這不意味著我們沒有不開心的權利。成年人應該互相尊重,說每一句話的時候都應該考慮別人的感受。

好好說話是重要的人際交往規則。在我們還是學生時,老師就教我們,任何時候都不能隨意羞辱和謾駡他人。進入職場之後,主管可以批評我們在工作中出現的問題,但不應該傷害員工的尊嚴,這是最基本的修養。

在那件事之後,那位主管手下的幾名員工都因為和他有不愉快先後選擇了離職。這樣的領導方式是難以獲得人心的,團隊內部尚不齊心,業績更是無從談起了。

如果你上學時因為同學的某句話、工作後因為同事的某句話而感到難過,請不必為此自責。難過是我們的本能,誰也不能剝奪這份權利。有時候我也很疑惑,那些厚著臉皮選擇迎合的人真的是最適應社會生存規則的人嗎?

所謂的迎合會助長某些人的陋習,這不應該是我們推崇的方式。

※ 本文摘自《別因為敏感,讓心被委屈填滿》,原篇名為〈別因為敏感,讓心被委屈填滿〉,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