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這人一直被視為重要的學者,他曾在高等學術機構任職,出版過超過一百本研究著作,橫跨不同領域,包括符號學、語言學、哲學、歷史、美術、文學小說等等,而且寫作風格輕鬆活潑,別的學者評論文學搬出來的是重量級經典,他硬是可以用伊恩.弗萊明的「007」系列小說為例,告訴你寫作技巧運用得當能夠達成的敘事節奏;別的學者討論神話搬出來的是各宗教典籍,結果他舉的例子是美國超級英雄漫畫的元祖角色超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不敢看恐怖片。」笭菁講得很直接。 當然,寫恐怖小說的作家不一定要熱愛恐怖片,不過完全不敢看未免有點誇張;笭菁解釋,「恐怖片不是都會用聲音故意嚇你嗎,我最怕那個了。」 音效的確是許多恐怖片的重點之一,擺置得宜,效果會好得令人意外。 話說回來,笭菁會成為暢銷小說家,也是意外。 完整文章
2002年由道格.李曼執導的《神鬼認證》,可說相當程度地改變了好萊塢諜報動作片的風格,以較為寫實的方式拍攝同類電影通常會誇大處理的動作戲,更大幅壓縮了動作戲的時間,使電影大多時刻得以集中在劇情及角色發展上頭,因此獲得了不俗評價,甚至還回頭影響到了同類電影的大前輩,使丹尼爾.克雷格主演的幾部「007」系列,因此與系列過往相比,顯得陰鬱及嚴肅許多。 完整文章
文/伊俞(古書店住客)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原先我一想到自己一死,生前那個經驗寶藏勢必隨之陪葬而悲從中來,但現在想到,如果長生不死,獨自扛著那發霉的、壓迫人的、褪色殘缺的記憶重擔也教人難受。也許最好的辦法是:在上天賜給我仍能健在的時間裡,繼續將訊息留在瓶中傳給後世之人,然後平靜地等待著被聖方濟稱為姊妹的死神到來。 ──安伯托‧艾可(Umberto Eco,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從某些層面來看,我們都知道酒精不是太值得擁抱的東西,但偏偏,文學史上就是有一群人把這東西變得那麼浪漫,從希臘神話的迪奧尼修斯(Dionysus)到紙醉金迷的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甚至到水中撈月的詩仙李白,種種迷人又有趣的軼事與文學形象,在在讓人忘情地……扭開瓶塞。如果你喜歡酒,但對這件事還是有點矜持,那麼《The Daily 完整文章
「我不能否認,亦不能確認任務細節,除非局長批准。」 ──不可能任務情報局探員威廉‧布蘭特在聽證會上的發言 每每看到「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這個系列電影名時,總會讓我想到推理小說常見的事件橋段──不可能的犯罪(impossible crime,或稱 miracle crime)。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