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KURUMA

【Mug日記】

賣了也沒關係,只是,

裝在裡面的東西,可以還給我嗎?

陳允喨在港邊的行人椅上坐了下來,腦袋無法思考,卻又塞滿了許多東西,當他回過神來才發覺,思緒滿滿的都是紀文緣。

第一次在吧檯邊看到他時如通電般的戰慄,聽聞他的事蹟後叢生的仰慕,和他搭上話時的興奮與羞怯,渴望透過杯子傳達心情的笨拙,努力改變自己希望對方能發現自己的奢望與挫敗,以及現在看見自己送的杯子出現在二手市集的絕望。

他心裡清楚,這之中沒有誰的錯。

他只是不小心喜歡上紀文緣,並選擇不直接告白;而不管紀文緣是否察覺了他的心情、因而選擇將杯子賣掉,他也只是不喜歡他而已。

但是……

但是還是很難過。

難堪,丟臉。最多的是難過。

他理清了心裡那些紛雜的想法,到最後清晰浮現的,還是只有一個念頭:他真的真的很喜歡紀文緣。

但是好痛苦,不想喜歡了。

陳允喨覺得心酸酸的,鼻頭和眼眶也酸酸的,他吸了一下鼻子想收拾情緒,眼淚卻不小心掉了下來,收不了勢,流了一行又一行。

唉,真是沒用,有什麼好哭的,你也太可憐自己了吧陳允喨。他在心裡吐槽自己,想如同以往那樣快點將負面情緒過渡而去,沮喪卻一發不可收拾地侵襲,覆蓋他沒有過太多戀愛經驗的心臟。

單親的媽媽在老家,關係好的同學或學長姐弟妹都不是相熟到可以傾訴未果的同性暗戀的對象,他面對著夜裡港邊被路燈照得閃爍的黑色水波,一個人在這個人稱熱情的城市舉目無親,加倍的寂寞。

從小和媽媽相依為命,他慣於隱藏自己的負面情緒,久了就學會去轉化那些不愉快,但那並不代表他不會傷心難過。

讀書升學、同儕相處、兵役就業,那些途經的困難也沒少過,但終究會解決或告一段落。他想,這段不成熟暗戀的痛苦總會有過去的一天,到時候回頭看看現在坐在碼頭邊流眼淚的自己,應該能一笑置之吧。

但是現在,他只能放縱自己難過一會,一下子,一下子就好,然後再回到平凡的日常,繼續生活。

陳允喨吸了下鼻子,狼狽地用手背去擦眼淚,專注地處理自己的傷心,沒發現有人從背後靠近自己,直到有個聲音叫他。

「……陳允喨?」

突然被不熟悉的聲音呼喚,陳允喨愣了一下,還來不及收拾情緒就抬頭看。那人站在夜色中,路燈在他身後投射過來,照得他彷彿渾身有光,而他背光的臉上還帶著一絲猜測與不確定。

陳允喨呆住,臉上還掛著淚,但他甚至不用在腦海中搜尋太久,那張臉和他的名字立刻就浮了上來。

「……田中信彥?」

那張在記憶中還非常清晰的臉立刻與眼前的男人重合,那人揚起了笑,一如當年身著制服背著吉他時的模樣,燦爛耀眼。

一木工作室:

一木粉絲專頁:
  • https://www.facebook.com/Aboook.2019
  • 一木工作室電子書:
  • https://readmoo.com/publisher/3405
  •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愛有各種性別:

    1. 《魂斷威尼斯》 情節再簡單不過,卻讓人痴迷百年
    2. 輕率歸類人心,是一種傲慢的膚淺──《丹麥女孩》

    延伸閱讀:

     
    “> 
    • 用Line傳送