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琡分;鏡文學授權提供 「愛情」這兩個字,包含了多少元素,埋藏著何種變因,又有哪些異同的樣貌? 「在一段固定的戀愛關係裡太久的人,因緣際會接觸到另一半以外的異性,會誤把人際間的友好相處當作曖昧不明,腦波弱或者自制力不足的人就容易暈船、甚至做些出格之舉。」──擅寫都會愛情小說的阿亞梅,在《我們不能是朋友》中,藉女主角的獨白這麼說著。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不敢看恐怖片。」笭菁講得很直接。 當然,寫恐怖小說的作家不一定要熱愛恐怖片,不過完全不敢看未免有點誇張;笭菁解釋,「恐怖片不是都會用聲音故意嚇你嗎,我最怕那個了。」 音效的確是許多恐怖片的重點之一,擺置得宜,效果會好得令人意外。 話說回來,笭菁會成為暢銷小說家,也是意外。 完整文章
文/批析 某天夜裡,台灣知名BBS站輕小說版出現了一篇題為〈得到出版社大賞後的一些心得〉的文章。這篇文章的標題如此平淡,內文卻如此之長,記述文章作者自從四年前得獎後、心愛的作品版權被買斷、續集卻音訊全無的血淚歷程。由於作品本身是口碑不錯、續集看好的華文輕小說大賞得獎作,再加上內文爆出責任編輯對作品置之不理的驚人內幕,使這篇文章在每日充斥大量討論的幾個相關社群中引爆話題。 完整文章
《你,就是媒體》的作者許景泰(Jerry)先生,畢業於輔仁大學大傳系和國立政治大學廣電所,創業多年,不但是世紀智庫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的創辦人,也是我臉書和現實生活中的朋友。認識他,其實已經有很長一段時日了。這也是繼《為何只有 5% 的人,網路開店賺到錢》一書之後,Jerry 的又一力作。 Jerry 完整文章
文/羅毓嘉 三月的流蘇雪 春天才來,流蘇轟然鋪滿了整座城市。人說,流蘇是三月的雪,先是雀鳥歌唱,枯木生嫩芽,驚蟄後總以為空氣初暖,卻不想雪怎麼又來了。那年,我穿過政大山上那片片落落的流蘇枝枒間,下山去會他,還沒到恆光橋頭,先看遍了雪白與豐華。當我想起政大後山的流蘇,也不知思念的是花還是他。 流蘇是我們一整座山的花白,一整座城的凋零。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