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產變新貧、低薪長工時,我們正在被這個世界隱性驅離⋯⋯

文/孫窮理 最近二十年,台灣人過得很悶,從一九六○到一九九○年代,用三十年建立起來的一個重要信任,崩解了。 這個信任是「經濟成長,每個人都可以從資本獲利的『涓滴效應』獲得好處。」一九九○年代後,雖然速度沒有以前那麼快,但是GDP大致還是持續成長的,不過,實質工資卻停滯了將近二十年,勞動彈性化,工作也…

不愛Hello Kitty、公主眼睛不能太大皮膚不能太白,德國小女孩最想要的夢幻禮物是……

文/莊祖欣 生活在德國,即使自己沒有女兒,也知道周遭朋友的女兒、兒子的女同學、鄰居的小女孩當中,九十八%都迷戀馬。每一個六至十四歲的女生,只要家長稍微負擔得起,一定會讓她去學騎馬。 駕馭馬、穿馬褲、馬靴、戴頭盔、揮擲馬鞭、揚起下巴、挺起胸膛,坐在高大俊秀的馬背上,踢踢躂躂地踱步在原野阡陌裡,實在是每…

流蘇是我和他一整座山的花白,一整座城的凋零

文/羅毓嘉 三月的流蘇雪 春天才來,流蘇轟然鋪滿了整座城市。人說,流蘇是三月的雪,先是雀鳥歌唱,枯木生嫩芽,驚蟄後總以為空氣初暖,卻不想雪怎麼又來了。那年,我穿過政大山上那片片落落的流蘇枝枒間,下山去會他,還沒到恆光橋頭,先看遍了雪白與豐華。當我想起政大後山的流蘇,也不知思念的是花還是他。 流蘇是我…

同樣面臨經濟危機,為何冰島人更快樂,希臘卻有自殺潮?

文/大衛.史塔克勒、桑傑.巴蘇 奧莉薇亞還記得家裡失火的意外。 八歲那年,某天晚上她被碗盤砸在廚房地板上的聲音嚇到,當時爸媽又在吵架,她跑上樓回到自己的房間,躲在枕頭下哭泣,哭累了就沉沉睡去。 睡到一半,她被右邊臉頰的灼痛感驚醒,同時發現房間裡黑煙瀰漫,床單已竄起火舌。她尖叫著衝出房門,正好撞進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