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格言之虛構的萬物論】景森心裡樂,景森還是說了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悲劇加上距離等於喜劇,但這不是唯一的等式;愛情加上距離可能也等於喜劇,因為當你與情人彼此凝視,你不會希望有人因不夠專心、不夠投入或指出那雙眼皮貼和瞳孔放大片的破綻而笑場的。但這究竟跟張景森有什麼關係呢? 喜劇就是悲劇加上距離──我們都聽過這句話。我是如此看待張景森的。我寧可如…

【四月:台北漂流】伊格言:一起耍笨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什麼台北漂流,這簡直是伊格言自傳! 英國研究顯示,台灣大一新生入學時為單身者,迄大二開學止,一年之間,將有52%成功結交過異性或同性伴侶。而若以上述之異性戀情侶為統計母體,則男性台北人(戶籍設於北市或新北市,即大台北地區)搭配女性非台北人(戶籍非設於大台北地區)之機率為45%…

【伊格言之虛構的萬物論】鬼是命運的隱喻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見鬼了!什麼樣的情況下你會說「見鬼了」?為什麼我們會說「見鬼了」?伊格言分析給你聽! 西元1986年9月,美國作家菲利普‧羅斯(Philip Roth,《美國牧歌》、《人性污點》作者)到訪義大利杜林,對普利摩‧李維(Primo Levi)進行了一場Long Interview…

【三月:世代戰爭】伊格言:如何論證一代不如一代,與文明簡史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我本以為這就是在討論世代戰爭,這「文明簡史」的標題不知是哪來的;沒想到看到最後赫然發現,這格局,竟真是一部文明簡史!! 不,那從來不是一個能令人靜默以對的時刻;從來不是。但此時,讓我們試著冷靜下來(示威人潮自你身邊川流而過,烈日高照,人們皺著眉頭,口號與汗水聲浪此起彼落)──…

【伊格言之虛構的萬物論】除了生殖之外別無他物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莒哈絲如何藉由一樁畸戀觸摸到生命的絕望?伊格言犀利的筆鋒給出了答案:這正是莒哈絲何以將他的中國情人描寫為一羸瘦男子貌──他身材乾癟無肉,唯有生殖器強韌堅硬如枯枝,他當然不會是、不能是改編電影中梁家輝瀟灑偉岸的模樣,他不是明星;那只是一個被縮小了的人,命運中被捏扁、操弄、隨意掐…

【伊格言之虛構的萬物論】不是荒原,而是深淵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為何「無差別隨機殺人」在古代並不存在?伊格言說,這竟然與「什麼樣的小說比較難寫」直接相關?! 中歐的小說家發現了『唯有小說才能發現的事』;他們展示了一切存在的範疇如何在『終極悖論』的境況裡猝然改變了意義:如果K的行動自由全然是虛幻的,那麼冒險是什麼?如果《沒有個性的人》裡頭的…

【二月:算命】伊格言:命盤群星閃耀時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你有看過寫算命居然可以寫到蕩氣迴腸的嗎!! 「我覺得你挺可憐的,在這個堅硬的地球上,你顯得很脆弱。如果將來你特別想家,我可以幫助你。我可以⋯⋯」 「好啊!我能明白你的意思,」小王子說。「可是你說的話為什麼總是像謎語?」 「因為我有全部的謎底。」蛇說。 ──聖修伯里《小王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