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書比人久,成績卻比人差──問題到底出在哪?
Photo Credit: Unsplash

念書比人久,成績卻比人差──問題到底出在哪?

文/張增強(寫書哥)

只有輸入沒輸出,你會以為自己懂了

費曼有一句非常經典的話—If I couldn’t reduce it to the freshman level. That means we really don’t understand it。意思是,假如我無法讓大一新生聽懂一項知識,說明我自己也沒有真正弄懂它。

這正展現了費曼一貫的教學風格。他有一項很多領域的專家都沒有的能力,那就是:用一般人聽得懂的話來解釋專業知識。

在費曼兒時,有一次一個朋友問他一種鳥的名字,他回答:不知道。這個朋友嘲笑費曼,說費曼的父親都不教他知識。

其實費曼的父親早就教過他這種鳥的名字,甚至還教了他如何用中文、義大利文、葡萄牙文、日文來說。

但是父親告訴他:「就算你知道這種鳥的名字,知道它在不同語言中的叫法,你依然對牠一無所知。知道一種事物的名字,並不代表你真正了解它。」

這件事對費曼未來理解世界的方式,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在費曼看來,只用專業術語解釋專業領域並不算真正搞懂這個領域。因為每個專業術語本身也有其內在含義,只有真的懂了其內在含義,才算真的搞懂了這個領域。

如何檢驗自己是否真的懂得某些知識?最好的方式就是試著教會別人。當我們有能力教會一個之前完全不懂這些知識的人時,就代表我們真的學會了。教別人是輸出,學習是輸入。教會別人,就是從輸出反過來推動輸入。

《禮記.學記》中的「教學相長」,講的正是這個道理。我們可以藉由教別人,來促進自己不斷學習。教別人的同時,我們也在進步。

輸出除了能促進學習之外,還能幫助我們發現自己的盲點。如果只有輸入,沒有輸出,便很難發現自己的盲點。

例如,很多同學看課本,看完之後覺得好像什麼都會了,就不想上課,但是聽老師講課時,卻發現自己還有很多關鍵沒注意到;做練習題時,發現自己做錯了好幾道好像已經學會的題目。

這種看起來好像懂了,其實根本沒懂的知識,就是我們學習的盲點。每個同學都有屬於自己的盲點,所以每次考試大家錯的題目都不一樣。找到並消滅盲點,才能考出好成績。

看過和掌握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狀態。

第一種狀態:看過

看過是「原來不知道,現在知道了」的狀態,因為之前沒接觸過,所以「看到」時會讓人產生獲得感。即使再次看到,大腦會馬上回饋「這個東西曾經看過」的訊號,這時候沒了新鮮感,有些人會不耐煩,不想再看。在這個階段,我們很容易誤以為自己已經掌握這項新知識。

在這個階段得到的知識其實是「脆弱知識」(按:又稱為零碎知識),我們很容易表現出「脆弱知識症候群」。這是美國教育學者大衛.柏金斯(David Perkins)針對學生無法完全掌握知識的現象,所做出的結論。如果只掌握脆弱知識,就無法把所學的東西移轉到新情境去,更無法應用和創造。

脆弱知識一般有以下三種類型:第一種是惰性知識,這種知識明明已經存在於腦海,可是沒有任何作用,除非考試有考到,否則我們不會想到它;第二種是幼稚知識,我們在真正學習之前對這項知識的誤解,在學習之後沒有任何改善,依然堅持原本的錯誤印象;第三種是公式化知識,即是只學會公式化的解決方法,並沒有真正理解為什麼要這樣做?有沒有其他解決方案?只是機械性的記住了執行步驟。

在考試中,生無法答對基於同一原理或概念的新題目,除非遇到老師講過的原題。在生活中,學生遇到類似或相關的情境時,也不會用學到的知識去處理真實世界中的問題。這都是因為他們沒有真正地掌握所學的知識。

第二種狀態:掌握

掌握是融會貫通,表現為一個人深刻理解了某項知識,能夠完整、有條理的傳授給別人。就算該知識的表達形式有所變化,也不影響自己的理解和輸出。

這就像「看電影」和「欣賞電影」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境界。有些電影我們看過一次,就認為已經知道這部電影,再看一次時會覺得都看過了,有什麼好看的;有時候由於陪朋友又看了幾遍,感覺自己都快能背下整部電影的臺詞了。但這時候我們真的完全了解這部電影了嗎?其實未必。

思考一下,對於那些十分喜歡、覺得精采絕倫的電影,我們真的可以完整、清晰的描述清楚每個精采橋段嗎?

  1. 能說出每個角色的定位和性格嗎?
  2. 注意過每個場景要表達的深層含義嗎?
  3. 注意過布景、顏色應用和演員服裝搭配有什麼內涵嗎?
  4. 想過為什麼要這樣設計劇情嗎?

這些還只是欣賞電影需要思考的,假如要拍攝一部電影,那需要思考的問題還要多得多。看到這裡我們會發現,很多人看電影真的只是「看過」,就像很多人的課業學習也只是「看過」,經不起檢驗。

把練習當考試,考試就會像練習

考試過程就是解題過程,平時的做題練習可以為考試得高分打下基礎,單純的題海戰術並不一定能保證得高分。此外,做題也有技巧,掌握技巧是考試得高分的有力保障。

總是漏看重點? 用指讀法強迫集中精神

很多同學公式、原理都懂,但題目就是答不出來。看題目時過眼不過腦,總是丟三落四,遺漏重要的已知條件,這就是典型的讀題能力差。

要高效率解題,在閱讀題幹時可以採用指讀法,即是在閱讀時,指尖要滑過閱讀的文字下方,強迫大腦集中精神。這個做法的原理是,人類對肢體有天然的高關注度,平時我們都習慣用手來引導視覺焦點,火車和高鐵的司機為了保持高度注意力時,也會使用「手指口呼」的作業方式,做到手到、眼到、口到、心到。

指尖是對觸覺非常敏感的部位,指尖在文字下方滑動,有助於增強注意力。因此如果周邊環境比較嘈雜,或者自己心神不寧,尤其是在考場上察覺自己緊張、難以集中精神看題目時,就可以用這種方法快速集中注意力。

此外,手指可以讓定位更準確,不只能隨時停留在某個詞語上,還能倒退。而目光比較飄忽,就很難做到這一點。所以,指讀法非常適合閱讀有一定難度的內容,尤其是大題的題幹。即使到現在,我在審書稿的時候,遇到複雜內容時還是會不自覺的用這種方法。

在還沒有養成指讀的習慣,並不建議用筆代替手指,因為筆是肢體的外延,人對其的關注度不夠,再者,就算筆能控制得再靈活,也無法做到像手指一樣有本能反應,反而會額外增加大腦的定位負擔,且筆還會削弱手指的觸覺感受。

所以,在閱讀題幹這類重要內容時,使用指讀法的閱讀效率很高,在考試緊張或題幹比較長、內容比較難時,尤其推薦使用這種方法。只有讀清楚題幹、不遺漏重要條件,才能快速解題。

限制自己做題時間,提前適應考試壓力

高中時很多同學都羨慕我,說我考試時做題效率很高,一百二十分鐘的考試,我總是能六十分鐘就寫完。

除了做到深刻掌握學習重點,做過的題目比較多,熟悉各類題型之外,我平時做題還有一個小技巧,就是設置倒數計時。我會在每次做題前,看一眼手錶,給自己定下完成的時間,例如九點三十分開始寫,就一定要在十點整之前完成。

這個動作雖然小,但裡面的學問很大。由於設置完成時間會給自己帶來適當的緊張感,從腦科學的角度來說,這種緊張感可以刺激大腦的神經元,促使神經元保持在興奮狀態。在這種模式下,學習能力會顯著提升,記憶效果會更好。

而且自己設定目標,自己來完成,會把被動變成主動,在這種狀態下學習會更有熱情,而熱情則可以讓大腦充分發揮潛力,使學習效率更高。

有些同學在做題目時會出現拖延的情況,但設置完成時間,會有緊迫感,就會抓緊時間立即開始做。只要做了幾分鐘後,大腦被啟動了,就會進入行動興奮狀態,開始有幹勁,等到按時完成後會獲得成就感,學習動力也隨之增強。

然而最主要的是,計時做題是考試的常態。經常運用這種方式,把做題目當成考試,把考試當成寫功課,這樣遇到大型考試時,較容易保持平常心。尤其是現在的考試題量越來越大,如果沒有這種設定時間的刻意練習,很多同學連考卷都做不完,更別提要考高分了。

在家如何高效學:飢餓、行走、低溫

雖然學校是學習的主戰場,但是在家念書也不能忽視。因為在家裡,我們需要完成做功課、預習、複習等學習任務。

由於家裡往往缺少念書氛圍和老師監督,很多同學的念書效率並不高,這時就需要掌握在家應有的學習狀態,達成在家也能高效學習。

高效學習的三種狀態

要讓自己在家念書變得高效,可以借助一些生理本能。人類在進化的過程中,為了應對各種危機,形成了各種的生理本能,並且潛移默化的影響著行為。我們可以利用這些生理本能,營造出高效學習的各種狀態,比較常見的有以下三種。

饑餓狀態

很多同學回到家後,喜歡先休息一下,吃完飯後才開始念書,但這就會錯失學習的最佳時機。正確的方式是,在飯前先進行主要的學習任務,飯後可以休息一會兒再開始念書,這樣就能借助饑餓狀態提升學習效率。

饑餓對於人類是一種危險的狀態,會直接影響生存。當人饑餓時,胃會釋放出饑餓激素,這些激素進入血液,會刺激大腦,使大腦變得活躍。

這種機制會讓人想獲取食物,而進食後饑餓激素減少,大量血液進入腸胃,幫助儘快消化和吸收食物,這時大腦的供血減少,人就會覺得想睡。

行走狀態

在遠古時期,人們會面對各種兇猛的野獸,在外行走時,需要仔細觀察周邊環境,時刻警惕可能存在的危險。

因此,我們在行走時大腦會處於活躍狀態,注意力特別集中,這時候的學習效率也會提升。

在家中,我們也可以營造出這種狀態。首先,找一個空間相對寬敞的房間,將地上的東西收起來;然後,邊走動邊完成不需要動筆的學習任務,例如背課文、背單字等。

低溫狀態

較低的溫度也會給人帶來危機感,因為一旦溫度降到一定程度,就會造成凍傷,甚至危及生命。所以在低溫狀態下,大腦會比較容易保持清醒。

而在溫度高一些的環境中,人會產生安全感,很容易昏昏欲睡,這時,大腦的血液循環速度會減慢,思考能力也就降低了。

所以,為了念書,可以將家中的室溫調低一些,保持涼爽的狀態,夏天可以多開一陣子冷氣,避免悶熱難耐;冬天則少開一會兒暖氣,避免處於太溫暖的狀態。

本文摘自《費曼學習法,我這樣考上清華》,原篇名為〈第6章 我有認真聽,還是沒有懂?〉,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