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KURUMA 兩人坐在老人床邊,一時沉默了下來,林邑帆邊喝著奶茶邊觀察著急診室裡的人們,雨禾則握著鐵罐看著床上的爺爺。這一連串折騰下來,時間已經是深夜將近兩點,早前哄鬧的急診也安靜了下來,門外的雨聲原本稍停後,又變大了起來。 林邑帆想叫雨禾睡一下,又明白第一次經歷這些的少年必定睡不著,想了想,還是開口問,「你爸爸……常那樣?」 完整文章
「你覺得我今天哪裡不一樣?」 看向身穿圓領薄針織,搭配深色翻領外套和淺灰牛仔褲,腳踩一雙麂皮牛津鞋的方昱征,林明翰臉上掛著明顯的焦躁與緊繃,語氣生硬地回答道:「不知道……我緊張到快把早餐和午餐一起吐出來了,現在連要看你的穿搭都有點視線模糊。」 「把這襯衫穿上,這件上衣不是拿來單穿的,等等會議時間頗長,記得多看多學,如果累了就看編劇的表情提神。」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